书香屋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霄殿下放肆宠在线阅读 - 第537章:成亲

第537章:成亲

        “要凑热闹自己去,别拉上我,我没那闲工夫跟你折腾。”闻人轩不悦道。

        “哎哟,好歹是你的前任王妃,你总该去道个喜嘛!”闻人昊依旧是那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令人忍不住想要捶他一顿。

        “滚!”

        “九弟,不是我说你啊,你这脾气都快赶上当初的七弟了。”闻人昊当真是无奈至极。

        “别来烦我,把你的爪子松开!”闻人轩冷眼睨着自己那只被抓紧的手臂。

        “那可不行,你说你整日在九王府里待着,还不得憋出病来啊,何况兰妃还着急着抱孙子呢,你又看不上她给你挑选的那些姑娘,就只能自己出来找咯,万一真遇上一个良人呢?你说是吧!”

        闻人轩懒得搭理他,想要抽出自己的臂膀。

        然而。

        闻人昊却是直接抱住了。

        死活不愿撒手。

        “九弟,我知道这些话你不爱听,也知道你被兰妃催得心烦意乱,但她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

        “她是不是私底下找过你?”闻人轩沉着脸问。

        “呃,被你看出来了。”闻人昊脸色有些不自然。

        没办法啊,现在就只有他和九弟走得最近,所以兰妃才会找上他,让他劝劝九弟。

        可是九弟如今这模样,根本就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啊,怎么劝得动?

        头疼。

        或许当初九弟真的不该与楚华裳和离,这件事兰妃也有责任,楚华裳明明挺不错的一姑娘,又和瑞王妃关系不错,搞不懂兰妃为何会不喜欢。

        都是自己作的。

        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卖!

        “我不希望这种事情再发生第二次!”闻人轩的目光越来越凉。

        “行行行,以后她若再来找我,我找理由打发了便是,你别动气。不过说起来,你应该是有收到婚帖的吧?真不去参加婚宴?”闻人昊问。

        “我早就回绝了。”

        “真是无情,好歹看在楚学士的面子上,你也该参加啊。”闻人昊真是拿他没办法。

        “现在你可以放手了吧?”闻人轩道。

        “好了好了,你走吧,瞧给你窝囊的。”闻人昊言罢,果真松了手,然后重重叹了口气。

        闻人轩头也不回的离去。

        而另一边。

        陌寒的迎亲队伍亦沿着街道前行,看起来无比喜庆,而花轿中的引歌,低着头,绞着手指玩。

        虽然主子已经给她做足了功课,但她还是紧张啊。

        也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不是什么恐怖的事情……

        过了片刻。

        花轿停下。

        引歌的心更是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很快。

        她便被人扶下了花轿,走了必要的程序之后,在百里非颜和闻人奕的见证下,亦在众人祝福的目光中,开始拜堂。

        闻人言君轻轻戳了戳夏宁煊的小胳膊,悄咪咪的说道:“晚点咱们闹洞房去。”

        “啊?”

        “闹洞房啊,你该不会不明白我的意思吧!”

        “不是,我只是觉得,这样会不会不太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

        “毕竟我俩还这么小……”

        “谁规定洞房只能大人闹的,小孩子一样可以!”闻人言君道。

        音落。

        脑袋突然迎来一爆栗。

        “哎哟,哥哥,你打我作甚?”闻人言君委屈巴巴的看过去。

        “别以为你说话小声我就听不到了,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样子,你若是闲得无聊,晚上回家背三字经。”闻人倾尘像个大人似的一本正经的教导着。

        “呜呜,哥哥你是不是不爱我了。”闻人言君柔弱哭泣。

        “言君小弟,今天是我爹娘的大喜之日,你可不能哭哦。”陌以安伸出两根食指,轻轻戳在闻人言君两边的嘴角,慢慢扬起一抹弧度。

        夏宁煊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说呢?

        倾尘世子和言君世子这对双胞胎根本就是截然不同的性格。

        一个稳重成熟,看起来丝毫不像四岁的孩子,也不知道瑞王夫妇平日里究竟是怎么教导的。

        另一个呢,才真正有孩子的童真,又顽皮又爱闹,两兄弟的性格算是互补了吧。

        那么……

        他呢?

        他又算是什么性子的孩子呢?

        夏宁煊有些不解。

        “夏宁煊,你在想什么呀?”陌以安突然凑到他面前,不解问。

        “没什么。”夏宁煊微微而笑。

        “是吗?可是我瞧你好像有心事的样子。”陌以安眨眨眼。

        “谢谢关心,我真没事。”

        “好吧。”

        新人拜完堂,引歌便满怀紧张的被人送到了新房中。

        再看看楚华裳那边。

        因为百里非颜无法参加她和容暮白的婚宴,所以闻人奕便拜托了皇后,她的出现,可谓是给学士府撑足了场面。

        “本宫不请自来,楚学士莫怪。”

        “哪里哪里,皇后娘娘能来参加小女的婚宴,臣高兴还来不及呢,皇后娘娘,里边请。”

        时间。

        一点一滴的过去。

        夜晚,终于来临。

        闻人奕怀里抱着一坛子酒,和百里非颜一同坐在旁边的屋顶上,看着一身喜服的陌寒推开新房的门,走了进去。

        而紧接着。

        又见某四位不正经的小娃娃偷偷摸摸的跟在后面。

        “他们这是想干嘛?”百里非颜挑眉。

        “闹洞房。”闻人奕淡笑道。

        “屁大点的孩子,闹什么洞房呢?我得去把他们抓回来。”说着,百里非颜就要下去。

        闻人奕一把搂着她的腰,将她禁锢在怀中,然后喝了一口酒,对准她的唇渡了过去。

        百里非颜:???

        她推开他,问:“你干嘛?”

        明知道她不能沾酒。

        “怎么说也是大喜之日,多少还是喝点吧,放心,这里没有外人,即便你醉了,也没人会笑话你。”闻人奕勾唇道,还抬手轻轻抚过她的唇。

        “……”百里非颜嘴角微抽。

        原本前半句话她还觉得很有道理,可是瞧你后边都说了些啥?

        她也不想自己酒量这么差嘛!

        真的是。

        做菜不行,喝酒也不行,再看看引歌,啥都会。

        唉。

        她多半是废了。

        百里非颜捧着自己的脸,竟还有点犯愁。

        再看看婚房前。

        除了闻人言君以外,其他三个小娃娃似乎并没有那么积极。

        “呃,言君世子,咱们真的要这样吗?”夏宁煊觉得有点尴尬,毕竟这种事情,他还是头一回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