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霄殿下放肆宠在线阅读 - 第438章:给我娘逼得离家出走

第438章:给我娘逼得离家出走

        而就在此时,却听男人冰凉的声音传来:“把他交给我,我能治好他。”

        严倾落感到万分意外,急忙问道:“你真的能治好他?”

        看到她眼中的欣喜之色,捕快已经完全相信闻人傅就是她的哥哥了,不然她绝对不会在听到有人能够医治他哥哥时,变得这般激动。

        只不过……

        “如果你带走了他,皇上那边我不好交待啊。”捕快说道。

        “那你便告诉赤月皇帝,将他留在此地,不出半日,这赤月皇城绝对再找不到一个活人!”

        男人的话,让捕快整颗心都悬在了嗓子眼,不禁想到自己刚才的遭遇,连忙说道:“行……你、你把人带走吧。”

        就为了一个人害死一城人,皇上肯定也是不会允许的。

        所以,放这个人离开也是明智之举,至于为何他会和二王爷长得一模一样,现在谁还有那心思去关心那么多?

        “谢谢。”严倾落感激道。

        “赶紧走吧。”捕快可不希望闻人傅在此多留,哪怕一秒也不行。

        “我们这就离开。”严倾落言罢,再度撕下衣服上的一块布料,蒙住闻人傅的脸,说道:“哥哥,我们回家吧,以后咱哪儿也不去了。”

        这话听得捕快有些心酸。

        就因为身患无法医治的重症,剥夺了这两兄妹太多的快乐,这姑娘也是不容易啊。

        有这样的一位哥哥,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嫁得出去。

        严倾落带着闻人傅以及湛湄离开了皇城。

        身后,男人亦是紧紧跟着他们,视线牢牢锁定在严倾落的身上,淡问:“不知是哪里人?”

        “啊,你问我吗?”严倾落停下脚步,回身反问。

        “嗯。”

        “我是北苍国人。”严倾落如实答道,然后沉默了几秒,又指着闻人傅:“你真的能治好他吗?”

        “能。”

        “那真是太好了!”严倾落是打从心眼里高兴。

        自从之前看到二王爷残忍的杀害了官府的人后,她就更加觉得天玄不该把活生生的人类变成傀儡,这些傀儡一言不合就动手杀人,实在太可怕了。

        以后,还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呢!

        所以,能救一个是一个,哪怕最后让二王爷这个罪犯逃了,也总比让他继续杀人要好。

        严倾落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让男人治好闻人傅。

        “这位大侠,不知你要用什么法子治好我哥哥?有什么地方我能帮得上忙吗?”她问。

        男人看了她几秒,然后又将目光扫过闻人傅和湛湄,淡淡道:“把这二人都交给我便是。”

        “啊?连她也要……”严倾落有些为难。

        其实她知道,如果把四公主一并救过来,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但同时她又有些担心,担心天玄回来发现她的身边一个傀儡都没有了,他会不会发怒,然后一气之下对她动手啊?

        严倾落万分纠结。

        对了!

        她有法子了。

        大不了等天玄回来的时候,他就告诉她,四公主和二王爷是被一个神秘人带走的,毕竟这俩都是傀儡嘛,要是只带走一个,那反而会引起天玄的怀疑……

        嗯,就这么办了。

        “那你把他们都带走吧,一定要治好他们,拜托了。”

        男人点头不语。

        但是,尽管严倾落有心‘救’湛湄和闻人傅,但是这二人却无心离开。

        当男人就要带走他们二人时,他们二人竟同时露出了宛如野兽般凶狠的面貌。

        那异常熟悉的表情,让严倾落的心一下子慌了起来,更是知道他俩想要干什么,连忙喊道:“不可以!!”

        湛湄和闻人傅明显一顿。

        男人看着严倾落,问道:“这二人为何这般听你的话?”

        天玄的傀儡一向只听从天玄一人的命令,而这位姑娘明明是人类,却能让这两具傀儡对她言听计从,看来和天玄关系匪浅啊!

        男人瞬间改变主意了。

        “姑娘,我突然想到,你确实有个忙可以帮到我。”

        “什么忙?”

        “你与我来便是。”

        ……

        瑞王府。

        豹儿懒洋洋的趴在清风苑的庭院内,沐浴着温暖的阳光,整个一副闲适自在的模样。

        可是突然间,它双耳一动,轻阖的眼睛猛的睁开,迅速抬起脑袋朝天上看去。

        “吼——”一声还算温和吼叫响起。

        “哎哟,都是熟人了,没必要这么警觉嘛。”楚华裳落在豹儿面前,拉了拉自己背上的包袱。

        百里非颜听到声音,便出来瞧了瞧,在看到楚华裳时,明显一愣。

        “你这是……”怎么还带上行李了?

        “哎,别提了,我是给我娘逼得离家出走了。”楚华裳无奈道。

        “怎么回事?”百里非颜万分不解。

        楚华裳步到秋千椅前,将包袱随手扔在秋千椅上,软绵绵的坐了下去,轻叹:“还能怎么回事,容暮白这两天不是没在我家了嘛,我娘天天在我耳边念叨他,说什么让我抓牢了,这般好的男儿可别给其他姑娘抢走,到时候有我哭的…”

        说着说着,她自己都翻了一记不屑的白眼。

        缘分这种奇怪的东西,岂是他人能够决定的?

        百里非颜噗呲一声轻笑:“原来如此,为人父母的,总是要为自己的孩子操心的。”

        “要是我以后有了孩子,不管男女,我都让他们自己去找媳妇,找郎君。”

        “话可别说太早了。”百里非颜摇头浅笑。

        等你到了那个年纪,有些事情,你自然而然会去做,有些话,就算你知道别人可能并不想听,但你依然会说。

        就像楚华裳的母亲,她又何尝想一直在楚华裳耳边念叨,让楚华裳心烦呢?

        如果自己的父母不为自己着想,不为自己操心,不关心你的生活,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只不过,这些话估计楚华裳也听不进去吧,她也就不多说了。

        “哎哟,我不想再跟你谈这种话题了,心累。我之前在来瑞王府的路上,好像听说赤月皇城发生了一起惨重的命案,有一家客栈的掌柜都被杀了,就连官府都死了好大一批人,而且皇城门口的守卫也没能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