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霄殿下放肆宠在线阅读 - 第386章:二选一

第386章:二选一

        因为闻人昊喜欢看热闹。

        不过吧,再如何喜欢看热闹,你也要选准对象啊,可不是什么热闹你都能看的。

        一个不小心,遭殃的可就是你自己了。

        可惜闻人昊这个人,大概不会考虑到这些。

        百里非颜看了看轻拥着自己的男子,轻声说道:“殿下,我有件事要与你说。”

        闻人奕睨了闻人昊一眼,点首,带着百里非颜进了房间。

        闻人昊大喊:“喂,你们欺负了我,就想一走了之啊!”

        闻人奕:“闭嘴!”

        闻人昊:……

        真是的,好好说话不行么?

        凶什么凶。

        百里非颜无奈摇头。

        真是个作死的男人,怎么就这么欠收拾呢,若非是你先胡说八道,瑞王殿下又岂会那般对待你。

        两人进了房间,发现豹儿像是已经睡着了,至于鹩哥的话,还在鸟窝内盯着满地的羽毛伤心。

        百里非颜将那封信交给了闻人奕,闻人奕看完之后,并没有什么反应。

        因为信中只提到靖王即将要行动一事,而这件事情,他早就知晓了。

        但是。

        还有另一件事,百里非颜不敢保证闻人奕听完后,还能不能保持淡定。

        可是不说也不行。

        百里非颜无声轻叹:“殿下,还有一事,靖王妃她…自杀了。”

        那一瞬间,她明显看到闻人奕眼中的情绪发生了变化,怒中带惊。

        “她为何自杀?”声音,却显得幽凉冷漠。

        “因为她知道了信中所提到的事情,靖王怕她走漏风声,所以便囚禁了她,还给她投了毒。她知道自己没几天活头了,所以就上吊自杀了。”百里非颜道。

        闻人静是一名很好的女子,可惜所嫁非人,年纪轻轻便丢了性命。

        “这信是何人送来的?”

        “今早瑞王府中来了一位姑娘,好像是黎王的人,信是她送来的。”

        闻人奕没说话,眼中的神色似在慢慢恢复,完全没了那抹怒意。

        他将信放在桌上,然后拉着百里非颜轻轻坐下,轻缓道:“从青越国到赤月皇朝的路程来算,这封信应当是两日前所写,靖王既然已经有了打算,最近这段时间他势必会行动。颜儿,你如今怀有身孕,不能再像以前那般跟别人动手,知道吗?”

        百里非颜眨眨眼:“可是我不会有什么大幅度的举动呀。”

        就算她使用异能,也就是抬抬手便能解决的事情,不会牵动到腹中胎儿的。

        闻人奕轻摇头:“不行,本王不希望你在怀孕期间见到血腥的场面。”

        “唔,我不介意啊。”

        “本王介意。”闻人奕抬手,轻轻压在她脑袋上:“这段时间你先回玉鬼门养胎吧,等靖王的事情结束了,本王再过去接你回来。”

        “我不。”百里非颜拿下他的手:“我有这么脆弱嘛。”

        虽说她怀有身孕,但使用异能不影响啊,而且用异能解决敌人也方便。

        “不听话?”闻人奕挑眉。

        “就不。”百里非颜微微鼓着腮帮子。

        闻人奕摸着下巴,眸光落在她的脸上,久久没有移开。

        半晌后,他才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犟不过你,这样吧,燕皇贵妃是天外天的人,和你一样身怀异能,让她保护你,本王觉得再合适不过。”

        百里非颜有点懵逼:“不是,殿下,真的没必要呀,我自己能保护好自己。”

        闻人奕挑眉:“本王只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去玉鬼门养胎,要么就让燕皇贵妃保护你。”

        百里非颜撇了撇嘴:“我选二。”

        闻人奕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真乖。”

        ……

        客栈。

        严倾落站在一间天字房中,看着面前站着的三名女子,神色有些复杂。

        天玄的胆子是真的大,居然把北苍国的四公主也变成了他口中所谓的傀儡。

        她想不明白,他养这些傀儡到底想干什么?

        看起来用途不善啊!

        严倾落神色有些犹豫,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天玄勾唇:“有话直说。”

        “天玄,我一直很好奇,你所说的傀儡,究竟是拿来干什么用的?”

        “我自有我的用处。”

        “那…是用来…做…做坏事的吗?”严倾落问得很是小心。

        她记得当初来赤月皇城的时候,这位黑衣蒙面姑娘还在这城中把人家丞相府的小姐给悄悄抓来了,当时黑衣蒙面姑娘还说过,这位小姐心中有很强的怨气。

        所以,她有些担心。

        天玄神色不变,没有回答她。

        或许于她而言,他养这些傀儡的确是用来干坏事的,但是对他自己来说,却不是。

        他有他需要做的事情。

        严倾落见他不说话,心中慢慢紧张了起来。

        果然如她心中所猜想,他养的这些傀儡,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段日子,她对这些傀儡也多少有几分见识了。她们不会哭,不会笑,不会悲伤,也不会吃饭,只要到了一定的时间,吃下天玄的一滴血,就可以一直为天玄所用,无条件的服从天玄的任何指令!

        她想,如果天玄让她们去杀人……

        严倾落不禁抖了抖身子。

        天玄挑眉看着她:“想什么呢?”

        吓成这样。

        严倾落连忙摇头:“没,我什么也没想。”

        不过她也实在好奇,为什么天玄不像对待这些傀儡一样对待她呢?

        难道是因为她心里没有所谓的怨气,达不到天玄养傀儡的标准,所以天玄才放过她的?

        可是他又为何要将她留在身边呢?

        严倾落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莫非自己有什么地方派得上用场……

        算了。

        不想了。

        想多了也是给自己添堵,何必呢。

        天玄有这种特殊的能力,就算她想逃,估计也是逃不掉的吧。

        天玄单手支额,轻轻勾唇:“你有心事。”

        严倾落撇嘴:“你话很多诶,女孩子有点心事怎么了嘛。”

        “今天脾气还不好。”

        “我脾气一直都这样。”

        “呵呵,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脾气不好,还不知道改改。”

        “我为什么要改啊,改来给谁看嘛。”严倾落轻轻翻了个白眼。

        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响起一个声音。

        天玄,只要你开口,我就会为你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