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霄殿下放肆宠在线阅读 - 第381章:上吊自杀

第381章:上吊自杀

        闻人静看着她,淡淡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个女人是靖王的小妾,名为意晚,但是现在,她却觉得意晚不像是小妾这么简单!

        难道还有其他的身份?

        女子步至闻人静面前,浅笑盈盈:“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你。”

        “怎么帮?”

        “你想让我怎么帮,我便怎么帮。”

        闻人静闻言,沉默了。

        她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该不该信,可自己若是不试一下,万一她是真的能帮到她呢?

        反正自己都要死了,就堵一把吧,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闻人静想到这儿,便起身写了一封书信,交给女子:“我想让你帮我把这信带去赤月皇朝,瑞王……”

        那个府字还未说出口,房外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谁在里边!!”

        两人脸色同时一变。

        不好。

        有人来了!

        女子拿着书信,二话不说便破窗而出,身影飞快消失在暗处。

        待靖王府的一帮下人冲进来,却发现房中只有闻人静一人,但是那破损的窗户,证明这里曾还有另外一个人!

        为首的男人瞧起来很凶,他步至闻人静面前,该有的礼仪一样没有,就以一种轻蔑的目光盯着她,冷冷道:“王妃,我希望你能老实交待,刚从你房中离开的那个人,是谁!”

        闻人静嘲讽的睨了他一眼,毫不畏惧的笑了:“有本事,你自己去追吧,追到你便知道了。”

        男人目光冷冽:“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闻人静转过身,走回床边慢慢坐下:“我吃的罚酒,还少吗?”

        但愿意晚是真心想帮她,能将那封信顺利带到瑞王府。

        这样,她就是死,也该瞑目了。

        男人愤愤的看着闻人静,冷哼道:“既然王妃什么也不肯说,那我只好如实禀告王爷了,希望王妃到时候莫要后悔!”

        言罢,男人便带着一众小跟班离开了房间,并再次将门锁好。

        闻人静哭了,两行泪水划过脸庞。

        呵呵。

        就算靖王亲自来审问她也没用。

        因为……

        闻人静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条白绫,泪水滴落,将白绫染上了水渍。

        靖王,就算你真的来了,你也什么都得不到!

        反正你也本事,便自己去查吧。

        白绫飞过房梁,暗处一双眼睛透过破损的窗户,看到一抹人影吊在那白绫之上,从一开始的挣扎,到最后一动不动。

        女子神色平静。

        于靖王妃而言,与其不知期限的等死,倒不如自己送自己一程。

        至少这样,能证明她还是有点骨气的。

        女子看了看手中的信,打开来扫了一眼,看完后也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

        原来如此,黎王去了赤月皇朝,而靖王妃这封信也正巧是要带到那边去,顺路。

        女子深深看了白绫上的女子一眼,离开了。

        ……

        一处不知名的村落。

        清去宗主一身布衣,盘坐在小溪边的一边石头上,他不知是遇到了什么问题,眉头皱得紧紧的,虽说闭着眼睛,但还是能看出他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

        突然。

        “噗!”他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清云宗主捂着胸口,抬起袖子擦掉嘴唇上的血迹。

        旁边,一名年纪约莫20岁出头的青年男子扛着一把锄头走过来,见到那地上的血,立马扔下锄头就跑了过去,扶着清云宗主担忧道:“老人家,你怎么又吐血了,不是说身体不打紧了吗?”

        清云宗主摆摆手。

        “要不,我还是为你请个大夫吧,只有大夫才能检查出你的病情。”青年道。

        “无妨,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没必要花这个钱。”清云宗主轻叹。

        这伤是那日和天玄交手时造成的,他虽重伤了天玄,但天玄同样重伤了他,而且血衣的治疗能力远超人类,如今已过去这么久了,只怕天玄的伤势早已痊愈。

        而他的伤,想要痊愈似乎没那么容易,感觉体内总有一种什么东西在捣腾他,可他就是没办法将这东西从体内驱赶出去。

        所以,他这伤才一直不见好。

        青年一边给清云宗主顺气,一边说道:“您年纪都这么大了,不找大夫瞧瞧怎么行?您就别跟我犟了。来,我扶您进屋。”

        清云宗主也没有拒绝,任由他扶着自己进了一间并不大的木屋。

        这木屋之中,除了清云宗主和青年并没有其他的人。

        青年扶着清云宗主坐下,并倒了一杯温水送到清云宗主手中。

        “老人家,你且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叫村里的大夫过来给您看病。”

        青年言罢,就要离开屋子,却被清云宗主一把拉住。

        “老人家?”

        “一般的大夫是检查不出我的病情吧,我说了,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老毛病了。”清云宗主松开手。

        “那怎么办?”青年有些为难:“要不,我送您进城吧,城里肯定有好的大夫的!”

        “不必。我在你这里也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了,该回去了。”

        “您要走?”

        “嗯。”清云宗主点头。

        “您一个人只怕不安全,我送您吧。”

        “也好,你送我到村口就行了。”他不能再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得赶紧找到天玄才行。

        天玄一直都盯着那个颜儿那丫头,只怕伤势痊愈后,会第一时间去赤月皇城。

        所以,他便直接去赤月皇城吧!

        青年带着清云宗主朝村口而去,一路上,青年都小心谨慎的走着,还不忘四处看看,似乎是在害怕着什么。

        清云宗主不禁一问:“你在看什么?”

        青年:“我在看村主家那个横行霸道的大少爷在不在。那个家伙仗着自己的爹是村长便为所欲为,还抢过我很多次银子。以前的时候,他就喜欢在通往村口的这条路藏起来截人。说起来,村主家可是咱村最富有的家庭了,真不知道他怎么还喜欢抢别人的钱财,他家又不缺这点银子,就不能给自己积点德吗?果然一家人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怎么说?”

        “老人家,虽说你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但却从来不知道,村主一家子人特别小气,而且霸道惯了,任何事情不论对错,只要是他们说的他们做的,就统统都是对的。我记得有一次,村里张大娘的丈夫因为得了重病,好不容易东拼西凑凑了些银子,结果给那位大少爷抢没了,张大娘的丈夫因此失去了治病的机会,逝世了。后来张大娘去找村主理论,非但没能讨回公道,自己反倒被人打得半死不活,那叫一个惨。”

        “好啊你,竟敢在背后说道我爹的不是,看本少爷今天怎么教训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