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霄殿下放肆宠在线阅读 - 第299章:燕皇贵妃恐怕要失望了

第299章:燕皇贵妃恐怕要失望了

        大不了他们就藏在暗处观察,若是娘娘有难,他们绝对会第一时间冲出来为娘娘挡伤害!

        燕皇贵妃朝凤栖宫的方向看了一眼,似乎对于眼前的傀儡们视而不见。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的外甥女应该会第一时间赶过去保护皇后。

        算了,她还是亲自过去看看吧。

        燕皇贵妃莲步轻摇,端庄优雅的朝迎面而来的傀儡们走去,每一步所到之处寒冰绽放,将所有傀儡瞬间冻住。

        她不慌不忙的来到凤栖宫,只见一根根蔓藤穿梭在傀儡之间,然后将傀儡们迅速绑在一起。

        燕皇贵妃愣了愣,接着又是一笑。

        果然是妹妹的孩子,还遗传了妹妹的本事呢!

        燕皇贵妃慢慢走进了凤栖宫。

        皇后一见到她,便是皱起了眉头:“燕皇贵妃?”

        “皇后似乎一点也不害怕。”

        “你想说什么?难道这些人是你……”

        “皇后可莫要冤枉本宫,本宫只是想过来看看,皇后这么柔弱,会不会被吓得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燕皇贵妃勾起冷艳的嘴角。

        就算她现在不想再和皇后斗下去,但嘴上较会劲还是可以的。

        像皇后这种过于温柔的女人,她是真的喜欢不起来。

        她那外甥女想要她和皇后和平相处,大概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一看到皇后这样子,就忍不住想要怼两句。

        百里非颜笑眯眯的站在旁边,不语。

        如燕皇贵妃所言,她确实是刻意过来看望皇后的,只不过却不是为了看皇后的笑话。

        而且根本燕皇贵妃此举来看,她也知道了燕皇贵妃给她的答案了。

        “想看本宫的笑话,燕皇贵妃恐怕要失望了。”皇后淡淡一笑。

        “呵。要不是有人护着你,你还能像现在这般冷静?”燕皇贵妃说完,还看了百里非颜一眼。

        皇后沉默不语。

        根据她对燕皇贵妃的了解,这个女人绝对不会这么无聊,为了看她笑话刻意跑到凤栖宫来,难不成是有别的目的?

        皇后更是发现,燕皇贵妃在看百里非颜的时候,眼中非但没了刺骨的冷意,反倒是多了两分柔色?

        是她的错觉吗?

        皇后有些难以相信。

        燕皇贵妃怎么可能对她的儿媳妇这般?

        正在皇后疑惑之际,却听旁边的百里非颜道:“皇后娘娘,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姨母。”

        燕皇贵妃在听到姨母这两个字的时候,心情无疑是喜悦的。

        因为百里非颜当着皇后的面将她这般介绍出来,就代表百里非颜承认了她这个姨母!

        皇后当场愣在原地。

        姨母?

        “颜儿丫头,你的意思是,你的母亲和她是亲姐妹?”皇后觉得十分震惊。

        “对。”百里非颜点头:“我也是才知道的。”

        皇后:……

        燕皇贵妃曾经屡屡算计她,妄图杀害她,结果到最后才发现,燕皇贵妃竟是颜儿丫头的姨母!

        这若是给奕儿知道了,奕儿恐怕很难像颜儿丫头一样,叫燕皇贵妃一声姨母…

        唉。

        这都是什么事啊。

        燕皇贵妃瞅皇后那头疼的模样,淡淡道:“既然你是我的亲家,以前的那些事情咱们就一笔勾销,我以后也不会再找你的麻烦。自然,如果你一定要跟我算以前的帐,我随时奉陪。”

        皇后有些无奈:“看在颜儿丫头的面子上,以前的事情本宫便不与你计较了。”

        她不想让颜儿丫头感到为难。

        燕皇贵妃点头:“如此正好。”

        皇宫内的傀儡,正在慢慢减少,百里非颜将天玄的事情尽数告知了燕皇贵妃后,燕皇贵妃便让百里非颜去追赶湛柔,宫里剩下的这些傀儡,就交给她来处理。

        于是。

        百里非颜和闻人奕便双双离开了赤月皇城,留下容霄与容暮白在皇宫,协助燕皇贵妃。

        只不过,当百里非颜二人快马加鞭朝前往北苍的那条路赶去时,却在途中发现了那辆关押湛柔的囚车,可是湛柔以及护送湛柔的一帮侍卫,统统不见了影。

        “殿下,现在该怎么办?”地上一点痕迹都没有,她和瑞王连湛柔的去向都不清楚,一时半会肯定无法找到人的。

        而且就湛柔如今的情况,一不小心受到刺激,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傀儡出现!

        闻人奕下马,在囚车前站了片刻,眼眸仿佛能够看透一切。

        囚车周围那些杂乱无章的脚印,应该是那些侍卫的脚印,而囚车车门处的脚印,显然就是湛柔的,因为女子的脚印比男子的要小。

        囚车的车顶上,也有两个脚印,而且脚印的方向……

        “她是往那边走的。”闻人奕将目光往右边看去。

        地上之所有没有多余的脚印,是因为湛柔和侍卫们都不是通过走路的方式离开的,湛柔是跳到囚车顶部飞身离开,而那些侍卫们则是在脚印最多的那一处位置,也跟着飞身追随湛柔。

        如果他猜得不错,那些侍卫,已经遭湛柔毒手了。

        闻人奕上了马,和百里非颜同时一夹马腹,两匹马儿疾驰而出。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马儿还没跑多久,就见前方空中缓缓降下一个看起来仙风道骨的人。

        那人的臂弯中搂着一个黑衣斗篷人,肩上还扛着一个很大的麻袋。

        “吁——”

        “老神棍?”百里非颜有些惊讶。

        清云宗主将黑衣斗篷人和麻袋一并随手扔在地上,这时百里非颜和闻人奕才看清,那黑衣斗篷人正是湛柔。

        湛柔的心脏处订着一把银器,两只眼睛虽然还睁着,但是却再也蹦跶不起来了。

        清云宗主轻弹了弹自己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说道:“我就说我这几天眼皮怎么老是跳,原来是小丫头这边遇上事儿了。”

        “呵呵,你出现的还真是时候。”

        “那可不,我本来是想进城的,结果不想遇到了北苍国的这位半人半尸的五公主,还有一群小跟班,所以就顺手拿下了。”清云宗主道。

        “我们正是在追她。”百里非颜道。

        “她?”清云宗主不禁多看了湛柔两眼:“她大概是因为还尚有一半人类的思考能力,所以才支撑着她活到了现在。”

        “老神棍,你们当初是不是以为天玄一派的人都死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