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霄殿下放肆宠在线阅读 - 第207章:一个答案

第207章:一个答案

        湛柔想到此,赶紧穿戴好,然后走到门前检查。

        却发现,昨晚关好的房门,现在居然没锁?

        湛柔踉跄的后退,然后缩在床前,害怕的抱住自己。

        怎么会这样……

        到底是谁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之前被太子哥哥夺了清白之身,如今她又和一个根本不知道是谁的男子行床笫之欢,这让她如何能接受得了!?

        湛柔害怕极了。

        她害怕这种事情还会继续发生。

        但是自己又不敢把这件事情往外讲,哪怕是湛眉,都不能让她知道!

        否则的话……

        瑞王府。

        清风苑。

        小夜匆匆忙忙地跑到百里非颜的房间,大喊:“快过来,引歌好像出事了!”

        引歌出事?

        百里非颜面色微变,赶紧跟着小夜而去。

        却见,引歌跌坐在地上,面色苍白,眼中满是痛色。

        百里非颜视线轻移,落在引歌捂着腹部的那只手上。

        她问小夜:“刚才引歌可是做了什么大幅度的动作后,才不舒服的?”

        小夜点头:“对啊,你怎么知道的?”

        小夜的回答,肯定了百里非颜的猜想。

        她轻轻闭上眼睛:“去叫大夫吧。”

        “哦。”

        小夜跑出了清风苑。

        百里非颜上前慢慢将引歌扶了起来,轻轻坐下,然后很认真的看着引歌。

        “引歌,你大概……有了。”

        引歌神色一变,瞳孔微缩。

        怎么可能……

        对了,她在和陌寒发生那种事情后,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着去伺候主子,根本没考虑到以后会不会怀孩子,也根本没喝避子汤药!

        没想到一次就中了!

        引歌现在的脸色很不好看,却不是因为腹中的疼痛,而是因为自己怀孕的消息。

        她沉默了一会儿,才坚定的说道:“主子,这个孩子不能要!”

        如果真的留下这个孩子,那她在这孩子还未出世之前,都没办法再照顾主子了。

        而且还有一点就是……

        “你真的想好了?”百里非颜微微蹙眉。

        引歌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其实百里非颜知道,引歌想打掉孩子,一半是因为她,另一半,是因为这个孩子只是那一夜留下的,并非引歌和陌寒爱情的结晶。

        倘若最后陌寒和引歌真的无法在一起,那这个孩子,只会成为一个得不到父爱的孩子。

        这也会给孩子造成很大的伤害。

        可是。

        百里非颜却道:“留下吧。”

        “主子,您怎么……”引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引歌,如果头一胎就打掉了,会给你造成很大的伤害。”百里非颜道。

        尤其是古代没有现代的高科技,打胎后更容易落下一些后遗症。

        她不希望引歌如此。

        引歌默。

        这点,她不是不知道。

        但……

        “你也别想那么多,如果陌寒不认这个孩子,大不了我帮你一起养!”百里非颜露出一记浅笑,像个孩子一般。

        引歌内心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最后竟鬼使神差般的点了点头。

        她知道主子是在为她着想。

        “以后你就安心回玉鬼门养胎吧,陌寒那边由我去说。”

        引歌微敛着眼眸,嘴角慢慢爬上一抹极浅的笑:“谢谢主子。”

        很快。

        大夫就到了清风苑,并为引歌检查好腹中的胎儿,说只是动了胎气,并无大碍。

        百里非颜这才松了口气,并让小夜帮忙送去了玉鬼门。

        之后。

        百里非颜便去了华澜居。

        她看着守在华澜居门口的两名婢女,脸上挂着无害的微笑:“劳烦通知一下殿下,妾身有事求见,如果殿下没空的话,还请帮忙找一下陌侍卫,妾身此番要谈的事情,与陌侍卫有关。”

        两名奴婢眨眨眼:“侧妃请稍等,奴婢这就去通报。”

        很快,婢女便回来了。

        “侧妃,里边请。”

        “多谢。”

        百里非颜莲步轻移,不慌不忙的走进华澜居,很快便见到了闻人奕和陌寒。

        “见过殿下。”

        “起身吧。”闻人奕淡淡道:“你有何事要找陌寒?”

        百里非颜也不拐弯抹角,将引歌的情况告诉了陌寒。

        “陌寒,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需要你的一个答案,不管这个答案是好是坏。”

        陌寒沉默。

        闻人奕也没有说话,更不打算插手。

        因为这件事情,他没有权利去处理。

        这是陌寒的私事。

        陌寒冰冷的容颜依旧冰冷,好像百里非颜带来的消息并不足以让他惊讶。

        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也无人知道。

        百里非颜见他一直未能给出答案,这才轻轻一笑:“我明白了。”

        话落,她再度向闻人奕行以一礼:“妾身就不打扰殿下了,妾身告退。”

        “嗯。”

        百里非颜出了华澜居,两旁的奴婢脸上立马笑成一朵花。

        “殿下是真的很喜欢侧妃呢。”

        百里非颜停下步伐,温浅的桃花眼凝视着那婢女:“为何这样说?”

        “侧妃有所不知,这华澜居,殿下从来不会轻易让别人进去的,上次王妃过来,都被拒之门外了。”

        “哦?”百里非颜不着痕迹轻挑眉头。

        不会轻易让别人进去吗?

        可是她记得,她已经不止一次进去过了!

        瑞王那个男人的眼睛利着呢,就许晴菲那种货色,心里打着什么小算盘,瑞王能不知道?

        既然知道,能让许晴菲进去才有鬼了。

        至于这些下人,他们爱怎么想便怎么想吧,脑袋长在他们身上,她也管不着。

        “侧妃,奴婢们都看好你哦,奴婢们知道,你和那许二小姐不同。”

        “多谢,我就先回清风苑了。”

        “侧妃慢走。”

        百里非颜踩着缓慢而优雅的步子慢慢离开,视线却轻轻朝后一瞥。

        陌寒以沉默代替了回答,其实这不正在她的意料之内。

        也无怪陌寒不负责,实在是两个没有感情的人强绑在一起,也不会有好的结果。

        到时候孩子都长大了,看到自己父母没有感情的模样,也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玉鬼门前。

        小夜按照引歌的指示,从地面飞到瀑布上面的一处顶端,通过一个入口,进入了玉鬼门。

        然而。

        脚尖刚一着地,便仿佛触发了什么机关一般,整个地面都开始震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