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网游竞技 - 仙界纵横使在线阅读 - 第81章 蜈蚣之血

第81章 蜈蚣之血

        六大药师继续引领着选药现场的走向,直到妖蛇花二路的出现,一段说书般的杂耍式表演,将药师们刺的睁不开眼睛。

        只见花二路化为了人形,八尺高的细腰,身穿红绿杂色的宽大软料服装,尖尖的脑袋,夸张的说笑,配上摇曳的肢体表演,迅速将舞台带入了花花俗界。

        花二路自我倾情表演一番之后,在一片嘘声喊叫声中,迅速退出现场。

        它虽离开,却留下了一场洗髓式的舞台效应,给在场的众妖留下了不灭的印象。

        紧随其后,是精灵一族附属下的猴族中的佼佼者,是一只猕猴,天生耳力敏捷,四方来音俱能一字不落的听到耳中,称之为四耳猕猴。

        它也是幻化了一个场景,演了一出。无论多隐蔽的场所,只要在其耳力所及之处,尽能收归其中。

        将它的优势展示的是淋漓尽致。

        将四周的观众看的是直起冷汗,心说这以后说话做事可要注意了啊,这一不留神就将私密泄露出去了,太妖气、太扎心了嘛。

        在它们之后出场的是一条蜈蚣精,看起来,成妖得道之期并不太长。不过它的表现却让人惊艳异常。

        只见它那数十只健足,紧紧扒在地面上,奋力施法,数十股妖邪之气自身体中心向那些健足灌输,整个身子腾空而起,迅速将偌大个药理山给笼罩在了一团红影之下。

        这条大蜈蚣是红褐色的,它本身就是一味上等的药材。

        再加上它的魔性演绎,更使在场的众妖眼馋,口水欲滴,尤其是那龙族五龙子南岳夔龙,本就因那兔子的两个逍遥笑颜如花丹,情绪激动,眼见的这条蜈蚣再次露出了诱惑性巨大的变化,它彻底忍不住了。

        “吼!吼!吼!轰!轰!……”

        一阵龙吟声传出,覆盖了药理山的角角落落,五龙子南岳夔龙现出龙形向着那条蜈蚣呼啸而去。

        龙爪挥舞之下,蜈蚣折足而落,血染半山,落至山脚下。

        五龙子南岳夔龙动作太快,其它数位大药师要拦将拦之时,它已将那蜈蚣精伤的遍体鳞伤了。幸好它只是想擒下蜈蚣,不然的话,这条蜈蚣怕已是没命了。

        望着这突发的情况,苏小白他们倒是没有动,毕竟有药王狐八爷在旁,相信乱不成什么样的。

        果然,只见药王狐八爷八尾一展,延伸开去,直到将五龙子和那蜈蚣都笼罩住,方才停下,并对五龙子南岳夔龙说道:“龙五,莫要再下杀手,不然,狐八的尾巴不认你这一茬了啊!”

        五龙子南岳夔龙在将蜈蚣精打落在山下之后,心绪渐渐冷静下来。

        闻听药王狐八爷的话语,稍加斟酌,低头饮了口蜈蚣血,身形一晃,就收回真身,又化为人形坐回了评委席,面上古井无波的,好似方才什么也未曾发生过一般。

        “小蜈蚣,你还能起身吧?”

        药王狐八爷瞧了眼山脚下的蜈蚣精,随意问道。

        “呃……哦,嗯!我……我……”

        只见蜈蚣精吃力的回着话,却是无法起身,而且身体之中的血液还在往外流出,不见停的趋势。

        见状,药王狐八爷不再问话,用一爪自腰中取出一小袋紫色的粉末,两爪交汇,将袋子撕破,轻轻一挥,粉末洒向了蜈蚣精的身上,不消片刻,止血了,再过一刻,蜈蚣精的身体竟然能支撑着站起来了,并且还能缓慢的走动了,看它的表情,不是那么痛苦了。

        “狐八爷,您竟然动用了至尊还精散,这——这份大恩,蜈蚣永世不忘!”

        蜈蚣精被狐八爷的行为感动了,稀里哗啦的感谢着。

        “呵呵呵……小蜈蚣啊,你尽快好起来就好了,其余的不必挂怀。”

        说罢,狐八爷一收身形,就又坐到了主席台上了。

        就这样,一段略微血腥的插曲就此告一段落。

        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多少让那些身怀好药的妖灵们,不是太愿将自己收藏的药材拿出来了。

        于是,选药大会从未出现过的情况发生了,冷场了!

        药王狐八爷一看此情此景,不由得嗔怪的盯了一眼五龙子,“你这条破龙,看你的作为。”

        五龙子南岳夔龙却压根就满不在意,看都不看狐八爷一眼,就径直低下头琢磨起了龙爪手了。

        过了约有一刻钟左右,在主席台上端坐着研究自己龙爪手的五龙子南岳夔龙,突然口吐白沫,未曾言语,就晕厥了过去。还栽倒了,带翻了身下的椅子。

        这突发的情况,将它身旁的灰精灵和玄舻老仙,也是吓了一跳。

        它们赶忙移身过去,迅速将五龙子南岳夔龙扶了起来,不过,一看它的身上,竟是出了众多的血印,斑斑点点,看着触目惊心。它并且还昏迷不醒。

        “这是怎么啦?这五龙子南岳夔龙可是龙族族长烈焰黑龙的宝贝疙瘩呀,如若让它在此出事,还是比较麻烦的啊。那条大黑龙不得疯了不可。唉!真的是麻烦呀!”

        药王狐八爷看到这样的情况,也是感到棘手难办。

        “八爷!它应该是中了我的血毒了,只要将它体内的毒素逼出来,随后再由我对它的血液进行一番清洗,就没事儿了。”

        蜈蚣精方才受了药王狐八爷的恩,如今见药王狐八爷难做。就上前和药王狐八爷说道。

        “哦?是吗?它方才那么害你,你还想要救它,小蜈蚣,你可真的大气呀!日后必定成就不凡哪!”

        药王狐八爷对蜈蚣精是刮目相看。

        “八爷,您过誉了。您看,要不现在就帮它救治吧。得拜托您将它的体内毒素逼出来了。随后,我再给它清洗血液,定然是没事的。”

        蜈蚣精不计前嫌为五龙子南岳夔龙做着打算。好似方才被打得不是它一般。

        “那好!我来为它逼毒。”

        药王狐八爷答应了为五龙子南岳夔龙治伤。

        经过狐八爷的一番救治,将五龙子南岳夔龙体内毒素逼出了许多,又经过蜈蚣精的特殊技艺,将太岳夔龙的浑身上下、身体内里,清洗了个遍。

        忙活了近一柱香的时间,方才将南岳夔龙的命保住了。不过,却让它犹如变了一种性格一样。

        醒了后的南岳夔龙,甚至还和蜈蚣精谦让起来,一副和谐的美好画面,若是没经过刚才那一幕,谁都会以为,它们两个是相好了无尽岁月的好友一般。

        “这个蜈蚣精,好生厉害!”

        苏小白与杨冕和天狐宗恒互相望了一眼,忍不住叹了一句。

        “咦!苏小友说什么?”旁边的药王狐八爷没太听清苏小白的话,就重复问了一遍。

        “哦!药王前辈,没什么,只是在为它们能以这种方式交好,令人感慨呀!呵呵呵……晚辈惭愧!”

        说罢,苏小白将眼神又看向了五龙子南岳夔龙和蜈蚣精,还是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