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网游竞技 - 仙界纵横使在线阅读 - 第74章 风停树上

第74章 风停树上

        在苏小白对三口井的位置存疑之时,水井旁边的大树之上,却是起了动静。

        【嘻嘻嘻……好久未现身了,这是到了哪里了?咦!这不是车轱辘城嘛。宿主,这是快到我天狐的家了呀!】

        树上出现了一阵风,停在了那树上,将那棵树的枝枝芽芽都灌入了一股气流,就连树的主干也被迫吸收了大量的莫名气流,整棵树都是精气神一振。

        天狐系统宗恒自苏小白意识中显身了出来,一副摇曳的魅惑身影停在了树上,仰头肆意的散发着股气流,完全没有了天狐的美态。

        “宗恒,你说什么?这儿离你家乡近了吗?”苏小白诧异系统天狐的说法。

        【嘻嘻嘻……是呀,我现在就是天狐,这妖界的天狐一族,即是我的家乡啊。】

        “呃…啊…这倒也是!七尾天狐自然是那天狐一族的一员。这么说,此间离那天狐一族也不远了。”

        苏小白猛然反应过来,系统和天狐已是一体了。

        【宿主,那三口井可不简单啊,它们是一位妖界大能在混沌初开之时就已布下的妖眼。是天狐一族查探各处的一处主要通道。】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方才我觉得此三井有些古怪呢。”

        【嘻嘻嘻……宿主的感觉没错,确是很怪呢!你试着用你的那妖瞳查看一下,就知晓了。】

        “好啊,看一看吧。”

        经妖瞳一探,只见三口井之下确是有些猫腻的,自地面上看去,是三口水井不假,但是一到地面之下,情形就完全不一样了,那口有水的井下,竟是一条河,河水竟是黑褐色的,没有波动,一水清幽,探不清河中内情。

        而另两口无水井之下,则是两道类似于闸门一般的存在,虽是瞧不太清,却是将这条河给阻隔在了地下。

        “下边是一条河,里面暂不明晰。先不管它的了,我们需要在这城中寻一寻小阿萁去。”

        苏小白将井下情况大致观察了一番,就收起妖瞳,与杨冕、宗恒他们说道。

        【嗖——】

        宗恒从所浮的树上飘至苏小白他们面前,旋转了一圈,立定转身,酷酷的大踏步向着前方一处院子走去。

        【走啊!你们怎么不动呢?】

        宗恒头也不回,用她那极其妖魅的嗓音,将呆立在当场的苏小白他们,“酥麻”醒了,赶忙纷纷跟上。

        “杨姐姐,她也太妖孽了吧。”

        于松在一旁小声对杨冕嘀咕着。

        “嘭!”

        “谁打我头?”

        “小子,再多嘴,还打!嘻嘻嘻……”

        一道嬉笑声传入于松脑中,是宗恒。

        “这——师父,您看看,她欺负人……”

        “嘭!”

        又是一下,于松又被弹了下脑袋。

        “好了!宗恒,给我这个徒弟,留个活路吧。”

        苏小白见状,怕两人再闹将下去,开口为宝贝徒弟说了句话。

        【嘻嘻嘻……】

        宗恒笑了笑,往前走去,不再动手了。

        于松满是幽怨的看了苏小白一眼,心中暗自嘀咕:“这师父,也太不靠谱了吧。”

        “走吧!看什么看?还想挨打吗?”苏小白拿眼蹬了一下于松。

        于松满是无奈的耷拉着脑袋,跟在杨冕后面走着。

        数人经过一番闹腾,在城中街道上闲逛着,不经意间,路过一处颇为雄伟壮观的大院子,只见朱门大开,并无人员出入,几人一路走来,也是略显疲惫,就想着进去讨口水喝,就步入了院子,只见内中亭台楼阁分布奇特,似乎有些星相上的讲究。

        于松方才受了宗恒的二指弹,有些郁闷,随在杨冕身后悄无声息的缓步走着。

        杨冕也是没有说话,左右看着院子内的建筑布局,不知道在想什么。

        月季二妖护在阿良身旁,一左一右,甚为用心。

        至于苏小白,则是正在和宗恒低头望着廊道外的池塘,评说着什么。

        不多时,他们已将院子转了个大半,却还是没有碰到任何人,很是安静。

        “你说什么?那东西不在这里?”

        苏小白突然开口大声问着宗恒。

        【嗯!没错!它已经跃上龙门了,成了一条小金龙了。估计眼下已经在去往龙族的路上了。】

        天狐系统宗恒语气淡然的答道,仿佛是在说一件不起眼的事情。

        “你们在说什么?神神秘秘的。”

        杨冕缓过神来,就问苏小白和宗恒。

        【杨姐姐,你有所不知,此地本有条将要化形的鲤鱼;方才我们来到这院子,即是宿主听我说的,才来这里看看的,没想到晚了一步,没有见到那条化形的鲤鱼,只见到这座它遗留下的院子。看来也是无缘呐!”】

        宗恒很是耐心的和杨冕解释着。

        “哦!还有这事儿?苏小白你怎么不和我们说呢?”

        杨冕恍然大悟,开始有些嗔怪道。

        “就是啊,师父,这么好玩的事儿,您怎么不给大家说说呢?”

        听到杨冕的话,于松好似也有精神头了。

        “这种事儿,并不好玩。”苏小白满脸严肃的答道。

        【是啊,那是鲤鱼的脱胎换骨,对它来说是生与死的考验。跃过,则生且生龙;失败,则身死道消,一切归于虚无。】

        宗恒详细的解释着,似乎也有惺惺相惜的意思在其中。

        月季二妖闻听,也是在一旁暗自点头。

        小阿良好似也听得很仔细,歪着脑袋,盯着宗恒看。

        于松听说,吐了吐舌头,不再言语。

        “倒是有些见识啊!不过也不全对!我还没有走啊,呵呵呵……”

        正在苏小白一众琢磨宗恒说的话之时,却是从池塘深处,浮出水面一颗似龙头又似鲤鱼头的怪异头颅,紧随着出水声响,一条十几米的鱼龙自池塘中滑出,攀上了池塘边的亭子顶,瞪着一只脸盆一般大的眼睛,就这么楚楚动人的望着众人(妖)。

        “哎呀!大龙呀!好有气势啊!”

        小阿良在一旁,躲在了月季二妖的身后,有些激动嚷道。

        “哈哈哈……小朋友有眼光啊,本鱼……哦!本龙最在行的就是气势如虹啊。不错不错,这个送给你,做个见面礼吧。”

        那鱼龙说着话,还自口中咀嚼了一番,迅速吐出,一颗晶莹剔透的圆球出现在了小阿良面前。

        “哇!这么漂亮,好看好看,这是给我的吗?”

        小阿良望着那颗水晶般的圆球,开心的大声问道。

        “是的,本鱼……本龙向来是说一不二的,这颗龙涎液,就是给你的见面礼哦。”

        鱼龙那颗独龙眼颇为慈爱的望着小阿良,口中不容置疑的说道。

        “好啊!阿良,你有福咯,这龙涎液可是好东西啊。快快收起啊。”

        见到那颗龙涎液,月季妖阿月忙对小阿良讲道。

        【鲤鱼!你为何还在此地,为何不飞升啊,你这不是已算是跃入龙门了嘛。】宗恒望着这条鱼龙,不解的问道。

        “我在等他!方才,我将要飞升之时,却感受到了一股神奇的气息,距我越来越近,十分吸引我,故此,我就临时决定暂不飞升了,还真的让我等到了啊。”

        鱼龙眼睛一扫苏小白的位置,颇为期待的说道。

        “我有股气息,吸引了你,你这鱼龙说什么胡话呢?”苏小白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位上仙,你身上负有五行之气,柔力强劲同行,相互抵消,在体内运行井然有序。想必是有大气运之数,令我艳羡不已啊!”

        鱼龙头上之独眼炯炯有神,凝视着苏小白,好似随时要吞吃了他一般。看的苏小白想上去揍他一顿。

        “这五行之气,对你有大用处吧?”苏小白问鱼龙。

        “是啊!我本身是条鲤鱼,因祸得福,修得这身修为,如今进入瓶颈,却也需有五行水气对我进行洗涤,我这身鱼龙修,方才是能够巩固。到了那龙族,方才有一席之地。”

        “原来如此,这个好办。”

        “着!!”

        苏小白答应了一声,又轻声呵斥了一声。

        “如此!多谢上仙!”

        鱼龙应了一声,就重新落入池塘中,静静地等待着。

        只见苏小白双手各自随意一挥,一只手半握,一只手立掌,体内五行之气盘旋着,渐渐地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