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网游竞技 - 仙界纵横使在线阅读 - 第73章 望东轱辘城

第73章 望东轱辘城

        本打算自乐萁家中出来之后,就去汉王宫,见一见汉武灵王,结果将至王宫时,路遇一十二特击队员小兔子,虽是变化很大,不过他却是将苏小白认出来了。当街就激动的要给苏小白行跪礼,被苏小白拦下了。

        小兔子也是显老了,五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如七十岁的样子。

        凡间二三十年的光景,过得辛苦,让当初那么活泼好动的小兔子,变成了一个蹒跚行路的古稀老人。

        而苏小白和杨冕让人看起来,竟宛如时光岁月经过他们时绕了一下弯,使得他们依然是那么青春无敌的模样。

        “小兔子,哦,该叫你杜成了,你这可看起来年岁不小了,走起路来,竟然无力了啊。想当初,在特击队中,你可是跑的飞快,才被冠以小兔子的代号,如今,岁月不饶人呐!”

        苏小白望着小兔子的模样,不由得一阵感慨,岁月蹉跎,抹杀了多少人的青春啊!

        “苏先生,可别这么说,您看您,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呐!想到当初您的风采,我小兔子可是对您佩服的紧。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呀!一帮小兄弟们在一起练拳、练刀剑、练阵战,摸爬滚打,历经沧桑风雨,为汉王天下出下汗马功劳,也曾峥嵘岁月,也曾蹉跎年华,如今想来,竟俱如过眼烟云一般,随风消散了。苏先生啊,老汉王也不在了,现今乃是十七八岁的小汉王在位了,被称为汉文襄王。自六年前登上王位后,就将我们这些老家伙给遣散咯,不过,所幸,并未薄待我等,还是给安排了住所,发了一笔安置费,算是了了我等的办差生涯。苏先生,您说,都这样了,我们还会要求些什么呢?糊里糊涂过完余生得了,唉!……”

        小兔子见到苏小白,也没客气,将近些年的境况与苏小白讲了个通透,临了还叹息不已。

        “杜成啊,武灵王他已经去了吗?”

        苏小白听到小兔子杜成说到汉国王位更迭的事儿,有些恍惚,就又问了一声,确认一下。

        “是啊!也是蹊跷,老汉王他走的不是太……哎,瞧我这张嘴,又把不住门了。他走的有些突然,可能是得什么隐疾了吧,就在六年前的一个深夜,去了的。还是如今的汉王首先发现的。之后就由老王后宣布由太子继了大位,也就是如今的汉王。老汉王也才五十出头的年纪啊,就这么走了,还惹得特击队的众多弟兄伤心了好久呢。苏先生,您可要多多保重啊。岁月它杀人不见血呀!”

        话说罢,小兔子杜成就和苏小白道了声别,颤颤巍巍的向街道一头缓步而去。

        这一幕竟惹得苏小白眼中暗噙热泪,硬是被他忍着没有落下。

        “杨冕!你说,这凡人的世界是不是太让人伤感了。”

        苏小白说着话,还将眼中泪花使劲眨巴眨巴,收进了眼中,不让它流出。

        谁知,他一扭过头,却见杨冕已经是满面泪水,梨花带雨的在一旁哽咽着,要不是于松在旁轻声劝说着,她就会大声哭嚎起来了吧。

        “这——你……”

        苏小白想说点什么,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师父!原来,你们那时候那么牛批呀!竟能让一国之君为你辗转反侧,意难平。确实厉害呀!”

        于松在一旁没心没肺的评说道。

        “滚蛋!你这小子,竟说些胡话。快去劝劝你杨姐姐,看看都哭成什么样了!”

        苏小白略显无语,自己这个宝贝徒弟,真是个“宝贝”呀!气人!

        “我没事儿,只是略显感伤而已。”

        杨冕在一旁回还过来,低声说道。

        “什么?大姐,您这叫做无事儿,都快哭出一条河来了,还说无事儿,呵!无语。”

        苏小白听杨冕那般说,就开启了自己的逗比模式,说起了浑话。

        “不过,这样就先不去汉王宫了,还是先去那轱辘城一趟再说吧。现在就回去将两位月季妖带上,向轱辘城进发!”

        过了片刻,苏小白又如打满了鸡血般的精神抖擞的喊了一嗓。

        “好啊!又有事情做了,不会再胡思乱想了。”

        杨冕在一旁整理了下心情,自言自语的说道,方才被小兔子杜成的一番话影响的心中乱糟糟的。

        三人返回乐萁家中,与跛仙人道明情况,就与化身为俩中年男子的月季妖,连同小阿良一起向轱辘城赶去。

        一路上,他们向苏小白说了很多妖界的秘史,让苏小白对整个妖界都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

        原来,那轱辘城也是妖界在仙界这凡境的入口处之一,城内表面与其它城池无异,却是在每逢月半圆的几日,分布在城中各处的水井,就会被妖界大能将其辟为通向妖界的万千道路。而那道路总会发出车轱辘的响声,故此,轱辘城的名字即是来源于此。它的凡名可是叫望东城,只因在汉国的最东边,被原来的汉中阳王命名为此名。

        因为同行者,皆不是凡人,就不再按部就班走凡途了。

        苏小白自储物袋中拿出御界仙舟,将大家俱都引至其中,风行一般向望东城而去。

        先前在仙界逗留的那段日子,苏小白通过秦公贤,将自己手中的储物袋和储物戒都改造了一番。内置的空间更是大了不少,更是将各种性能都加强了一番。

        早在魔界之时,就因在储物袋中收留墨月家人的事儿,让圣婴储物袋好一阵儿埋怨。还不是因为空间不够大嘛。如今,经过修整的两个储物工具,俱都是令苏小白很是满意。

        随着御界仙舟的飞驰,望东城越来越近,两方的云层都显得厚灰了许多,看起来就与那倾盆暴雨来临前夕一般,那云朵像是旧棉花被中拆下来的棉花团儿,灰暗浮动着,压抑着下方人心。

        渐行渐近,仙舟下方城池已现,在暗云之下,默默矗立着一片低矮建筑,形形色色的院子泛着微光,不一而同,显得杂乱而有烟火气息。

        “这就是凡间的气息,近三十年了,还是如此,也许,以后还会如此?”

        望着下方的城池,苏小白发出了一声感慨。

        “是啊,烟火气,就是凡间的灵气,若是少了这万家灯火的烟火气,那就是断了凡间的灵气了!”

        杨冕也是心有所感,也接口说道。

        “师父与杨姐姐,两人净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不愧是一对啊!”

        于松在一旁听两人说的话,禁不住嘴上嘟囔了一句。

        “哎,你说什么?”

        苏小白闻听于松说的话,没听清,就问道。

        “没说什么,就是说师父和杨姐姐英明神武,有大智慧。”

        于松听苏小白相问,赶忙恭维着苏小白。

        “于松,你还在你师父面前玩花活呢?算了,不与你计较了,毕竟你说的也不是什么坏话。”

        苏小白对这个徒弟其实也是蛮疼爱的,毕竟人还是不错的嘛。

        “走吧,下去吧。”

        杨冕开口招呼道。说着话,她自己已经飘落在下方一处山顶上了。

        见状,苏小白和于松,也先后降至那山顶,月季妖阿月和阿季也携着小阿良随后而至。

        不消片刻,他们一行就进入了轱辘城,城中果然有好多水井,自然也是有好多辘轳,每口井均是在井口砌了砖石,围成了防护口。自那井口过,内中有水的会有一阵阴凉微风拂过,无水的则是毫无动静。

        “怪不得此处叫轱辘城呢。这井口上的辘轳可不就是很像轱辘嘛。”

        杨冕看着一口水井,开口说道。

        “那为什么不叫辘轳城呢?岂不是更为贴切。”

        于松忍不住又犯轴了。

        “于松哥哥,你没有好好听话,来之前跛爷爷应是讲过这地方得名的原因呢!”

        阿良在旁边接了于松一句话,立马让于松的脸面掉地儿了。

        “说的什么?你小子知道?”于松拿眼神一撇阿良,想把他吓住。

        阿良也是很有主意的人(妖),见他脸色不善,就不再说下去了,免得麻烦。

        “小松,你干嘛要吓唬阿良啊,他说的很对嘛。你小子就是不长记性,明明跛仙人已经说过了,你再想想。一会儿问你,答不上来,小心为师的对你不客气哦。”

        苏小白在一旁训着自家徒弟。

        “你们看,那里有三口井呈品字形排列着。这么近,竟有三口井?”

        这时候,杨冕在另一处发现了点情况。有三口井各距三五米,成品字形围在一起,三口井之间还有砖石砌成的引水池连接着,形成了一个小空间。

        他们转了一圈,观察了一遍,发现三口井,只有一口井中有水,井水呈墨绿色,显是井壁上的苔藓草,将井中之水映照的。

        其余两口井似乎已经干枯好久了,井洞中尽是枯枝败叶,还有些被风吹落的泥土灰落在其上,尽显萧条。

        “这三口井看似并无特殊之处,那为何会作出这种样式排在这里。这可是轱辘城啊,如果跛仙人说得如实,那这井定有蹊跷啊!”

        苏小白在心中思索着,有些疑惑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