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网游竞技 - 仙界纵横使在线阅读 - 第66章 邀约与饶恕

第66章 邀约与饶恕

        在秦公贤的连恐带吓的,总算是将苏小白赚到了仙界。

        仙界有什么?那可就多了,即便是做个白日梦也说不清、道不完啊。

        苏小白和杨冕、于松以及帅狗乘坐着秦公贤的仙行舟,一路洋洋洒洒的到了仙界真仙阁。

        沿途风景使得杨冕和于松不断大声呼好,就连帅狗也是开心不已,嘴里叼的骨头棒子几次都险些掉下云层。

        就是苏小白有些小郁闷,途中情绪不高,只是秦公贤问了答一句,不问,也就自顾自地看着沿途云彩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随着华丽大气、仙气飘飘的建筑越来越多,渐渐地入了真仙阁的内界。

        过往仙家也是越来越多,似乎都是挺悠闲的,不慌不忙的与秦公贤打着招呼,俱都是恭敬异常。

        期间还有位老仙家路过之时,看到苏小白还愣了一下,觉得有些面熟,不过见到秦公贤对他使了眼色,也就没有上前答话,对秦公贤悄然行礼而去。

        不过这一幕,却让杨冕和于松发现了,就提醒了苏小白了一声,苏小白却是心不在焉的瞅了一眼,结果,并没有看清那位老仙是那位,也没在意就匆匆而过了。

        就这样,秦公贤带着苏小白一行,来到了仙气纵横的真仙阁最高端处——五元仙圣殿。

        只见秦公贤随意一挥手,殿门洞开,立刻自那殿中溢出大量真仙之气,不断洗涤着众人,把个于松和帅狗的筋骨也提炼了一遍,两者顿感浑身轻爽了许多。

        杨冕看着那洁白云雾一般的仙气,内心中也是心旷神怡,颇感自在。

        唯独苏小白像是毫无感觉般懒洋洋的步入了那殿中。

        殿中廊道通幽,亭台楼阁内中八方布局,瑰丽奢华,一应雕栏画栋环绕淡云素雾,入眼处尽是恰淡繁华、气势如虹。

        “如何?苏小友,可入得了你的法眼?”

        秦公贤环视大殿一周,颇为自得的询问着苏小白,他也是有着一颗童心未泯,不过,只是在苏小白面前会显露一些。

        “秦老前辈的宝地,自然不错,何况还是五界之中的圣殿,自是淡雅浓华荤素搭配应有尽有,苏小白自是叹为观止了。”

        苏小白也是看着这座五元仙界的至尊宝殿,内心中也是感受着它的凡与不凡。

        “小姑娘,你呢?感觉如何,可曾有什么想法,不妨说来让我这老头子听上一听?”

        “汪汪汪,汪汪,汪”

        杨冕正要答话,却听到数声犬吠声,不由一阵诧异,帅狗就在身边,没有动静啊。

        “汪!汪!”

        不过,帅狗一听到那几声犬吠声,小脑袋一昂,也是回应了两声,算是和那犬接上了头。

        “怎么啦?帅狗,有玩伴了吗?”

        苏小白一听帅狗的叫声,不由得开口问道。

        “是的,主人,那边有只犬对我发出了求结识的讯号,我回应了它一下。”帅狗和苏小白诉说道。

        “好啊!那你就去结识一下新朋友吧。”

        苏小白冲着帅狗一点头,示意了一下。

        此刻,杨冕刚与秦公贤说完话,听到帅狗和苏小白的对话,也挺感兴趣的,就要和帅狗一起去。一旁的于松也觉得有趣,就一同去了。

        “苏小友,你的这只爱犬很有些灵性啊,完全可以打造一番哪。”

        秦公贤方才对帅狗观察了一番,颇为欣赏。

        “那感情好啊!秦老前辈,这就有劳您了啊。”

        苏小白一听秦公贤如此说道,略微提了些精气神。

        “还叫秦老前辈,怎么?你还要装作不识得老朽吗?”

        秦公贤见苏小白来了些精神,趁机抛出了个引线,好为下一步开口做个铺垫。

        “叫您秦老前辈不对吗?嘿嘿嘿……您老人家高瞻远瞩,在魔界看护千万年,也亏得您能隐的住啊!小白我是打心眼里佩服之至呐!”

        苏小白知道这位秦老前辈,定是有话要对自己讲,就又打了个马虎眼,想要转移话题。

        “哈哈哈……苏小友啊苏小友,你这个滑头啊,老朽也是拿你没办法了。也罢,直说了吧,我是谁,你定是已然知晓了,也就不费话了。请你来呢,当然不是让你来打杂的,实是有一个老朽考虑了很久的想法,要有你来实施了。”

        不过,这位秦公贤却并不给他那个机会,直接奔着主题说上了。

        “不是打杂,那倒是挺好。不过,其实打杂也无不可,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你小子不想受牵绊是吧?老朽虽然不常见你,但是却也关注你不是三两天了。闲言不讲,老朽请你来呢?是啊让你做个这五界的巡游者、观察者,美其名曰仙界纵横使,为我五界长久安定做些事情,想必你不会拒绝老朽吧?”

        秦公贤说罢,拿他那能看透五界的眼神,盯着苏小白,等他做出回应。

        “仙界纵横使?听名字好像挺高大尚的呀,老前辈,您是怎么想到的呢?”

        苏小白在秦公贤期盼的眼神中,却只是不置可否的回应了一句。

        “你这小子,你就说你干不干吧你,不要给我顾左右而言他。”

        秦公贤又紧逼了苏小白一波。

        “老前辈,在当初天魔城魔崖之时,就感觉您老非同凡响,却没想到您如此不同凡响啊,小子苏小白甘拜下风,不过,这纵横使一职,我却暂时还不想任之。望老前辈体谅!”

        “哦,你这是为什么?怎么会拒绝的如此干脆,不妨说来让老朽听听。”

        “老前辈,小子苏小白是何人,想必您心中已尽知。当初在王屋山随家师学习之时,颇为任性而为,被家师罚面壁万年,之后,因缘际会,赶赴汉国长安城与匈国库里等地,谋划两国议和之事,所幸不辱使命,最终使两国暂罢刀兵,和平相处至今,也算小有成绩,小子心中颇为自得。再往后,去到魔界,又历经千辛万苦,使魔界得到重新一体发展,也算是做了个善缘。但是,小子总感觉自我修行还是不够,需要再度磨练,故此,老前辈之心意,小子苏小白只能是心领了!”

        “嗯!你的所做所为,老朽也是看在眼里,甚为欣慰,为这五元仙界有你这样一位有大胸怀的年轻后生,感到由衷高兴,而且,老朽觉得,纵横使这个位置,还真的是非你莫属了。若是你暂时不愿任之,那老朽就等你愿意为止。呵呵呵……毕竟是人才难得呀!”

        “如此,小子苏小白谢过老前辈大度容人!”

        “呵呵呵……你这小子,算了吧。既然已经说开,那也就暂不提此事了。你和那俩小朋友在我这小地方玩耍些时日在走吧。顺便,老朽也送他们些造化,对了,还有你那只爱犬,也是可以提升修为的。”

        “哇!老前辈敞亮啊,苏小白佩服佩服!”

        心中疙瘩解开,苏小白又恢复成了个吊儿郎当样。

        “哼!你这小子,占了大便宜啦。”

        秦公贤颇为无奈的说道。

        “老前辈,您是这个!”

        说这话,苏小白对着秦公贤竖起了大拇哥,大大的赞了一把。

        “哈哈哈……你呀!太狡猾了。”

        秦公贤也是乐了起来,笑骂了苏小白一句。

        在他们唇枪舌剑针锋相对之时,杨冕和于松跟着帅狗到了一处相对僻静之处。

        那是一方硕大的金笼子,鎏金瓦亮,闪烁着束束金光。

        笼子中有一只大犬,形似獒,毛发旺盛根根炸起,情绪极度兴奋的望着帅狗,口中不断低声汪汪的叫着,该是与帅狗说着些什么。

        见到獒犬之面,帅狗也是一喜,迅速跑至笼前,汪汪的回应着敖犬的叫声。

        不一会儿功夫,两只灵犬就熟络了,低吼着唠个没完。

        “杨姐姐,它们在说什么呢?感觉很是亲热的样子啊。”

        于松听不得犬语,他知道杨冕懂,就问道。

        “说什么?大概是说些相见恨晚、交个朋友之类的。于松,让你好好修炼你不修,竟然到现在还听不懂帅狗它们的话语。真够笨的你!”

        杨冕颇为不满的数落了于松一番,说的是于松不好意思的把脸扭到旁边,看着两犬在那里聊天,他就像是听着听不懂的天书一般,支愣着耳朵干着急。

        良久,那敖犬冲着帅狗说了几句,就要打开笼子出来,被帅狗拦住了,示意那敖犬别冲动,好生等着,帅狗去请苏小白帮着跟那秦公贤求个情。

        过了会儿,秦公贤和苏小白一起到来,苏小白一看那只大獒犬,虽然关在笼子中,精神状态却是非常棒,昂首挺胸的十分威风。

        “呵呵呵……帅狗,有伴了哎。”

        苏小白指了指那敖犬,半开玩笑的对帅狗说道。

        “主人,求您个事儿,麻烦您和那位老仙家求求情,将这烈阳敖犬给放出来吧。”

        “为何?帅狗。”

        “它当初只是偷吃了奎木境的贡桃,犯了仙条,被那位老仙家关在了这里。它如今已经知道错了,给它个机会?”

        “老前辈,您听到了吧。您看如何处置?”

        苏小白凑到秦公贤跟前,小声问道。

        “也罢,既然它已知错,就给它个机会,让它出来吧。”

        说罢,手轻轻一挥,

        那方金笼顺势打开了,

        敖犬挺身一跃,就从笼子中出来,跑到秦公贤面前磕头如捣蒜般,请求饶恕。

        “起来吧,因为他们为你讲情,况且你已知错。饶了你吧!”

        敖犬再次一叩首,起身站立在一旁,冲着各人纷纷点头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