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网游竞技 - 仙界纵横使在线阅读 - 第49章 妖月洞竹影秘瀑

第49章 妖月洞竹影秘瀑

        听了天蓬讲了他和妖月洞主七尾天狐的故事。

        苏小白心情有些激动,还记得自己那个小美女系统给的任务,就是收集这七尾七爪七脑袋的七尾天狐。天意啊,正不知道去哪里找呢,就送上门了。

        只是这天蓬似乎与那七尾天狐颇有些瓜葛呀。

        打发了那条杂斑蛇,之前受攻击昏迷的数人陆陆续续的醒来,苏小白安排了人回去通知了立春魔尊,又给杨冕发了个信号。

        “王白先生,下一步该怎么办?”

        天蓬小心翼翼的在旁边问苏小白,好像是被人揭了短儿一样。

        “等尊上到了,再决定!”苏小白淡定的答道。

        “王白先生,方才那是云荷吧?她怎么来了,为什么不现身呢?为什么也不在墨月身边呢?”

        柳青把心中的众多疑问都一股脑抛了出来,然后就一脸严肃戏谑的看着苏小白,心中想:“看你咋跟我解释?瞒了我这么久。”

        她早就看出陈立林有些不对劲了,最初还不觉得,只是怀疑,直到刚刚看到他拿着那把小刀,干脆利落的制服了那条花斑蛇,一系列的动作姿态,简直就是墨月!

        苏小白看着眼前的柳青那审视的眼光盯着自己,不由得心中一乐,“这大妞是看出来什么了吗?不会是墨月露出马脚了吧?”

        “好吧,省的我费事儿了!”他心中释然道。

        “柳青,你是要听漂亮话呢?还是要听实话呢?”苏小白耍了个小心眼。

        “当然要听漂亮话了!那还用问。”柳青不假思索的答道。

        “好!那你听着。”苏小白速度的答道,

        转瞬间柳青反应过来,又指着苏小白:“你这位王白先生啊,花花肠子可真多。”

        “呵呵呵……陈立林,还是你来讲吧。”苏小白乐呵呵的叫着墨月。

        墨月蹬了他一眼,无奈的走到柳青跟前,小声的耳语了一番,听得柳青是连连咋舌,心中百转千回:“这番操作也太那个了吧。”

        她们低声耳语了半天,讲的是栩栩如生,听的是频频点头,时不时还会意的笑了笑。

        随着立春魔尊的到来,那几个之前昏迷的巡狩也已清醒,于是,众人又向谷内赶去,朝着妖月洞赶去。

        沿途倒是也有林间小溪潺潺水流声,还有树上各类鸟儿的鸣叫声,再有巡狩们的脚步声,一时倒是和谐的交织在一起了。

        “天蓬,你确定她不在吗?”

        苏小白看着妖月洞内空空如也,好似什么也没有,就问天蓬道。

        “应该是不在吧。她若在的话,洞内不会这么平静,定会出些什么幺蛾子的。”

        天蓬颇为肯定的回答道。

        “那方竹林深处可有什么蹊跷,为什么会被称为竹影秘瀑呢?”

        柳青在一旁好奇的和天蓬打听着,她听立春魔尊指着妖月洞深处的一大片竹林给苏小白解释说是叫竹影秘瀑,就向天蓬打听由来。

        “柳姑娘,这你可问对人咯。你有所不知,这片竹林之中是别有洞天的,你看!”天蓬边说边走,很快就到了竹林当中,拨开数层竹枝,来到一处空旷处说道。

        柳青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在周遭密密麻麻的竹子之中,一圈奇石围了一方大空洞,仅洞口就有一丈六七左右,走至洞口一侧,向下观望,内中更是广阔宽大,飞跃下去,只见方圆足有七八十丈左右,奇石密布,层峦叠嶂,曲径通幽,潺潺的溪水向下三丈二左右,形成了数条瀑布,在那洞中汩汩而流,令人心旷神怡,十分养心。流瀑环集于洞口下方一处,久落之下,在此形成五六丈见方的小型湖泊,湖水深幽,湖面静若明镜,环井洞上方四周的竹子在其中形成了美丽的倒影。

        “原来这就是竹影秘瀑啊,果然别有洞天哪!”柳青正在观察洞中景况,突听一声感慨传来。原来是苏小白,他已经下到了湖面岸上一侧,站在一流瀑处向内观望着。

        “里面有什么?”墨月在他旁边问道。

        “好像是一处地下宫殿一般,花花草草,桌椅板凳,还有一方大宽宝座,亭台楼阁一应俱全啊,原来这个妖月洞是上中下三层啊,果然是一方宝地呀!我都想在此躺平了!!”

        苏小白展开了妖瞳看到了此方洞天的情景,一丝羡慕,一阵感慨。

        墨月知道他有观察千里之能,听他说道洞中之景,也是心驰神往,艳羡不已。

        天蓬在旁边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只是静静的看着。

        立春魔尊已经领着众多巡狩在洞中巡来查去的,想要发现点什么,毕竟是大妖之洞,就是遗落些边边角角的,也够这些巡狩们开心一阵子了。

        不过,绝大多数人是要失望的,千年以来,经过一次又一次的魔域巡狩的洗礼,此洞中已经是相当干净的了。或许会有某处遗落点什么,想要遇到,全凭运气咯。

        这不,范衍这小子就走了狗屎运了(帅狗旁白:跟我可没关系哦!)。

        不知道他在哪个犄角旮旯发现了一束狐尾,毛茸茸的,摸起来特柔软,还有一股异香,沁人心脾惹人沉迷。

        苏小白看到他时,他手中攥着那束狐尾瘫软在地,已昏迷了一阵儿了。

        救醒他之后,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了,还傻乎乎的问苏小白手中的那束狐尾是从哪儿找到的呢。

        由此,苏小白不禁感叹狐尾的强大迷惑力,好强!他想起系统发布的任务,这要是让系统与那七尾天狐合体,该会如何惑乱万界呢。

        好可怕!不过,也好期待哦……”苏小白心中yy道。

        正想着呢,他的意识中传来杨冕通过苏无相发过来的信息,说是他们在旁边一处洞穴中发现了一头豺狼,带翅膀的白色豺狼。苏无相将它制住后放到了距此不远的悬林洞,让苏小白尽快过去收拾残局。

        回了个消息后,苏小白叫来了天蓬,让他与柳青、墨月一起去悬林洞将豺狼带到妖月洞来。

        接着,苏小白又去见了立春魔尊,问问现在的巡狩情况。

        “尊上!方才天蓬说是想起来距此不远的悬林洞,正是那头白色豺狼,也就是那妖月洞主的老部下的洞府,他带人去那边探查一番,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好啊!天蓬如此尽心,全赖先生你啊。”

        “尊上!您缪赞了。都是尊上调度有方!”

        “王白先生!”

        “在,哎哟哟,尊上,在您面前,当不得先生之称呀!还请尊上收回成命!”

        “别!先生当得,不过却要先生为本尊做件事情咯。”

        “尊上尽管吩咐!我王白悉数照办。”

        “好!先生果然痛快,有担当。其实,倒也没什么,只是方才天尊给本尊传来一条消息,说是猪嘴山上出现意外,巡狩队伍近乎全军覆没,冬至魔尊与其弟子黄笙义下落不明,特命本尊带人去查看搜寻一番。而妖月洞这边却还未完结,只好分兵两路了,本尊之意呢,我带大部人员赶过去,由你率一小队人在此地进行扫尾事宜。你看呢?”

        “谨遵尊上之命,那就由我带上天蓬他们几人即可,其他人请尊上全部带走吧。”

        “好!那就这样定了,保重,王白先生!本尊在猪嘴山等你好消息。”

        随后,立春魔尊就带人迅速向猪嘴山飞去,情况紧急,不限飞行了。

        在立春魔尊带领巡狩队伍走后,苏小白给无相传了个消息。片刻功夫杨冕、于松、帅狗乘着无相气墙飞速而来。

        紧接着,他们又将三层妖月洞的角角落落清洗了一遍,还是未发现有用的物件。

        在他们情绪低落的时候,柳青和墨月率先出现,随后天蓬才领着一头低着脑袋的白狼,到了面前。

        “我艹!这么白的毛发呀,这豺狼是怎么长的呢?”苏小白一声感慨。

        “王白先生——”

        “哎哎,天蓬,叫苏先生,本小白正式恢复原名,俺叫苏小白!”天蓬刚刚喊了声苏小白的假名,就被苏小白拦住了,并公布了自己的原名。

        “苏小白,苏先生?”天蓬有些不解。

        “是呀!在场的都是自己人,本小白也不再隐瞒,本小白就是那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苏小白;而她,则叫墨月;她呢,叫杨冕;这个呢,是本小白的徒弟——于松。还有柳青大美女,天蓬大帅哥,再重新认识一下吧?”

        “汪、汪、汪”帅狗在旁边叫了起来。

        “对了,还有它,本小白的帅狗!”苏小白赶忙补了一句。

        不久就要和魔域摊牌了,索性就大方的和柳青以及天蓬说了实情。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墨月啊,你可受大苦了呀!”

        柳青听了杨冕和她详细的说了墨月的故事,心疼的摸了摸墨月的头,安慰她说道。

        “云荷,哦,不,杨冕,你的那把扇子好厉害哟,能让我看看吗?”片刻后,柳青又满眼带星星的看着杨冕,略带崇拜的说道。

        “哎哎,诸位诸位,我还在这儿呢,怎么没人搭理我了。”白色豺狼在一旁突然昂首开口嚷道。

        “滚旦!小狼,这哪有你说话的份!”天蓬伸脚踹了豺狼一脚,恶狠狠的骂道。

        被踹得在地上滑了数米,撞在了洞墙壁上,痛的嗷呜了一声,落在地上,豺狼又低下了它那颗狼头,就势卧在那处,不在出声。

        “天蓬!别那么大火气,这家伙可是个宝贝,别伤了它,还有用呢!”苏小白赶忙冲天蓬说道。

        “好,俺知晓了!”天蓬说着话,就也坐了下来,盯着豺狼不说话。

        就在他们在此说话的功夫,于松已经和无相将妖月洞中重新扫了一遍,并无发现特别的物事儿。

        苏小白一看也差不多了,就和大家一交流,由天蓬带路,向猪嘴山赶去,与那立春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