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网游竞技 - 仙界纵横使在线阅读 - 第48章 天蓬揽月

第48章 天蓬揽月

        在一路火锅,一路颠簸,一路闲拉胡扯中,立春魔尊巡狩团队总算到了妖月洞的所在山谷——幽云山谷。

        实际上呢,幽云山谷距那猪嘴山倒是也不算远,几乎是相邻的,仅仅是中间隔了座智幽山。

        幽云山谷是一道深沟裂谷,东西走向,北侧为智幽山,南侧是慧云山,悬驼河自南向北将其分为两段,在魔域境内约占三分之二,且风景更胜一筹,也更是险峻,多有自然形成的珍奇洞穴藏于其中,计有数百处之多。

        自古以来,妖孽魔怪层出不穷,扰得周遭千里无宁日,直到千年前的一日,魔域天尊突然降至附近的冠梨镇,偶然间察觉到谷中异动,就用神识察看一番,谷中乱像丛生,大怒,即刻招来附近三位魔尊,展开了对幽云山谷的围剿,最终,杀的谷中仅剩三只大妖逃之夭夭,空余幽云山谷在此空荡荡的,森然无比。近千年来,此地就成了魔域巡狩的必选地了。

        而此次,立春魔尊他们要去的就是其中的妖月洞。

        妖月洞处于幽云山谷与悬沱河交界处的西南角,洞势险峻,四周皆是高大茂密的栓皮栎、斛栎、榉树、枫香等数十种树木,将洞口遮得严严实实。

        要不是来的这些不是普通凡人,想要找着它的洞口就要花费很多功夫,还不一定能找到。

        到了这边,苏小白就把杨冕和于松、帅狗都从储物袋中放了出来,并让苏无相跟着保护他们。

        进了谷中,距那妖月洞却是还要有段距离的,还是要走段时间的。

        因为是巡狩,就是为了锻炼队伍,所以就是要走着或者跑步都行,就是不能动用飞行手段和工具。遇到打斗除外。这是自巡狩之前就定下的规矩。

        “还有多远?还要走多久啊。”范衍问游宏盛。

        “不知道,应该不远了吧。”

        游宏盛心不在焉的回话道,眼神却是盯着前边不远处的天蓬和他旁边的柳青,还有陈立林的方向。主要是看向了柳青。

        “别看了,眼珠子都要跑出来了。”

        范衍见游宏盛只顾盯着柳青看了,忍不住揶揄他了一句。

        “两位,你们在谈论什么啊?”

        少梁城屠家的屠雅苏与炫武杂院的韩玄笙走了过来,问话的是屠雅苏。

        “没什么?游大少在观花呢,我品评两句。”

        范衍见是屠雅苏,就应付着说了一句。

        “哦,游大少好雅兴啊,敢问花在何方,让兄弟我也赏一赏?”

        屠雅苏一听范衍如此说,就随景与游宏盛问道。

        “屠兄,休听他范大炮胡乱言语,方才我俩只是闲聊两句就是了。让屠兄见笑了。”游宏盛并不想与他们多说,就随意应了一句。

        “哈哈哈……是吗?那兄弟就不多问咯。走,玄笙,咱们走吧,人家不想和咱们多说话哟。”

        屠雅苏打了个哈哈,招呼着韩玄笙向前走去,只是在他俩四目相对时露出了两双邪魅之光。

        游宏盛倒没想那么多,他一向高傲惯了,可没那闲心思去想那么多的弯弯绕。大步向前跑去,撵上了天蓬,夸张的勾肩搭背的谈天说地。把个后面的范衍是看的目瞪口呆,不敢置信,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的大叫一声,才敢相信。

        苏小白安排了杨冕、于松他们,就有出现在了立春魔尊的身边,有说有笑的做起了“捧哏”。

        “哎呀,王白,你去哪里了,好长时间不见你了?还挺想的呢。”

        立春魔尊一见苏小白就来了一波感情牌。

        “哈哈哈,尊上,兄弟我不过是去出了个恭,没有多长时间吧?还让您惦记上了。罪过罪过呀!”

        苏小白的嘴,不是吹,就是侃。

        “行了!没个正形!来,过来给我看看这步棋怎么往下走。”立春魔尊原来是在下棋,他用法术变了个棋盘,围棋。

        “好啊!”答应了一声,苏小白凑过去看了一眼,手一指,懒洋洋的说道,“喏,往右边那个点上放一子,全盘皆活!”

        “哎呀!真是啊,我说你小子这脑袋瓜子是咋长的呢?我怎么就想不到呢。不行不行,你得和我好好讲讲这个棋路。”

        立春魔尊看到苏小白指的那个棋口,简直绝了。任他想破头也不会那样走的。先自残再起活,他立春做不到,不光他做不到,就连二十四节气魔中的其他魔也没有一个能做到。甚至,魔域天尊都做不到。

        “这个王白,是个大才呀!怎么就落到我立春手里了呢?哈哈哈……”

        立春魔尊越想越开心,忍不住就将笑容显露于面上了。

        “尊上,不好了,前面我们派去探路的兄弟莫名的就不见了。”

        正在立春魔尊臆想之时,有个探路巡狩员跑回禀报道。

        “怎么回事儿?不要慌,细细说来。”苏小白在旁边安抚那巡狩道。

        那巡狩回头看了一眼苏小白,又转身向立春魔尊禀报道,“尊上,我们探路巡狩队的十名巡狩奉您命,勇往直前的向前探路,本是好好的在山谷中走动着,一路走来,并无他事,就脱离队伍远了点,结果就出事了。”

        “出事了?何事,说!”立春魔尊询问道。

        “我们十人在队伍最前方,发现了一处洞穴,就有人好奇,说要进洞中瞧一瞧,领队胡尚卜也在其中,因一路无事,就一起进洞中去了,结果,尚未看清里面是何状况时,就被内中喷出的气流给冲了出来,一个个人仰马翻的,狼狈极了!片刻后,等那气流停了之后,我缓缓的起身,却看到周围的人都还在昏迷中,我一个个的叫了叫,都叫不醒。怕出现更大的事,我就先跑回来了,尊上,请派人赶紧去救他们吧!”

        那巡狩赶忙将详情报与立春魔尊,临了还恳请赶紧派人去救援。

        “尊上,我去吧。走!你前面带路,我带人和你去救他们,天蓬、柳青、陈立林,还有你们,都跟我走!”

        苏小白一听情况,知道比较紧急,就立刻和立春魔尊请示下,就喊着天蓬、柳青、陈立林,还有游宏盛他们向那个洞穴赶去。

        “王白先生,就是这里,那个洞口在那边。”

        到了出事儿的洞穴附近,那个回去报信儿的巡狩杨渠马上就和苏小白说明位置。

        “游宏盛、范衍、韩玄笙你们仨人先将他们扶到一边,集中到一起。天蓬,柳青,还有你们几个,在这儿等一下我,一会儿咱们进洞。”

        安排完毕,苏小白拿出魔芋绿萝,一个个的将那些倒地的巡狩熏了一遍,在确定了他们身上的毒素解了之后。他转身招呼着天蓬他们向那洞穴走去。

        刚到洞穴口,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腥味传出,天蓬身先士卒,大喝一声,“妖孽,休要撒野!”就冲了进去,接着,就被一股强气流冲了回来,骑到了后面的两棵大树的枝干上,并且还晕在了上面。

        “我艹!这也太干脆了吧。天蓬,你个老可爱!”苏小白忍不住吐槽道。

        “里面究竟有什么?这么难缠吗?”柳青赶忙去把天蓬托了下来,口中还嘀咕了一句。

        “给它来一下!”苏小白先示意众人把洞穴口让开,又向洞穴口对面喊了一声。

        呼呼……呼呼……

        呼呼风声起,一阵暴风冲进了那个洞穴中,而且风力不断加大、加大……

        洞穴中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响声不断。

        “停!停!别刮风了,把风停了,我、我、我出去!”

        从洞中传出一道呲溜呲呲呲的声响,紧跟着一条长约一丈三,腰身足有碗口粗的杂色花斑蛇,自那洞中爬了出来,只见它浑身沾满了碎石屑,还有很多刮痕,看来是刚刚洞中坠落的石屑掉到它身上所致。

        就见它此刻低着蛇头,做求饶状。

        “你为何要袭击我们的人?”墨月上去质问它。

        “我,我,我捍卫我的洞穴呢我。”蛇说。

        “胡说!你的洞穴。这个洞是你的洞穴吗?”苏小白立刻说道,他觉得这条蛇在说谎。

        “是我的啊。我在这里住了八年了哦。”蛇又说。

        “还不老实,你还想再尝尝刚才那风的厉害吗?”苏小白已经确信这是条说谎的蛇了。

        “我真的在这——”蛇刚说到这。

        陈立林,也就是墨月,上去就是一刀。

        拿着她那把破灵刀照着蛇的七寸位置揦了一刀,蛇立刻就迷糊了,昏昏沉沉的要沉睡。

        墨月再次过去,踩着它的七寸问道,“说实话!”

        “是、是、是,我说——”即将昏迷的蛇无力的回话,接下来,它就一五一十的把它所知道的都抛了出来。

        果然是另有隐情,原来是一头豺狼带着一个魂魄找到蛇,说是让蛇来到这里,给帮个忙,让那个魂魄附着在蛇身上,到这里等个人了却一桩前缘。蛇迫于压力,只好答应,之后,发生的事儿都知道了。

        “了却一桩前缘,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呢?”苏小白听了蛇说的话,低声琢磨道。

        “肯定耳熟的啦。那是我说的。这边是她说的!”天蓬在旁幽幽的说道,他也是刚醒就听到了苏小白的低声自语。

        “哦?怎么回事儿,你知道啊?”苏小白问天蓬,而墨月也从旁边凑了过来,想听一下。

        天蓬把墨月推到一边,就和苏小白说:“王白先生,我只和您说。”

        “好!你们都先到那边去。”苏小白答应了天蓬的请求,让其他人先到另一边去。

        “王白先生,您还记得您问我的来历吗?之前,我没告诉您,现在我就全都告诉您。”天蓬郑重的说道。

        “好!你说吧,我在听!”苏小白答应着。

        “我实际上叫猪大嘴,我的道场就在距此不远的猪嘴山,那里也叫万兽天涯。而附身此蛇的魂魄是七尾天狐,她真身有七爪七尾七脑袋,极具灵气,最初也是在我猪嘴山中待过一段时间,后来,她说她待够了,想要出去看看更大的天空、更大的地界,更大的——总之,就是要出走,我当时霸气呀,就强横的拦她,不让她出走。那时的她打不过我,就只好先待着了,不过她却一直心不死,总是惦记着离开猪嘴山,后来,还真让她得逞了,于是,再后来,就有了妖月洞主的称号。哦,对了,就是你们要去的妖月洞。就是这样的。”

        天蓬把这段他的秘辛讲了出来,心中痛快多了。

        “妖月洞主七尾天狐,好!”

        “原来如此!”

        苏小白听了天蓬的话,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