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网游竞技 - 仙界纵横使在线阅读 - 第35章 炫武之战

第35章 炫武之战

        炫武山上,因为一个人,一个功法,引来了魔域的十二魔尊与炫武山的主人谷雨魔尊的对峙。

        双方分别以谷雨魔尊和六欲魔尊为主,相持于炫武学院的山门之前的大广场上。

        鱼玄策、于侯、炫耀、炫潭、炫卿等炫武学院的院长、长老级人物数十号人在院内数万内门弟子的注目中,纷纷聚在谷雨魔尊身后,倒也是气势恢宏,与那十二魔尊的气势也是不相上下。

        “六欲,本座已经申明此次光束乃是天地异象,并非我炫武山一众,人为之事。故此,无需多言!要战便战!”谷雨魔尊浑身气势一振,作势欲动。

        “且慢!谷雨,我这些老兄弟今日到此,只为找到发出光束的源头,并无意与你炫武山为敌,还请慎重啊!”

        六欲并不想与谷雨魔尊动武,毕竟是魔域天尊的得力助手,不好得罪过深。

        毒手魔尊与那吞雷魔尊、扬天魔尊在一旁,却唯恐天下不乱,一直嚷嚷着要进炫武山搜查一番。

        可是谷雨魔尊一方却坚持不让,尤其是鱼玄策可是知道是什么情况的。所以,带着院中长老们寸步不让的抵挡着。

        魂武魔尊心中一直有些郁闷,莫名其妙的就被一道光束给毁了自己苦修的成果。本以为,体丹凝成,再经过一番猝炼就可以向魔丹靠拢,一旦成就魔丹体质,岂不是也可与那魔域天尊一较高下了,谁知就在关键时刻,就成了泡影了。

        此时,他看着炫武学院众人堵着他们不让进去查看。就有些恼火,暗中想着办法。

        他一转眼,看到了毒手魔尊,计上心头。

        “扬天,你还记得那年婆娑界面的事吗?”魂武魔尊对着扬天魔尊大声地说着,眼睛却瞅向了毒手。

        “怎会不记得呢。那场遭遇可是我魔域尽千万年来最是窝囊的事儿了。那么多的魔域好儿郎,在那旷世争斗中失去了鲜活的性命。我还记得当时天尊可是大发雷霆,对着毒手和吞雷是狠批了一顿。哎,对了,毒手不是在场嘛,让他说说当时的状况吧。”扬天魔尊没想那么多,就顺着魂武魔尊的话说了下去。

        “说个屁!你不提还罢了。你今天一说,我还真要向谷雨讨一个公道呢。哼!现在是新帐老账一起算了。”

        毒手魔尊在旁毫不客气的骂了一句,又想起了和谷雨魔尊的矛盾,心中更是气愤了。

        “怎么了?毒手,你和谷雨还有什么旧账吗?”魂武魔尊又拿言语点着毒手魔尊的心火。

        “哼!那还是在婆娑界面之时,我差点栽在他的手里,那会儿我正在配合天尊与那婆娑鬼王激战,谷雨却在旁边帮了个倒忙,他发功攻击婆娑鬼王却把我给撞到了前方,使我夹于天尊和那婆娑鬼王之间,险些丧命,要不是天尊收手的快,我毒手就……啊!我想想都气!还有如今,不明不白的光束从他的炫武山中发出,咱们要去查看查看,他竟然拦着不让进去,分明心中有鬼。不若这样,扬天,你帮我打个掩护,我想法进去查探一番,如何?”毒手脸上愤愤不平的说着往事,又想到了如今的情况,就和扬天商量道。

        扬天还没有开口,魂武和吞雷倒是先满口答应了他的请求。

        只见魂武与吞雷。各施绝技,一齐攻向了谷雨,刹那间,炫武山上空雷声阵阵,数道法雷闪电般的击向谷雨,与此同时,在谷雨的识海中,有一丝震痛渐起。

        原来是魂武的蓝魅之法通过吞雷的噬雷术,侵蚀向了谷雨的意识海中,试图将谷雨一击即中。

        却不料,谷雨也不是泛泛之辈,电光火石间,只见他,左手指上,右手按下,上画圆,下画方,之后双手交叉,口中轻喊:“破!”

        看似平平无奇的招式,却将魂武与扬天的合击给轻松破掉了。

        他不由得轻笑一声,“呵呵呵……两位,太高看我了吧,还要共同出手呀!谷雨领教了!”

        而魂武却浑然不在意谷雨的反应,只是看了看毒手消失的方向。嘴角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毒手魔尊一手隐匿的偷袭功夫果然厉害,在魂武和扬天的掩护下,他成功的进入到了炫武学院的内院。

        他仔细地一番查找,却并无收获,就想到,反正已经进到这里了,索性不如到炫武学院的各个山头查看查看,说不定有些收获呢?

        于是,毒手魔尊就再次隐匿起来,一个一个山头的查寻着,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的让他误打误撞的在大驾山的那个林子中,发现了一些端倪。

        他见那方林木和周边山石块上,有特别多的光束冲击的痕迹,特别明显。地面上竟然有一个隐隐约约的盘坐着的年轻身影的印记,赫然是浑身散着光芒的影子,向四周发散。

        他心中想到,“这难道就是那些可怕光束的来源吗?”

        想到此,也不耽搁,身形一散,转瞬间,出现在了炫武学院山门前的广场上。

        “谷雨,我已查到光源所在,你就不要拦挡了,我们这就去那里再查探一番,挡者死!”毒手有了底气,恶狠狠的对着炫武学院众人发话道。

        六欲已听了毒手的传音,知晓了光源的位置,就也比较疑惑谷雨为何要瞒着。所以就默认了毒手的话,他也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鱼玄策、于侯,大敌当前,你们要摒弃前嫌,保护好炫武学院,本座自然不会亏了你们的。”

        谷雨魔尊知道这两位都是不亚于自己的存在,尤其是这么多年和鱼玄策的相处,知道他的鱼跃魔索,神出鬼没,就连自己也没把握胜他,甚至于如果不是自己侥幸用了点巧劲,估计那次的较量已经输了,怎么会是平局呢。

        至于说,于侯,那就不用多说了,数十年前就把鱼玄策打伤了,自然是有其高超的一面。

        两人一听也是客气的答道:“敢不效命!”

        然后,就面向六欲等人做好了迎敌的驾势!

        炫耀和炫潭、炫卿等人也是浑身一凛,抖擞精神,开始应对诸位魔尊的怒火。

        只见,十二位魔尊缓缓升空,分成了三拨:

        一拨两人毒手和扬天又攻向了谷雨,声势比之刚刚又是大了很多;

        另一拨五人由六欲率领绕过鱼玄策等人,冲向炫武山内侧,向大驾山方向掠去;

        再一拨五人分别对上了鱼玄策、于侯、炫耀、炫潭、炫卿等人。

        谷雨魔尊见有五人直奔大驾山而去,心中不由得有些着急,生怕那几人寻到苏小白他们,自己就少了场大机缘,而且还把这些老家伙给得罪了。

        于是,他连忙给炫耀使了个眼色,让他赶紧抽身赶回大驾山。

        炫耀虽然点头了。却一时半会儿脱不了身。

        由于,外来的十二魔尊分出了五人去了大驾山方向,此处的战斗呈现了势均力敌的情况。

        其实,于侯也很担心苏小白他们的安危,尤其是于松也在,所以他和鱼玄策、炫耀、炫潭、炫卿交换了意见,决定由鱼玄策、炫潭、炫卿拖住吞雷五人,由他和炫耀及时向大驾山赶去。

        【叮!纵横使系统启动中……】

        【叮!系统警示:有危险即将降临,请宿主尽快躲避!】

        【叮!系统建议宿主躲入所在后山】

        【叮!系统关闭中……】

        “危险?躲后山?后山在哪里?”苏小白听到系统的提示,疑惑到。

        “什么?王白先生,你是在说后山?”

        柳无邪听苏小白说道后山两字,就诧异的问道。他最近经常和苏小白聊天,被他的学识和见识所折服,就一直称他为王白先生。

        “是啊!柳庄主,您知道大驾山这个后山是指的那个地方吗?”苏小白问柳无邪。

        “当然!就在你练功那个林子的旁侧崖内,不过,那地方,却从无人去过,听说其中,险境丛生,王白先生难道你要去哪里吗?”

        “柳庄主,您多虑了,我就是好奇,随口说了一句。不过,我想去那边看一看。你们一块去吧。”

        和柳无邪说完话,又分别和杨冕、墨月说了一下,打算让她们劝说其他人一起去那后山躲一躲。

        最终,在杨冕和墨月的劝说下,柳无邪和柳青以及其他几位,答应了一起去那后山走一趟。

        当他们一行出了山洞,向那片林子走去之时,六欲一行,已经在林子附近搜索着了,除了毒手之前说的情况,没有发现其它异常,正欲到其它地方找一找呢。就见一群人从附近一个山洞中出来,不禁一愣。

        随后,其中一位魔尊就瞪大了眼睛,“好漂亮的女子呀!”

        就见他立刻冲了过去。

        向着杨冕和柳青他们冲了过来,杨冕见状下意识地拿出扇子一扇,那位魔尊就从哪来又回哪去了。

        这一下不经意间的变故,让双方都是意想不到。

        柳无邪见来的净是一些陌生的人,就过去质问道:“尔等何人,为何闯我大驾山禁地,并且一来就袭击我们!”

        红萝魔尊见自己的偷袭竟然被那位靓丽的姑娘一扇就给化解了,不由得一声冷笑,再次运功向这边打开打来。

        柳无邪见此情况,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一手雷火诀甩出,与那红萝魔尊发出的红萝灭世掌强烈的碰撞到一起,两者都是刚性的功夫,雷火灼烧冲天而起,烟雾缭绕传出了数百米远。

        正往这边赶的于侯和炫耀,俱是心中大急,加快了脚步,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当他们来到之时,林子已经只剩了若干个弟子,却不见了柳无邪、柳青、墨月和于松、墨月的家人等,

        这让两人很是紧张,却也没有办法。因为再往前就是后山了,那可是整个魔域的禁地之一,他们是绝对不能进入的。

        就这样,两人救治了炫耀的几位弟子后,就在周围找了起来。

        而此时的炫武学院山门口,还在进行着大战,双方进入了胶着状态。互有胜负,却各自都没有必胜的优势,于是,出现了个特殊现象。双方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却都不上前进攻了。

        又出现了短暂的相持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