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网游竞技 - 仙界纵横使在线阅读 - 第31章 寻找于侯

第31章 寻找于侯

        于侯的传奇在牛三爷的口中,就成了神话了。

        只见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把近百年中这方圆千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安到于侯的身上了,不是他做的,就是他让其门下人做的,要不就是杂院中的人受其影响做下的。

        苏小白知道自己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想早早的结束与牛三爷的谈话,可牛三爷却刹不住车似的大嘴不停地唠叨着。

        “汪汪汪,汪!汪!”

        正当牛三爷打开了话匣子,唠的无边无际的时候,一阵尖锐的狗叫声打破了周围的气氛。

        牛三爷总算停了下来。

        苏小白终于松了口气。

        杨冕和墨月这才从旁边走了过来,“豆豆,你叫什么?”

        杨冕看着帅狗问道。

        “汪!汪!”两声,帅狗就向炫武杂院大门口跑去。

        “哎、哎,你们看,那只小狗向我们跑来了。”刚准备出门的一位身着深红色软绸袍的中年男子,瞧见了帅狗直冲他跑来,大声地喊了声同伴。

        “嗨哟,朱良安,一只小狗而已,看把你给吓的!”

        旁边一个里穿蓝毛衣外套花衫,下穿蓝裤的少年人,约十六七岁的模样,一脸不屑的瞧着那中年男子玩世不恭的说道。

        “朱彪,你这个臭小子,竟然这样说你老子!”

        那中年男子朱良安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儿子,恨不得一巴掌拍醒他。可惜不能那样做。因为家里那位悍妻是个宠子狂魔,稍有不是,就会被她骂的狗血喷头的。

        帅狗跑到朱彪跟前,不停的嗅着他,似乎他的身上有什么可口的食物一般。

        “哎哎哎,你这小狗干嘛缠着我呢。快走开,走开……”

        朱彪双手不停的挥舞着,试图将帅狗吓走,可帅狗不是一般的狗,它是有思想的,所以,就继续缠着他不放。

        【叮!比你知道多一点纵横使系统启动中……】

        【叮!系统临时通知:宿主的目标已经有头绪,帅狗找到了线索。】

        【叮!系统即将升级。升级完毕会自动关闭。所有任务奖励推迟延后。】

        【叮!系统升级中……】

        正在思虑对策的苏小白闻听系统的提示,才发现帅狗正在纠缠一个年轻人,就走过去拦下了帅狗,给那年轻人道了声歉。并问了他的名讳,转身回到杨冕和墨月的身旁,说了句话,就又折回到牛三爷身旁,“牛三爷,你们这马车可否让我们再搭乘一趟啊?”

        “当然!咱们也算老相识了,你们就上来吧。”牛三爷颇为大气的答道。

        这回程车虽然是空车,不过都是下坡路,反而走的更慢了。

        这一路上,有说有笑的,热闹非常,就连结巴的牛喜,也被墨月逗得直乐,时不时的冒出一句顺溜的话,确是朴实的紧。

        时光飞逝,转眼就来到了炫武山下的炫牛山庄了。牛三爷邀请苏小白他们到他家做客,苏小白给婉拒了,因为他还有要事要办。

        在与牛三爷他们分别后,苏小白、杨冕、墨月和帅狗,就迅速向炫牛山庄偷摸进去。

        不久之后,在山庄内一奢华的房屋内,他们看到了在炫武杂院门口遇到的那一对父子。

        “朱良安!你为何把我囚禁到此地?”朱彪盯着自己的父亲,不满的喊道。

        “朱彪!不是为父的狠心,实在是你这臭小子太不争气了,再加上你那糊涂透顶的母亲。不这样,不足以让你成人!”

        朱良安是下了狠心,要把朱彪给关一段时间,好好磨磨他的性子,不然,这个孩子就废了!

        “先生大可不必如此,不妨将令公子交与在下,三个月后还你一个知大局、识大体的好儿郎!”苏小白突然在门口对朱良安开口说道。

        “你们是如何跟到这里的?你说这些话,你觉得我会信么?”朱良安看着苏小白和杨冕、墨月三人寒声说道。

        “不然,您还有更好的办法吗?不若让小生试上一试,既便届时没有什么效果,您和您的公子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的,难道不是吗?”

        苏小白试着和朱良安协商着,而朱彪是没有插话的份的(因为他的嘴已经被杨冕用棉布塞住了,出不了声)。

        “好吧。那就把他嘴中的布拿出来吧,我答应你!不过,你们不得伤害他,否则……”

        朱良安其实已经知道,朱彪被控制起来了,不过他不担心,因为他感知到这些人没有恶意。所以他才没有一丝动手的打算!

        “我答应你!绝对保证他的安全,三个月,定会让他有一番脱胎换骨的改变。”苏小白心里有数,知道该怎么做。

        “你为何不问我为什么呢?”

        朱良安看着苏小白的精神状态,貌似很有自信。当下心中也是一松。

        “先生不是一般人,定是有您自己的一番计较,才会如此的。”

        苏小白颇为轻松的回答道。

        “呵呵呵……你这位书生倒有十分胆气,挺对我的脾气,这样吧,只要你能将吾儿在三月内大变样,我送你一段福缘,如何?”

        朱良安看着苏小白,心中五味杂陈,若是吾儿如此儿,夫复何求。

        “那么小生在此先行谢过了!”

        苏小白听朱良安如此说道,知道是他再与自己示好,就欣然答谢了。

        “那我就先行一步,这边就交给你了,房子中的一应设施随意使用,三个月只要能把那个逆子,教导成型。我定会有大礼相送。告辞!我相信我的感知不会错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朱良安话一说完,身影一晃,遁地而走!

        “哇!好俊的身手啊,漂亮!帅气!”

        墨月在旁边见朱良安离开的潇洒随意,不由地一阵羡慕。

        “小月啊,你也不用羡慕他,过一段你也能学会的。”

        苏小白眼睛盯着刚刚朱良安离开的空地,悠悠的说道。

        “王白大哥,您话中的意思是?难道他……”

        墨月一听苏小白话中有话,话说半截就突然明白了过来,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豆豆,这一回,你立了大功了,我要奖励你,你想要什么?”

        苏小白走到帅狗身边,夸了它。

        “汪汪汪,汪!”

        帅狗摇了摇头,并不要什么奖励,而是拿脑袋蹭着苏小白,在和他撒着娇。

        “哦,豆豆是想要修仙法术了,好,如果有更适合你的法术,我王白一定给你拿到,让你也帅气冲天。”

        苏小白也明白了帅狗的想法,就哄着它说道。

        “汪!汪!汪!”帅狗欢快的叫着去找杨冕和墨月玩耍去了。

        “小子,你赶快把你朱大爷放开,不然的话,哼哼!……”朱彪那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死死地瞪着苏小白。

        “朱彪,是吧?我叫王白,你可以叫我小白,也可以叫我先生。也可以什么都不叫。但是,我希望我接下来说的话,你要一字不落的记下来,因为那将是你今后三个月的座右铭!开始吧……”

        苏小白像灌肠一般,把当初训练十二字诀特击队时的纪律标准向朱彪叙述了一遍。

        然后就开始提问朱彪,但凡有一条未答对,就用相应的措施来小施惩戒。方法众多如:打手掌的戒尺、脚踹臀部、跪搓衣板等等……凡是苏小白能想到的不伤及根本的,都在他脑子里存着,怎么用就看朱彪的表现和他的心情咯。

        如此,在一个月的加强训练中,朱大少爷就变成了一个彬彬有礼的少年郎,竟然还增添了一份奇特的成熟魅力。这都是拜苏小白所赐啊,他也没想到,原本计划三个月的,结果,一个月竟然就让朱彪脱胎换骨变了个人似的。

        可以见那位朱良安了。

        “哟呵!这小子大变样啊!”杨冕一进门,就看到了装扮一新的朱彪,不由地感叹了一句。

        “杨姐姐好!小月姑娘好!小生这厢有礼了!”

        朱彪一见到杨冕和墨月,感觉比当初见到父亲朱良安都亲多了。这一个多月中,这俩人可没少为他向苏小白求情,虽然没起作用吧,比竟——是吧?

        “哈哈哈……笑死我了。行了!你小子,就别装文雅了,不符合你的个性哦!”

        杨冕看着朱彪这小子装腔作势的问候着自己和墨月,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就是!朱彪,你还是油腔滑调点,才正常!”墨月毫不留情的揭露着朱彪!

        “嘿嘿嘿……造我者,父母也;使我涅槃重生者,苏先生也;知我懂我者,杨姐姐和墨月是也。嘿嘿嘿……”

        朱彪恢复了本性,果然是油腔滑调的很,不过却说的让人听起来很舒服。这就是苏小白他们调教的功劳了。

        “行了!彪子,别贫了,你看,帅狗都嫌弃你了啊。”苏小白在旁边揶揄着朱彪。

        “哎哎哎,苏先生,说好的不再叫我彪子了,您怎么又违规了?是不是可以……嘿嘿嘿……”

        朱彪做了打屁股的手势,对着苏小白手舞足蹈着。

        “是个屁!快点收拾东西,我要带你去炫武杂院一趟。”

        苏小白不容他在“无礼”下去了。就佯装大火恶狠狠地说道。

        “呵呵呵……好嘞,彪子马上去收拾。哎!我怎么又忘了,自己还自称上了,确实欠打呀!”

        朱彪痛快的说着,一想不对劲,就抬手想掌一嘴,终是舍不得,悄悄地放下了。

        苏小白也是看得一乐,没想到把这顽劣小子练成了个活宝了,不知道那位满意不满意呢?

        “呵呵呵……满意!满意!哎呀,苏先生啊,您是个大才呀,这一个月功夫,将我十几年做不到的事儿给理得透透彻彻的,我于侯委实佩服您啊!”

        朱良安看着站在苏小白旁边的有礼有节的朱彪,刚刚的两声父亲听的他发自内心的舒爽啊!

        “嗯?朱先生,您方才说您是于侯?”苏小白“不解”的问朱良安。

        “哦!哈哈哈……,苏先生,我也不瞒您了,我就是数十年前炫武学院宏岐山的于侯,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

        于侯再次向苏小白说明了一番,这个儿子朱彪是他心中的一个瘤子般的,竟然被苏小白一个月内给调教的这么处事得体。不简单啊!

        “果真如此!您要是于侯长老,那就太好了,我这位小妹一直想要拜入炫武学院,却苦于无门,今幸得遇到长老,还请您不吝赐教!”

        苏小白见于侯自己道明了身份,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直接说明了墨月要拜师的事项,看看于侯是什么想法。

        “是她吗?”

        于侯看了一眼墨月,又看了一眼杨冕,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了墨月身上,一边打量一边确认道。

        “是她!还请于长老多多费心!”苏小白不给于侯拒绝的机会。

        “哈哈哈……,好!这个弟子,我收了!还真是个好苗子呀!苏先生,放心吧。不过,我有个小小的条件,你可要答应哦!”

        “没问题!但请说来。”

        “于松,过来,还不见过师父!”

        朱彪一听此话,欣然上前向苏小白低头一拜:“师父,徒儿有礼了!”

        “呵呵呵……这,就勉为其难咯……”苏小白又逗了一下朱彪,也就是于松。

        “哈哈哈……”于侯哈哈一笑,算是皆大欢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