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网游竞技 - 仙界纵横使在线阅读 - 第27章 魔尊照打不误

第27章 魔尊照打不误

        见魂旦这个小魔头这么不经打,苏小白也是真的很无语。他把那小魔头先扔在一旁,想要察看一下墨月的父母的情况。

        【叮!比你知道多一点纵横使系统启动中……】

        【叮!系统临时提示宿主,将有一大敌来临,请宿主慎重对待,莫要逞强,打不过就要跑哦。】

        【叮!系统友情提示宿主,若是宿主真的躲不过,且与那大敌对上了,只要宿主能够全身而退,将会有惊喜送与宿主。】

        【叮!系统祝宿主开创奇迹,系统即将关闭,宿主保重!】

        【叮!系统关闭中……】

        就在此时,千钧一发之际,苏小白的脑海中,叮叮声又响起,那顽皮的系统又给苏小白来了一波忠告和鼓励,虽然感觉有点矛盾,但是却是风险与机遇并存。

        他察看了一下墨月的父母的情况,很不幸,他们已经离世了。

        墨月在一旁哭的梨花带雨的伤心欲绝。

        杨冕陪着她,竟也是眼中含泪,看来是触景生情了吧。

        相处这一段时间了,他只见到杨冕整日里都是乐呵呵的,挺坚强的一个人,今天见到墨月的情况就也伤感了。是不是想起了家人呢?

        其实,苏小白也是有点伤怀的,毕竟无缘无故的就丧失了那么多的鲜活性命。

        他也有些想念那个世界的亲人们了,还有些想念王屋山上的师友们了。

        ………

        与此同时,盖得堡中的一处深宅大院里,正在练习自己的魂武双修大法的魂武魔尊心中突然一凛,感到心口一疼,预感到有不好之事发生,就断然停止了修炼。

        “魂求,外面怎么回事儿?吵吵嚷嚷的,在干什么?”

        魂武魔尊向房外喝道。

        “禀魔尊,有探子回报,说是少主在墨迹城出事了。”

        一个声如洪钟的声音传了进来。

        “怎么回事儿?详细禀来。”

        魂武魔尊昂首问道。

        “少主本是奉魔尊之命去少梁城炫武学院去了,不知怎么的中途却被魂不吝鼓动去了墨迹城,并且把那墨迹城屠了个干干净净,在魂不吝的教唆下,还把墨迹城主夫妇的尸首挂在了城门楼上,结果被赶回去的墨迹公主墨月的同伴给打杀了,魂不吝当场死亡,少主昏迷不醒。正被对方押着在那城中呢。”

        魂求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魂武魔尊报了个清清楚楚。

        “什么?魂不吝死了,旦儿也被他们捉了?”

        魂武魔尊一听,大惊失色的问道。

        “是的,魔尊,是少主的贴身书童跑回来亲口说的。”

        魂求再次确认道。

        “他人呢?叫他过来。本尊亲自查问他。”

        魂武魔尊还是不敢置信会发生这样的事。

        “魔、魔、魔尊主上,小的确是亲眼目睹了魂不吝大人被一把扇子给扇到城楼内下方,扎进兵车上的尖刃,直接死了。少主被扇子扇到了城门外侧地上,被一白衣男子给擒住了。当时,正好少主让我去墨迹城中为他取个物件,刚折回没多远,就见到了那一幕。少主现在还在他们手里,主上赶紧去救少主吧。”

        贴身书童讲述了墨迹城中发生的事情,他现今还是头蒙蒙的呢。

        魂武魔尊知道了前因后果后,一肚子气没出发,就更是气上加气,只见他手指轻轻一动,一束蓝光瞬间穿透了贴身书童的身体,呲的一声,那贴身书童化为了虚无,就好似不曾存在过一般。

        “没用的东西,要你有何用!”

        魂武魔尊盛怒之中骂了一句,转身化为一团蓝色光影疾速赶往墨迹城而去。

        墨迹城中,墨月正在满城寻找尚还存活的族人,各个角落寻了一个遍,原本一个万人的城池,竟然存活不到百人,还多是一些老弱病残,惨况发生时他们侥幸的躲过了这场劫难。

        墨月在一个大石后面的小洞穴中见到了一个中年男子,他藏在洞穴中躲过了一劫,听到苏小白他们过来的脚步声,他还特别紧张,待见到墨月,仔细一辨认,才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问了声:“你,你,你是月儿公主?”

        “是我呀,元伯,您老人家还活着呀?月儿还以为您也……,月儿以为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呢。呜呜呜……”

        墨月一看是她家的老家人元伯,心中一喜,扑上前去哽咽着说道。

        苏小白发现那元伯居然少了一只左臂,右腿还有点瘸,一张方脸上还有些刮痕,这也太……这是天残地缺呀。

        “月儿公主,元伯是侥幸躲过了一劫呀,那些该天杀的恶人,他们竟然把我们墨迹城的族人们杀了干干净净,他们一定会遭报应的!”

        “元伯,就是他带人杀的我们族人,他是魂武魔尊的儿子,年纪虽不大,心性却恶劣,在那盖得堡就要轻薄月儿,是这两位哥哥姐姐救了月儿,不然,月儿也要遭他毒手了。”

        墨月手指着被苏小白放在地上的还在昏迷的魂旦,气愤的说道。

        “什么?就是这个天杀的坏人,我打死他!”

        说着话,元伯就抬起他那残余的手伸向昏迷的魂旦,欲要动手打他一番。被墨月给拦住了。

        “月儿,你为何拦我?”

        元伯不解,为何墨月要拦他。

        “元伯,现在还不能打死他,我们还要用他来对付那魂武魔尊的。”

        苏小白上去和元伯解释道。

        “是啊,元伯,他是那魂武魔尊的儿子,那魂武魔尊定然会赶来救他的,我们正好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为墨迹城报仇呀。”

        杨冕也在一旁说道。

        墨月也冲元伯点了点头,元伯这才放下那之因愤怒颤抖着的手臂,不甘的叹了口气,“唉!……”

        “不好!杨冕,你快向右躲开!”

        正在和帅狗谈着什么的苏小白,灵识突感一丝不对,大声提醒杨冕。

        说时迟,那时快。反应过来的杨冕向右一个筋斗,堪堪躲过了一道蓝光的突袭。

        芳魂未定,就见又一道蓝光袭来,比之前的那束更加强烈迅猛,想是发出之源离得更近了。

        不过,一把小折扇的出现,瞬间使那蓝光转了个头,折回来时的方向去了。

        就见百米之外冲天而起一道光柱,飞升而去。

        紧接着,一团蓝影向杨冕这方卷来,到得近前,盘旋在空中停住不动了。

        “哼!你个小女娃,倒是有些道道嘞。竟能将本尊的蓝魅之光挡住,不简单。不过,既便是这样,你们也不能逃脱本尊的法网!”

        蓝影开口说话了,赫然是那魂武魔尊到了。他悬在空中,俯视着众人,如苍天观蝼蚁一般,心存生杀予夺之念。

        “魂武魔尊,墨迹城的事情要和你算上一算,喏,这就是你的儿子吧?他屠了人家一城,还把人城主夫妇吊在城楼门上经受风吹日晒雨淋,手段极其残忍,百死不赎其罪。儿不教父之过,你总要有所表示的吧?”

        苏小白望着魂武魔尊那模糊的看不清表情的脸,愤然说道。

        “你是何人,胆敢与本尊如此说话,是嫌命太长了嘛。”

        魂武魔尊见对面那个书生模样的男子,竟然质问于他,不由地肝火大动,就想要动手,不过,还是强压住了内心中的火气。因为他有所顾虑,在那书生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你究竟是何人,缘何到我魂武魔域,来此做甚?”

        魂武魔尊又试图问出苏小白的来历,再决定下一步动作。

        “我是何人重要吗?难不成我说了我是谁,你还会自刎以谢圣尊吗?”

        苏小白拿言语激着魂武魔尊,想让他方寸大乱,才有可乘之机。

        “圣尊?你说圣尊?哪个圣尊,难道是他,二千万年前的他吗?”

        魂武魔尊听到苏小白口中提到了圣尊二字,就开始脑补起来。

        “圣尊的事情,凭你,也配问!”

        苏小白继续拨乱魂武魔尊的心弦,要引起他的愤怒。

        小白兵法曰:愤而生怒,怒而不择,不择则慌乱,有机可乘也。

        “大胆小子,你竟如此蔑视本尊,不给你点手段,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说着话,魂武魔尊拿出了一个鱼碟般的物件,正是他的魂武魔碟——蓝光的发源地。

        魔碟出,万里蓝,蓝光摧人残;魔碟到,万里蓝,蓝光要人胆。一首蓝光曲,魂武魔尊笛。

        只见那魂武魔尊口含魔碟一头,轻微一动,一束直径约二十公分的蓝光柱激射而出,奔向苏小白。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苏小白却立于原地,纹丝不动。但他身上一道暗影飘出,迎着那道蓝光柱而去,两相碰撞,竟然互相呈现胶着状态,势均力敌,顷刻间俱都消散去。

        “果然如此,你竟学会了他的功法,看来,今日本尊不出大招是奈何不了你了!”

        话刚说完,就见魂武魔尊身影一晃,蓝色光团凝成了一个翩翩起舞的巨型蝴蝶,两双翅膀上尽是一些三角孔,还喷燃着蓝色火焰,伴随着高温,万里之内皆蓝光。

        看着魂武魔尊的变化,苏小白口中嘀咕了一句:“原来是一只死蝴蝶。”

        “嗯?你小子说什么??”

        魂武魔尊听到苏小白的话,差点没背过气去,怒气冲冲的质问。

        “动手吧,别光说不练啊?”

        “你娘的!”

        魂武魔尊彻底被激怒了,一边口吐芬芳,一边运功发出了数十道巨大蓝光柱,这次的光柱与之前的可不一样,是带高温火焰的,冲击力还极强。

        “魔魇万里!!!”

        苏小白见状不敢大意,也是使出了全力,将唯一的对敌招式发挥到极致。

        只见上万个暗影自他身体疾速浮出,瞬时覆盖了魂武魔域,使得整个魔域陷入了黑暗当中,伴随着极度的阴冷之气,冻结了所覆区域的一切生机。就连那大蝴蝶魂武魔尊和他的蓝焰光柱也冻结在了原地,倒是挺好看的。

        “这就是魔魇万里第二层的威力吗?我艹,这也太变态了吧。不过,本小白喜欢!嘿嘿嘿…”

        不过,这怎么收场呢?苏小白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