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网游竞技 - 仙界纵横使在线阅读 - 第26章 我爹是魂武魔尊

第26章 我爹是魂武魔尊

        看着那高耸入云的魔界标志牌,苏小白感慨了一番,芭蕉扇真牛皮,一扇扇通了通往魔界的路。

        “杨冕!求收留!求照顾……”

        苏小白猛得对着杨冕一阵软脚虾式的展示输出。

        “送你一个字gun滚!让你恶心我。”

        杨冕说着话,还拿脚作势要踢他。

        “汪!汪汪!”

        他俩在笑闹的时候,帅狗忍不住秀了一下自己的犬语。

        “呵呵呵…帅狗,你怕不怕,这可是魔界啊!”

        苏小白拿话逗帅狗。

        “主人别逗我,我跟着主人,什么都不怕!”

        帅狗口吐人言与苏小白交流着。

        “呵!你这小子,呃,不对,应该是你这小狗,竟然把人言说的这么溜。好样的!不愧是我苏小白的狗。”

        苏小白看着帅狗的一步步变化,心中也是超级高兴,忍不住自我傲骄了一把。

        进了那个界牌后的广袤空间,倒也是有着高悬朗月照着此方空间,想是与那仙界中的凡间并无多大差别,并不因为是魔界,就要黑暗无边的了。

        漫无目的的随意走着,帅狗能吐人言,三者倒也一路走着不算无趣。

        一路上,苏小白好奇的问着杨冕修炼素女扇法诀的感受;又好奇的问帅狗修炼狗狗修仙秘法的感受;又闲不住的说着自己修炼魔影神功的感受。

        自从被动习得魔影神功以来,苏小白好像不仅是容貌变了些,嘴好像也变得更碎了些。

        距离魔界标志牌大约五百余里的地方,有一处中型城堡,在一座半山腰上,依山而建,山泉绕城而过,周遭一片茂盛的山林,郁郁葱葱,围得整个城堡充满了神秘感。

        “盖得堡?这名字,有些意思。在这山中起了这么个造型如此邪魅的建筑,不知是何人有如此雅兴?”

        苏小白看到那造型如那个世界的欧式风格的城堡,心中充满了疑惑,难不成这方世界也有洋鬼子的吗?

        “讶!!少主!你不能这样,我年纪还小,还不能……”

        在苏小白和杨冕正仔细地观察着盖得堡之时,一声惊叫从城堡的大门中传了出来。紧跟着大门很快被推开了,从中跑出一个披头散发的红裙女子,迅速地躲在了他们身后,浑身颤抖着紧张地望着城堡的大门,生怕里面会冲出什么可怕的东西来。

        “墨月,你竟敢违抗本少主的均令,如若不是父尊对本少主禁足,看本少主不让你好看!”

        一个稚嫩恶厉的男声从城堡中传出,却不见其身影出来。看来正如他所说,无法出得城堡外。

        良久,似有一阵嘈杂的声音传出,接着,脚步声渐远,直至无声响。

        “别怕,姑娘,他好像离开了。”

        杨冕用手揽着那个红裙女子,感受到她的身子还在抖动,该是还未从方才的恐惧中出来。轻轻地安慰着她。

        在杨冕的照顾下,那红裙女子逐渐情绪平静了下来,杨冕帮她理了理散开的一头乌黑秀发,拢起后把那张近乎狐媚的妖娆面容露了出来,好看的就连杨冕都不由暗叹:“好精致的面容啊。”

        更不用说苏小白了,惊的他眼大如铜铃、口张如塞鸡蛋一般。虽然他的那张小魔脸也不差,但是男人不是最爱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吗?

        “杨冕,问问她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那么惊慌失措的城堡中跑出来,追她的是什么人?”

        苏小白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轻轻地对杨冕说道。

        杨冕看了看那女子,柔声问道:“小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

        “谢谢姐姐助我,我叫墨月,现今十三岁,是距此二千里的墨迹城墨都的女儿,自八岁起就被父亲送到此地充当了魂武魔域的质女。听父亲讲,自从二千万年前魔界的魔圣,被西域来的一个西洋邪魔,叫作什么魔域天尊的人趁火打劫赶走之后,这个魔界就被改成了魔域。原魔界内,除了少数的几位原魔界长老联合起来勉强保留了几块小魔界外,余下的俱都被魔域天尊抢占完了。而这一处方圆万里之界,就是一个原魔界长老魂武的地界,自从他投靠了魔域天尊后,就改了个名字,叫魂武魔尊,刚才的那个声音,就是其子魂旦发出的,他一直欲要轻薄与我,只是因为其父对他要求甚严,故此,一直未能让他得逞,今日,我因为要为魔尊夫人准备药膳,一时不察,被他钻了漏,把我迷晕了,着人将我换了这身红裙,欲行那不轨之事,幸好魔圣佑我,在他就要下手之时,我醒了,如此才得以侥幸逃脱。这位姐姐,事情就是这样子的。哦,对了,你们是如何到得此处的呀?”

        红裙女子简单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并顺便问了杨冕,他们的来历。

        “我们呀?也是阴差阳错,从仙界的螟蛉山中,打开了一个光柱通道,从中就来到了这方地界。”

        苏小白在旁边接口解释道。

        “啊!你们是从螟蛉山来的?那你们可曾遇到魔圣他老人家?”

        墨月听到苏小白说到螟蛉山,立刻惊喜的问道。

        “哦?你也知道螟蛉山哪。”

        苏小白很是诧异的问道。

        “那是当然,螟蛉山,可是我魔界一族的圣山,自从那西域魔头掌控魔界后,就使用大法力想要抹除我魔界一族记忆深处的魔圣大人。但是,就是有螟蛉山的存在,方使得那西域魔头千万年来并未得逞。您说,这螟蛉山,与我魔界一族有多重要,我岂能不知。不过,由于五元仙界的大法则所限,魔界之生灵皆不得越界而出,故此,我并未去过那螟蛉山。对了,您是否在那里见到魔圣大人呢?”

        墨月颇为激动的说着她听到的关于螟蛉山的传说。

        “倒是遇到一位自称“本圣”的黑影,不知道它的具体来历,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魔圣。”

        苏小白将黑影说了出来,却并没有说传功的事情。这种事儿没必要满大街去说的。

        “哦,是吗?”

        墨月那张狐媚的妖容上有些失落,就像是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墨月,你很在意那魔圣的事情啊!”

        杨冕在旁边看着墨月的表情变化,就问了墨月一声。

        “这位姐姐——”

        “我叫杨冕。”

        “嗯!杨冕姐姐,您不知道,魔圣对我们魔界一族多么重要,相当初,他老人家在魔界的时候,处事公平,待我族……”

        墨月的话匣子被打开了,在那里把魔圣的生平讲的是英明神武,一代天骄的模样。

        “汪!汪!”

        好久没反应的帅狗突然叫了两声,就看着那城堡门口,一动不动的。

        “怎么了?帅狗……”

        苏小白听到帅狗叫了两声警告语,就随口问道。

        “苏小白,你看那门口有团蓝色影像,立在那里不动。不知道是什么。”

        杨冕略显不解的问苏小白。

        “姐姐,那就是魂武魔尊,这方万里小世界的主人。”

        墨月在她身旁小声说道。

        杨冕一听是魂武魔尊,手里的折扇紧握了一下。

        苏小白急忙用手拦住了她,轻声说道,“看看再说。”

        那团蓝色影子倒也没有动手,只是用那双模糊的大饼似的眼睛看了这方一眼,就发散而去,没有留下一丝痕迹,顺便还把城堡的大门给紧闭住了。

        只是在众人的脑海中一道声音响起,“你们走吧,本尊不追究你们了。但是也不希望你们在此逗留过久,请速速远离我魂武魔域。”

        这道声响直抵苏小白他们的灵魂深处,震荡不已,甚是难受,不过却没受什么伤害。看来,这只是它的一声警告啊。

        声消功散,几人一狗,俱都恢复了清醒,知道此处不是久留之地,就匆匆的离开,向别处走去。

        在墨月的建议下,苏小白和杨冕决定随她去墨迹城看看。

        随着墨月的引导,一路倒是没走什么弯路,直奔墨迹城而去,就是苏小白和杨冕沿途所见俱是大大小小的西式城堡,仿若是到了那个世界的欧若拉洲一般,洋气十足。

        这当然是因那个魔域天尊的缘故了。

        “墨迹城快到了,前方再行十来里就可以进城了,我已经五年没有回来了,现在总算又能看父亲、母亲,还有众多的族人们了。墨迹城,我墨月终于回来了!……”

        即将进入墨迹城,墨月的心情显得特别激动,还有些忐忑,好久没见墨迹城中的人了,她对墨迹城的印象还是停留在八岁前的记忆。

        “不对呀,怎么有种奇怪的味道传来,好像还有股杀戮的气息。不好!墨迹城是不是遇到什么变故了?”

        苏小白突然感到不对劲,从墨迹城的方向传过来谈谈的血气,虽然特别不明显,不过自从苏小白修炼了魔影神功后,各种知觉得到大幅提升。

        “不会吧?”杨冕没有感到什么不对,就不解的反问道。

        “赶紧过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儿?”苏小白又说道,他已确信墨迹城肯定是出现变故了。

        当他们一行,加快了速度,到得墨迹城门口时,都是惊讶无比。

        尤其是墨月看到城门楼上的两具悬挂的尸体时,急奔上前嚎啕大哭,跳跃着欲要取下那两具尸体。却被城楼上一道蓝色光束迅速击来,眼看就要被击中,却见杨冕身影一晃挡在了墨月的前方,芭蕉扇瞬间便将那束蓝光扇的无影无踪,连带着发出光束的人也是一声大叫从城楼上跌了下来。

        “原来是你!你个小魔头,还我父母命来,我要你偿命!……”

        只见墨月一看到那城楼上掉下的那人,立刻狠声的冲了过去。

        没等她靠近,苏小白已经上去制住了那个小魔头。才使了点手段,那小魔头就疼得哇哇大叫。

        “你不能奈何我,我爹是魂武魔尊!”既便是疼得厉害,那小魔头不但不低头,反而更是有恃无恐。

        “哟呵…,还挺硬气,不过在我苏小白手中,看你还能硬气多久。”说着话,又使了点手段。

        “啊!!!……”

        魂武魔尊的儿子魂旦彻底昏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