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网游竞技 - 仙界纵横使在线阅读 - 第20章 谈判之王者之争

第20章 谈判之王者之争

        当苏小白向呼韩邪逐步靠近时,匈国方面都有些不知所措,脱里不花不好再说什么,就示意綦里不花。

        綦里不花见机的也快,上前与苏小白招呼道,“特使大人,这是意欲何为?”

        “哦,这位使者看起来有些面熟,本特使就感觉很是好奇,想过来看仔细点,失礼了,失礼了。灯笼镇的那位,难道如此相像吗?”

        苏小白说着话,还有意向呼韩邪暗示了一下。

        呼韩邪本来见到苏小白向自己这方走来,很是不解。待听到“灯笼镇”三字,顿时心中一惊,暗忖道:“此人怎会如此说?难道他真的与那个小道士有什么联系吗?”

        苏小白过来骚扰了一下藏身于此的匈国大单于,就熙熙然转身回到了坐位上。

        在路过汉武灵王的位置时,低声提示了他所看的就是匈国大单于呼韩邪。

        “继续吧。”苏小白看着对面几位紧张的匈国使者,略显轻松的说道。

        “好啊。苏特使,看了您所说的通商贸易市场的具体设想,本大臣也深感对解决汉匈两国的处境有极大的帮助,相信通过我们双方的努力也能够达到令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特命大臣右贤王所说甚是,本特使也是这样认为的。”

        苏小白回答了脱里不花的话,眼睛却又望了一眼呼韩邪所在位置,看的匈国众人心中皆是一凛,“难道他发现大单于了吗?”

        杨冕到目前为止在那里没说一句话,她就是目光随苏小白的移动而移动,始终是那么恬静有度。

        而汉国其他使者,则各有其态,黄肃、杜睿、李成在位置上没有过多动作,眼神始终也是随着苏小白而动。特击队的成员,则是主要盯着匈国方面的动静,再时不时的看护着汉武灵王的方向。另外几人则始终把精力放在了观察匈国几位使者的状态表情反应上了。

        而汉武灵王听苏小白的小声提醒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寡人心中有些遇到对手的感觉了呢。

        匈国之人之前还是有章有度,自苏小白起身转那一圈后,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的感觉。

        脱里不花悄悄地用眼神向呼韩邪请示,想知道大单于的意思。却不曾想,大单于这次却没有搭理他,似乎在想着什么,就好像是在下什么决定一般。

        过了片刻,綦里不花得到呼韩邪的明确旨意,他对脱里不花耳语了几句,就向汉国使者道声抱歉,匆匆离开。当然,跟他走的还有大单于呼韩邪。

        在他们走后,两国使团继续进行着无关痛痒的话题。似乎不约而同的在消磨着时间。

        苏小白明白,那位大单于突然离开,定是想到了什么相应的措施,回去准备去了。

        脱里不花心中有些着急,没有大单于的许可,他是做不得任何决定的,谈判也就形同百姓之间的闲聊了,显得如此不重要了!

        尴尬的场景没有持续多久,匈国苏尼特集方面就传来了消息,大单于呼韩邪听闻双方在此谈判未果,就决定亲自到苏尼特集进行商谈,不过却是指定了只与汉国的两位人员谈,一位是特使苏小白,另一位则是打扮成随从的汉武灵王刘坚。

        对此最新情况,苏小白与刘坚交换了意见,觉得也没什么不可,有十余名特击队员的加持,刘坚的安全没有问题。至于苏小白,他赖好是个仙人,没得半点问题。就是杨冕非要跟着去,说是要看看那位大单于是什么模样。

        于是,库里之行,就此结束,既没什么危险,也没什么惊喜,平平淡淡的流逝了过去。这是苏小白心中的感觉。

        别的人可就不这样想了。

        比如说呼韩邪,从会场回到临时行在帐篷,就一直在琢磨着如何应对眼下的场面。按照那个汉国特使的描述,确是对我匈国富民强国是有极大的益处,而且对我大单于在匈国的统治地位也是有着大大的好处。为了找个台阶下,他就想出了在苏尼特集会面的主意。

        汉武灵王刘坚实际上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他也想通过这次谈判,暂时与匈国达到罢战,以全力以赴发展国内的经济、战力等,进而更一步的让大汉彻底进入到他汉武灵王的时代。

        有了以上的众多条件,苏尼特集的约谈会就变得顺利的多了。当然,这是从大的层面所说。小的方面,两位王者自然是免不了一场激烈的博弈。

        “哎呀!汉武灵王、苏特使,欢迎两位大驾光临苏尼特集,本单于在此向两位致意最诚挚的问候。”

        呼韩邪该有的礼节不会缺。

        “大单于此举却也使得鄙人既感意外,又有些意料之中啊。”

        苏小白先开口答道。来之前就商量,由苏小白主谈,汉武灵王辅助。

        “是的,寡人也是有所不解啊,大单于英雄了得,怎么还藏头藏尾的了。草原男儿什么时候也这么不痛快了?”

        汉武灵王毫不客气的吐槽了下呼韩邪,岂不知,他自己也是同样行为。

        “汉王有所不知啊,本单于心中一直有个疑问想问问啊?您现今能做得了汉家的主吗?”

        呼韩邪意有所指的说道,却是有些诛心之言。

        汉武灵王自然明了呼韩邪的意图,自是不会入了他的当。

        苏小白见两位天之骄子一上来就针锋相对、含沙射影般的互相挤兑了一番。心中暗自苦笑,君王不好侍候呀!

        “苏特使,您里面请!”正在思索中呢,一个匈国侍者模样的人对他招呼道。

        不由的一愣,再一看,原来那两个汉匈两国之君,竟然非常不君子的把他晾在门口,先自走进帐篷中了。

        “这俩痞子,太不讲究了。”苏小白心中大大的非议了两位君主。

        “走吧。你怎么还在这愣着呢?”

        杨冕见他还没进帐篷,就从帐篷中折出来找他。

        “哎!对了,杨冕,你看那边的风景好美,不若我们过去参观参观?”

        苏小白突然来了个骚主意,想着晾晾那两位,反正有三个特击队员在保护着汉武灵王,也不怕危险。就转移了话题,并且拉着杨冕就往一处大杨树林边走去。

        “哎!哎!哎!你干嘛?你干嘛?”

        杨冕不解他的用意,就狐疑的问他。

        “让他们自己个先谈谈去,咱们放会儿羊去。”

        苏小白扯着她的手边走边说。

        “放你的头!”被他拽得无奈,小声嚷了他一句。

        与此同时——

        帐篷内的两位大人物倒也没闲着,茶水一喝,围棋一摆,边下棋边谈判,倒也不单调。汉武灵王刘坚怎么也没想到,呼韩邪会来这一手,一下子缩短了两者之间的距离。

        但是,谈到国家民族大处,利益之争仍是争执不下。不是因为义胜关的战争体恤赔偿问题,就是因为设置互通交易市场是放在虎狼关还是放在苏尼特集的争议不断,如此种种。

        最后,到最后,两位王者不争了。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这个目标指向了同一个人———苏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