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芦花,肾脏蕴养完成!

第六十八章 芦花,肾脏蕴养完成!

        最危险的时刻来了。

        宁言收起弓箭。

        群兽环伺,乱战之中他这点箭术根本不顶用,还没长枪好使。

        四方对峙,一时间谁也不敢先动手。

        但是。

        两只铁刺猿从树上跳下来,落在那片岩台上。

        土熊果然没攻击。

        它甚至让出了一块位置。

        两条大蟒“嘶嘶”吐着蛇信。

        廿五面色凝重。

        “吱吱!”

        猿猴们大喊着,随后,树上的折下两根树枝扔了过去,三只铁刺猿以树枝做棍,口中嘶吼着,随后——

        咻!

        三只铁刺猿率先发动了进攻。

        它们舞动着棍棒,虽然粗糙,但看得出有一些套路,应该是学自某些枪法。

        “磐石镇那帮家伙,枪法都被抄了。”

        冯良骂骂咧咧,“跟我冲!”

        “好。”

        话音刚落,冯良长枪一震,往前方杀去。

        对方围攻而来,那两头树蟒也动了。

        宁言心头明悟。

        难怪冯良、廿五脸色凝重——

        几只凶兽都掌握了气血!

        它们全是山林之王,每个强大无比,不知活了几年。

        宁言在廿五、冯良中间,三只铁刺猿正面一晃,让开位置,而后巨熊咆哮一声挥掌往冯良杀来。

        长枪、巨掌触碰。

        滋滋!

        枪、爪发出刺耳尖鸣。

        同时,三头铁刺猿挥舞棍棒往身后两人攻来,而树蟒也随着到下方随时偷袭。

        廿五娇叱一声,剑影幻化,霎时在月光下舞出两道影子。

        随后她身影一瞬,消失在原地,再现身剑锋已刺入其中一个的胸膛。

        接着——

        抽剑拔出,血洒四方。

        “吱!”

        其余两只愤怒地挥舞棍棒扫过来,可宁言适时出现在她身前,用长枪挡住了棍子,两股巨力一下子让他喉咙泛起一股腥甜。

        太强了!

        光气血起码堪比肉身六七重,而力气更在七重之上,即便宁言提前服用龙虎丹、龟灵丹,并且尽可能化解力道,却还是受了一些伤。

        但是。

        下一瞬,他长枪往下一沉,随后嗖地穿梭到身后,往身后从岩缝钻出的树蟒杀去。

        大蟒气血灌注鳞甲之上,尾巴一卷,如神龙摆尾横扫而来。

        然而。

        宁言借猿猴之力,配合孤雁回旋的回头枪,临近之时空中喷出一口气打散对方鳞甲气血,一击便钉住其中一条蛇的七寸。

        “嘶嘶嘶!”

        它钻在地上狂舞,尾巴如巨臂破坏着四周。

        宁言不敢拿回长枪,干脆轻身术一个纵身跃到树梢上搭弓引箭,廿五用剑纠缠挡住两头铁刺猿后续攻势。

        眼见宁言抽身而退,她不退反进,全身气血充盈,正是——

        神勇!

        当!

        一棍打在她肩头,另外还有树蟒用尾巴冷不丁抽了一记。

        但是。

        她也悍然出剑,一记阎王刺杀向高举棍棒杀向冯良的铁刺猿。

        墨黑的剑难以防备。

        一击,那只猿猴的手臂便被斩了下来。

        “吱!”

        它吃痛狂吼,另一只手弹出无数尖刺横扫过来。

        此时——

        咻!

        一支箭破空而来。

        嗤~

        箭支由高而下从它口中射入,正中里边咽喉要害。

        “撤!”

        廿五大喊一声,而后数枚飞刀迸射而出。

        冯良闷头,一枪扫退巨熊,而后单脚一蹬退出战团。

        巨熊避开飞刀,但已追之不及。

        廿五也是如此。

        三人各自抽身,只剩那边被钉住七寸疯狂乱舞的蛇、两具铁刺猿尸体还有活着的三头凶兽。

        若再打下去,他们也能赢,可损伤会不小。

        而现在。

        宁言立在树上,把弓抛给冯良,自己则接过廿五带着的猎弓。

        两人拉弓,盯准下边。

        廿五则扣着最后两把飞刀。

        三头凶兽四处观望,似乎有些冷静下来。

        树蟒往前探,似乎想去咬剑芦,可是——

        嗡!

        一声尖鸣,箭矢射出。

        冯良灌足气血的一箭,直接射入它的嘴巴,它躲开一些没中要害,但也被钉在地上,奋力挣扎后直接将箭矢折断,顺势往山崖另一处滚了下去。

        铁刺猿见此最为果断。

        它举起一具同伴尸体,掩护着自己往丛林逃窜。

        土熊眼见如此四肢着地狂奔逃走。

        冯良舒了口气,跳到底下,一脚将还在动弹的半死树蟒踩在脚下。

        “下来吧。”

        “嗯。”

        廿五捂着肩膀,单手擦去嘴角鲜血,跳到底下后接过宁言递过来的丹药。

        宁言看向冯良:“您要吗?”

        “不用,我损耗不大。”

        冯良摇头,而后叹息,“若你们二人也是修血煞诀,老夫能把它们全留下,可惜……”

        血煞诀同修者越多,实力越强,单独作战反而不强。

        此法最契合军队。

        “是这只土熊太强了,已经有肉身八重的境界。”

        廿五道。

        “是啊,肉身八重的凶兽,这三头铁刺猿也是肉身六重左右。”

        最弱是两条树蟒。

        当然。

        并非树蟒气血弱,而是它的防御、力气都不出奇,不像土熊、铁刺猿一样难缠,只是气血堪比六重境界的人类。

        这种反而好对付——

        只要刺中七寸就行!

        “嘿,总之不亏。这种凶兽都快成妖了,东西可作兵器、宝甲的材料,血肉更是修行宝药,气血充足不说还没有丹毒。”

        冯良嘿嘿笑道,“更何况咱们还收获一株剑芦。”

        “剑芦咱们采三片叶、一株花就行,不要伤了根本。”

        宁言数了数,剑芦总有六片叶、一株花。

        三大两中一小。

        “宝药天生地养,是该留一线生机。”

        冯良颔首赞同。

        廿五自是无所谓,她就来陪跑、帮忙的,拿点什么都不在乎。

        三人坐下,静静等待。

        山林之王都跑了,剩下的杂碎自然不敢靠近,这块石崖反而是今夜最僻静、安全的地方。

        到了下半夜,一股清香入鼻散发四周。

        冯良眼神一凛:“现在是药效最佳的时候,趁现在摘下服用!”

        “好。”

        宁言摘下所有花,一股脑塞进嘴巴嚼了嚼,接着一口吞服下去。

        轰!

        这感觉就像有大浪拍打口腔、咽喉、脾胃。

        若没完成脾胃蕴养,光是花的药劲就受不了,更别说吸收消化。

        他苦苦支撑,暗暗用修身诀、呼吸养气术转化、运输药力。

        度过最初的痛苦,后边慢慢便衰弱下来。

        宁言能感觉到——

        自己的肾脏正吸收、消化着药力!

        一夜过去。

        日照山野,冯良杵枪站岗,廿五则靠在一旁树旁睡着了。

        宁言幽幽睁眼。

        借助花朵之力,他肾脏第一次蕴养完成了!

        暂时还感受不到奇异所在,只觉得身体轻盈,说不出的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