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肺部完成,秘籍疑云

第六十四章 肺部完成,秘籍疑云

        “药庐的师傅在吗?”

        “阁下来买药?”

        宁言穿好衣服走出来。

        大清早的。

        哪来扰人清梦的家伙?

        他定睛一看,外边一个车队,每个人拿刀握枪,严阵以待。

        镖局的!

        宁言了然:“你们是来拿丹炉的?”

        “是,蔺道长前日在我们江州城的镖局下了单子,让我们来取丹炉运送过去。”

        “好,进来吧。”

        宁言颔首,打开竹门让他们进来。

        带头的是个魁梧汉子,拿一把大刀,肌肉壮实无比,靠近一些宁言隐隐能感知到他皮肉上滚动的气血。

        肉身八重!

        这种状态只有达到神勇境界后,全身气血形成大循环才能做到,而且还得是专长于肉身防护的法门——

        陈雄练的铁皮功就是这类功法,所以普通六重一刀过去连印都留不下。

        宁言进屋。

        “里边的那个是道长的,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用。”

        魁梧壮汉咧嘴一笑,走进来围着丹炉转了一圈,随后一手拎着炉盖,另一只手轻松将丹炉拿了起来。

        他脸不红、气不喘,道:“你是宁师傅吧?”

        “前辈可别折煞我,叫我宁言即可。”

        宁言哪敢应。

        镖局的……

        那也是官家旗下,跟他没什么两样,实力还比自己强,应了他才是傻子。

        对方憨厚一笑。

        “我叫牛正,一般走江州城到雁县、乐县的镖,宁兄弟若需要托镖可以来驿站找我们,我们一般六七天来一趟。”

        “好,一定。”

        宁言点头。

        对方笑着离开。

        这帮人就相当于前世的顺丰啊!

        宁言感叹。

        大乾的镖局看似分散,实际上因为大乾的缘故,在大乾已经形成了缜密的物流网络,敢劫镖的还真不多。

        毕竟没哪家山贼想第二天看到军队。

        因此……

        有利有弊,难以说清。

        宁言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杂七杂八的。

        就自己现在能力想再多也是无益,先把实力提升上去才是关键。

        他进屋炼了一炉化瘀丹、一炉生骨丹,而后服下培元丹修炼,继续调动气血蕴养脾、肺二部。

        肺部基本快养好了。

        最近他能感受到呼吸养气术效果越来越好——

        这跟肺部蕴养脱不开关系。

        最晚这两天,肺部应该就能蕴养完成。

        ……

        “宁兄弟。”

        “孙大哥,怎么样?”

        “谈妥了,信得过的几个都很乐意干,就是怕他们实力不济坏了大事,所以我让他们两两组队。”

        “好。”

        两个肉身三重,在那类地方还是比较靠谱的。

        实在不行也可以求助于捕快。

        自己跟樊泽说一声就行。

        宁言提了一句,而后将炼出的丹药递给他。

        然后,他吃了一颗培元丹,继续锻炼——

        这段时间自产的培元丹,基本都被宁言自己用了,一颗也没卖出去。

        主要是产出太低了。

        一炉培元丹两份药材,他只能炼出两颗药,而正常应该出至少四颗。

        卖钱肯定亏本的。

        自己吃就还行,维持个成本价。

        效果很显著。

        宁言到今天,隐隐感觉自己的肺蕴养应该快完成了——

        他每次呼吸,能调动的气血更充沛,而且全身活力似乎也提升不少。

        夜晚。

        宁言又服下一枚丹药。

        随后——

        他感觉肺部一阵热流涌动。

        “成了!”

        宁言一阵欣喜。

        他深呼吸,紧跟着五脏周围气血汇聚,凝聚成一团。

        呼吸养气术!

        他可以随时凝聚、攻击,不需要再像之前一样蕴养数日才能形成。

        这才是真正练成了养气术。

        “下一步是肾脏,此外弓箭也要锻炼了。”

        宁言正打算继续修炼,同时想到了西边山上的剑芦。

        剑芦药材比较奇特。

        若论五行论述,根茎叶为金,生出的花却偏水,书中提及它的花可直接服用,对蕴养肾脏或治疗肾脏方面有奇效。

        它恰好对自己有用!

        至于弓箭。

        一门远程的手段必不可少,眼下有空而且有望闻术配合,学习箭术需要日积月累,正该提上日程。

        “月底,应该没差几天了。”

        宁言自语。

        “什么没差几天?”

        正琢磨,后边窗户外冷不丁响起一个声音。

        宁言嘴角抽了抽。

        “你怎么没声的?就不能走正门吗?”

        “我是密卫嘛。”

        廿五翻窗进来,“你最近都在修炼?”

        “炼丹、修行,顺便练武,生活相当枯燥。”

        宁言回答。

        廿五嘿嘿一笑:“那你有事干了。”

        “什么?”

        宁言看向她。

        廿五道:“还记得之前你在听书阁擦柜子,帮忙发现的暗格吗?”

        “嗯?”

        “现在查不清了,两年前看管书阁的在去年就死了,家人也全没了,但根据追查应该溜去了国外。”

        廿五道,“这件事可能跟瀛洲、大罗王朝有关,现在我们打算两边一起调查,一边查那条线索,一边盯着东南沿海这一带。”

        “然后?”

        “你在黑市帮我们关注一下,对了,不是镇西那个黑市,而是地下的那些。”

        “码头那几个。”

        “对对,看不出来你也没闲着。”

        廿五赞赏万分,而后道,“反正就是帮忙盯人,看谁很可疑都可以汇报,咱们先得找到一个线头,事成了肯定都有好处。”

        “我需要养气丹,要是有现成净血丹赠送就更好了。”

        宁言提出要求。

        养气丹涉及三品药材。

        净血丹则是二品丹药中最难的一种,它跟清脉丹一样可以祛除丹毒,但药效远不如清脉丹。

        可是。

        宁言丹毒积累不如蔺云那般深,一颗净血丹也足够了。

        廿五点头:“只要找到线索,丹药没问题,净血丹目前没有。”

        “好。”

        宁言点头。

        廿五迟疑片刻,而后道:“丹药虽好,但吃多了一样不好,你要注意间隔。”

        “嗯。”

        蕴养完肺部,宁言有了对付肉身八重的底牌,净血丹到之前暂时不打算服用培元丹。

        否则。

        万一超出身体承受极限,他可能就得想办法炼制清脉丹才行了——

        蔺云就是例子。

        “那我先走了。”

        廿五起身要走。

        宁言心中一动,叫住:“你月底有空吗?”

        “有事?”

        廿五回头,马尾辫贴着脸颊,煞是好看。

        宁言却没注意,而是道出缘由:“道长走之前指点了一个生长剑芦的地方,说是月底成熟,我想请你一起。”

        剑芦是好东西。

        不止武者心动,凶兽一样感兴趣。

        土熊这类山林霸主,指不准那天都会到场,自己孤身一人未必能拿到药材,喊上一个帮手虽说收益降低,却更加稳当。

        廿五思考几秒,颔首:“确定时间后告诉我,我会去镇西口。”

        “那就说定了。”

        “嗯。”

        廿五离开。

        晚上,把情况交代了一下,孙欢领命离开。

        作为奖励,他给了孙欢一颗培元丹,并且发了一些下等龟灵丹让他用于收买手下。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相比起收获,这点付出真算不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