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道长,再不出关我跑路了!

第四十七章 道长,再不出关我跑路了!

        小河中,一人冒出水面。

        四周静悄悄。

        随后,他才缓缓往岸边游过来。

        到了岸边,他做了个“安全”的手势,接着一行人陆续走上岸,在岸边伏下——

        一身湿漉漉不适合作战,他们要用气血蒸干部分。

        宁言闭目细听。

        望闻术虽说才初练,但效果确实不凡,底下的动静细微至极,可在他耳畔却清晰可见,甚至还能判断出在哪里、什么地方。

        妙术!

        他心中夸赞,而后脑中已然构建好地图模型,将待会儿如何偷袭都想得清清楚楚。

        等到大半上了岸,他悄悄拿出了弩。

        接着——

        笃笃笃!

        一串刺耳而恐怖的声音响起。

        “趴下!”

        底下传来一声爆喝。

        但是。

        晚了!

        军弩的强度,远超宁言的预期,配合望闻术,宁言对位置、距离把控非常精确。

        每一箭基本都射中了。

        四人胸口血花飞溅,应声栽倒在水里。

        另外有三人吃痛倒下,但根据位置、声音判断,宁言觉得应该没伤及要害。

        其余有三箭空了。

        对第一次使用的人而言,这战绩已经相当强了。

        他迅速从腰包捞了十支弩箭出来。

        紧跟着。

        宁言装到一半,底下一道身影急速飞蹿上来。

        宋昊一马当先,杀上悬崖。

        “就你……”

        他冷笑一声说着话,趁着将人目光吸引过来,刀刃出鞘光芒万丈,结果边上石头冷不丁砸出一片红雾,迎着他口鼻而来。

        如火一般的呛味涌现,即便他也忍不住连打几个喷嚏。

        就是这么一瞬。

        宁言装好了弩箭冒出头。

        然后——

        笃笃笃!

        他没有对付最前这位,瞧他有恃无恐便知道这家伙已修成肉身八重,否则也不敢来。

        十支弩箭,往地下正要冲上来的几人射去。

        “啊!”

        声声惨叫响起。

        随后,一人挡在了他们前边,挡住了其余弩箭。

        这些弩箭扎在他如石一般的块状肌肉中,没能洞穿,血液涓涓而出,但伤势很轻微。

        看他肌肉恐怖的模样,宁言脑海中浮现出三个字——

        扛鼎宗!

        宁言眼皮一跳,根本没有再战的念头——

        见鬼!

        他来不及再装弩箭,长枪一横,猛地往宋昊脑袋砸去。

        宋昊侧身避开,但樊泽一脚将他踹入河谷。

        “撤!”

        宁言逼退宋昊,根本不作停留,扭头就走。

        两个肉身八重!

        准备了一桌菜,来了两桌客人。

        这特么咋打?

        他一边跑一边往弩中装弩箭。

        还好军弩足够给力,似乎还有特殊的加持、设计,连扛鼎宗弟子硬挡之后都不敢随意拔出,否则刚才他就面临两人夹击了。

        两个肉身八重围攻,十个他们也不够死。

        屋内孙欢看得亡魂皆冒。

        说好挡住呢?

        怎么瞬间就撤了!

        他连忙往房门那边跑,“砰砰”敲着门。

        “道长,祸事了,快出关啊!”

        “再撑一撑。”

        里边传出了声音。

        蔺云自然是醒着。

        但是。

        丹药到了最关键时期,他不能出关。

        宁言听了,转身拿着军弩对准了那些飞身上来的武者。

        他们瞬间往底下滑去,有部分则躲到石头后。

        但是。

        弩箭没出。

        “小崽子,我要撕了你!”

        刚才那壮汉起身,往他杀来,可是——

        “小心那狗崽子的药粉。”

        壮汉往脸上扯了一块布,遮住口鼻,而后挥舞着刀便往他杀来。

        这家伙虽说肉身横练,但速度半点不慢。

        眨眼已到身前。

        樊泽抽刀要上,但宁言率先长枪一抖,中正一枪往心口刺去。

        然而。

        对方手掌气血凝实,抬手挡住了枪。

        宁言顺势转劲,抽身退去。

        可是。

        对方伸手还要抓他的枪。

        樊泽一刀砍上去,毫发无伤。

        横练!

        宁言猜测对了。

        这家伙就是扛鼎宗的。

        另一边,宋昊见队友缠住两人,连忙持刀杀上来。

        他枪一转,往对方脸上挑去,对方避得快可宁言枪法更快,枪头一晃便扎破了头巾遮掩。

        下一刻。

        一片红雾砸脸。

        “啊!”

        他惨叫一声,捂脸哀嚎。

        宁言顺势抽身。

        但下一刻,蒙着面的宋昊一刀斩来,刀身玄辉绽放,刀光浩浩、威力莫测。

        宁言瞬间闭眼。

        然而。

        在刀杀来瞬间,他一枪往对方心口扎去。

        宋昊侧身避开要害,用其余肌肉卡住枪头,一刀往宁言斩来。

        樊泽在边上抽刀杀来,但宋昊只一拳就将他武器都打飞出去,而后一击轰在他胸口。

        他吐血倒飞出去。

        这便是神勇。

        肉身无敌!

        八重之下,殊难抵挡。

        宁言眼见不妙,掏出军弩,长枪一震气血散发,随后爆喝一声——

        “破!”

        一声大喝。

        口中气血如柱,随着声音轰在宋昊胸口。

        紧跟着——

        笃笃笃!

        破空声响起。

        弩箭杀出!

        砰砰砰……

        先前几支都被勉强挡住,但到第九支——

        嗤!

        箭扎入胸膛一寸。

        最后一箭要命中时,宋昊被人一拉,如破布一般扔出去。

        长枪在他胸膛划过长长一道。

        另一个玄辉宗的救了他。

        可是。

        宋昊的伤势,一时半会儿很难参战,即便第一时间服用丹药也不可能迅速痊愈。

        丹药不是神仙药,再强的药也只是辅佐,伤势需要时间恢复。

        宁言最后一箭一抬,往救他的人射去。

        可惜……

        临时换位,根本来不及调整,这一箭射偏了,只中了肩膀。

        周边十几人杀上来。

        宁言长枪一扫,借力退向药庐。

        “你们不怕我家道长吗?”

        “杀!蔺云丹毒加深,在闭关祛毒,我们先杀蔺云再杀他,为我叔父报仇!”

        宋昊捂着胸口厉声大喝。

        其余人持刀杀上来。

        军弩虽强,但安装需要时间。

        他们不打算给宁言时间。

        三个肉身六重杀向宁言、樊泽,其余人则一股脑往药庐杀去。

        宁言大喊:“道长,你再不出来,我可走了!”

        “换。”

        里边传出冷漠的声音。

        随后——

        哗啦!

        一声响,一道身影破墙而出,剑引火势,灿如繁星。

        一剑。

        一名肉身六重应声而倒。

        蔺云出关,无人能挡。

        宁言进了丹房内,帮忙维持着文火火势。

        宋昊脸色一白,意识到有些不妙。

        “熊师兄,这厮中毒打不久,我们缠住他!”

        “好。”

        扛鼎宗的汉子应了一声,随后持刀往蔺云杀来。

        但是。

        宋昊跑了。

        “宋昊,你敢卖我!”

        他怒目圆睁。

        当!

        一剑斩来,他持刀挡住,可是——

        火势如蛇,瞬间吞没了他。

        蔺云左手一抖,一把短剑从袖口而出,浑身墨黑,在黑夜中瞧不清。

        阎王刺!

        短剑轻松刺开了他的心口。

        扛鼎宗弟子。

        亡!

        蔺云擦去嘴角药液,骂骂咧咧:“他娘的,老子好不容易炼出一炉药,因为你们提前喝了大半,死!”

        眨眼功夫,四周几人应声而倒。

        远处,宋昊一边跑一边呕血,他催动着全身气血,根本没有停留打算。

        他正要跳下河谷逃命,一把剑从下边斜斜刺上来,贯穿了他的心口。

        他难以置信地低头——

        一个黑衣人影缩在陡坡下,手递出浑身墨黑的长剑。

        密卫,阎王刺!

        他的气血没能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