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咎,玄辉戴孝

第四十六章 咎,玄辉戴孝

        次日,一天无事。

        镇子上,很多人在欢呼,以为大战已经度过。

        当然。

        也有些人是在欢呼痛恨的家族灭亡。

        陈雄回来了。

        他带来了一句军方的道谢,还有诸多药材和一个宝物——

        一把弩和一小箱弩箭!

        按陈雄的说法,这是上边给宁言防身的,在这次大战结束后需还回去。

        宁言依言收下,并且研究了一番用法。

        昨夜,见识了那一箭,他觉得后续有必要修炼一门箭术。

        不过。

        短时间内,他还得注意眼前——

        战争还未过去。

        大门镇周边只几百人,一旦海盗们知道后路已断,肯定会冲大门镇同归于尽。

        那时候才是最可怕的时候。

        当然。

        对宁言来说,真正的危机还是往后,自己执掌四风药庐的日子。

        他光是想想都觉得压力山大。

        难啊!

        ……

        入夜,宁言连忙看了眼刷新的日历。

        【天朔五年五月十日,阴】

        【江州卫到达南宁海】

        【海盗登陆大门镇】

        【咎,避其锋芒】

        【运数:80】

        没有提醒,但“咎”运本身就是最好的提醒。

        今夜大凶!

        即便宁言吞服培元丹,最近又借呼吸养气术蕴养了一个气血团,但积累时间太少,而且用于攻伐只能使一次。

        至于兽肉。

        原本已经吃没了,好在陈雄今天又带了一些过来,说是作为彭举这件事的歉礼。

        可是。

        这一切加起来,依旧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蔺道长啊,你什么时候能出关?”

        “再窝里边炼丹,万一海盗打上来晚上我可不管了!”

        ……

        夜晚悄然降临。

        宁言在屋内抱枪而眠,没有真去敲蔺云的门。

        蔺云应该在炼制清脉丹,解除他自身的问题,除非对方真到了门前,否则绝对不可能去敲门打扰。

        可是。

        海盗今天就登陆了。

        希望不会第一时间往这边来吧。

        宁言心道。

        他半睡半醒,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起身走出房门。

        “樊大哥,你进去睡一会儿,后半夜我来。”

        “这……”

        “要保持足够精力才有战斗力。”

        “好吧。”

        樊泽点头应下,正准备进屋,陡然看向一处草丛,一声爆喝,“什么人?出来!不出来我放暗器了!”

        “出来,马上!樊哥、言哥儿,是我!”

        一道身影从草丛里钻出来,浑身被茅草割伤,气喘吁吁好不狼狈。

        樊泽刀出鞘,脸色阴沉:“孙欢?你不是跑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不,听我解释,我,我没跑,我叔叔被逮了,我藏了起来……”

        孙欢虚弱地解释着,说了半响,他跺脚,“哎呀我解释这干嘛,有一个宗门的人沿着河往这边来了,你们快跑吧!”

        “什么宗门?”

        “我哪知道!”

        孙欢急了。

        宁言是相信的,因为日历上是“咎”运,足以证明自己今天运势凶险,又提醒自己避其锋芒……

        敌人可能很强。

        “他们往这边来了?”

        “对,我当时躲在河边看到了,一群人从入海口那边潜底游过来。”

        孙欢说道。

        宁言思索片刻,道:“你看到他们的装扮没?”

        “个个配着刀,具体远远的看不清。对了!他们有一个缠白色头巾,非常醒目,像是给谁戴孝。”

        孙欢说道。

        “玄辉宗!”

        宁言皱眉,看向樊泽,“樊大哥,你知道玄辉宗还有谁跟宋元有血缘关系?”

        “宋元的亲人吗?”

        樊泽想了许久,而后道,“侄子宋昊,玄辉宗有名的天才。”

        “昊?好大名头。”

        宁言冷笑。

        昊字是为苍天。

        以此为名,可见玄辉宗对他期待之深。

        “什么境界?”

        “听说是肉身七重。”

        “七重,那就按照八重算,这家伙咱们得避开。”

        陈雄硬挡玄辉刀,毫发无伤的状况历历在目。

        宁言可不想成为第二个案例。

        他看向樊泽:“咱们搬救兵还来得及吗?”

        “我有响箭,能不能请来支援不好说。”

        樊泽展示了他的响箭。

        “放!”

        宁言没有迟疑。

        如果响箭能惊退对方,结果自然是最好的。

        即便不能……

        药庐储存诸多药材、丹药,又有蔺云在闭关炼丹,也值得回防拱卫。

        “万一他们还来怎么办?”

        孙欢有些虚。

        宁言道:“事在人为,实在不行就放弃,让蔺道长出关跟咱们一起跑。”

        他进屋,取出了弓弩,随后看向孙欢。

        孙欢浑身一哆嗦。

        “宁大哥!我真没有谎报军情,也没有投敌,我,我还想着光复家族,我投靠一帮完蛋了一半的家伙干嘛!”

        孙欢瘫软下来,脸色也是充满了惶恐。

        这是军弩!

        “哥,你有军弩还怕什么?咱们,咱们能打!”

        孙欢很卑微,直接改口叫“哥”,但他半点不觉得有问题。

        这小兄弟真飞黄腾达了!

        连军弩都有。

        他在孙熬被抓的时候见识过,一箭能洞穿树木,射入石头连箭羽都瞧不见,就是六七重也挡不住它。

        随后,他绘声绘色地将经历说了一遍。

        宁言有些吃惊。

        他还真不知道这玩意儿杀伤力有这么大,还以为只是普通弓弩,顶多杀伤普通人,瞧了眼樊泽……

        捕快老哥也不知情,此刻一脸茫然。

        “得做好万全准备。”

        宁言脑中浮现出老陈地图的模样——

        他得感谢老陈。

        他送的地图,不止让宁言抓住了尤水济,还让他对四周状况了若指掌。

        入海口到这边……

        “一刻钟,我们有一刻钟时间准备,孙欢,你跟我一起研磨药粉。”

        “什么药粉?”

        “辣椒粉、火精枣!”

        宁言道。

        火精枣除强火特性外还有提气之效,是二品丹药疾行丹的主药,军中对此丹需求也颇大,所以今天有送一批火精枣送过来。

        龟灵丹宁言有自信炼制,疾行丹二品他可没这自信,一时搁置在药庐。

        此时也顾不得其他。

        先制一些药粉,把难关度过再说。

        一刻钟,两人一起动手,足以研制好几瓶了。

        “好好好。”

        孙欢眼中闪过一丝欣喜。

        他冒死来报信,自然是图个前程,若能配合宁言杀几个匪盗,指不准能救出老叔,对自己往后考试也大有裨益。

        他马上配合。

        宁言到里头,取出那箱火精枣,而后开始用药杵研磨。

        孙欢有样学样。

        “然后按一比五混合。”

        “是。”

        两人混合药粉,一个个熏得眼泪横流,但好在装了一下,凑了个十来瓶。

        宁言还想再弄一些,但心算着时间——

        来不及了!

        他还得去抢占好位置准备伏击。

        “待会儿你在屋里待着,顺便继续研磨,要是我跟樊大哥挡不住,你就敲门把道长叫出来!”

        “道长怎么了?”

        “闭关炼丹,真挡不住只能喊,他不会怪你。”

        “好!”

        孙欢咬牙应下。

        宁言走到屋外将药瓶分给樊泽一些,而后四下瞧了一眼,招呼樊泽各自蹲在石头、大树后边。

        不多时,下边流水“哗啦”作响。

        来了!

        宁言精神一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