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上吉,明辨忠奸

第四十二章 上吉,明辨忠奸

        呼……

        宁言有规律地呼吸着。

        呼吸养气术!

        今天他能进步神速,一个是曾经吃了两颗洗髓丹,大大缩减了洗炼过程并在体内积累不少气血。

        另一个就是呼吸养气术。

        它能聚集气血为团。

        若聚集一处不散发,可用于蕴养内脏或攻伐杀人。

        但是。

        若用外力将它打散——

        虽说会损伤身体,但它散出的气血更精纯,洗炼效果更好。

        嘭!

        宁言往胸口锤了一下。

        他力道掌握很精准,不会伤及肺腑,恰好将气血打散,而后开始运拳练习。

        有效!

        一枚龟灵丹入腹,提供了一股临时气血。

        随后——

        嘭!

        宁言再度锤击胸口。

        一次次锤打、配合,他全身燥热起来,有种身体在燃烧的感觉。

        练了不知多久,宁言的身体都开始酸痛。

        此时……

        咕噜!

        他听到肚子传来一声响。

        这是来自体内的轰鸣声,旋即,宁言脸色一变,迅速出门往茅房而去。

        过了许久,宁言疲惫地从茅房走出来,腿脚在打颤,可精神上却神清气爽、一阵舒畅。

        肉身六重。

        成了!

        “六重虽然还很弱,但相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已经非常不得了。”

        像宋燕也才六重而已。

        可见六重即便在宗门也不是烂大街的。

        自己总算在大战来临前多了几分实力,遇上一些敌人勉强可以自保。

        不过。

        刚刷新的日历上,有一条信息十分瞩目。

        【天朔五年五月九日,晴】

        【江州卫到达南宁海】

        【有人制造混乱、勾结敌人,被大乾密卫埋伏斩杀】

        【镇外发生大战】

        【上吉,明辨忠奸】

        【运数:60】

        就这样了,还有傻逼当带路党?

        回到屋内,他坐下来细细思量。

        上吉。

        这样的运数不多见,而且后续接着的是“明辨忠奸”——

        或许。

        内奸就在身边?

        宁言瞬间坐起来,看向后门方向。

        一个人杵在那边打盹。

        记得没错的话,今天下午,自己跟樊泽在一起练拳时,彭举一直没出现。

        按他自己说法是出去巡逻,但日历的指引很明显——

        内奸就在周围。

        这名内奸就是“上吉”所指。

        彭举的可疑程度最高。

        大乾密卫也不是吃素的,“头条”中显示的信息看,内奸的行踪并不周密,要沟通外边的事其实已经暴露。

        自己跟过去不一定需要战斗,可能只需蹭一蹭就能刷一波功绩。

        宁言心动了。

        不过。

        他还不是很能确定,所以没多关注,而是躺下来开始浅睡。

        午夜时分,夜深人静。

        “阿泽,上半夜我睡够了,后半夜我来,你去休息一下吧。”

        “好。”

        樊泽不疑有他,到了院内握刀而眠。

        宁言瞬间醒来。

        透过缝隙,他看到外边的状况——

        彭举还在巡逻,似乎没啥问题。

        “我猜错方向了?”

        “难道上吉是因为江州卫那边的回馈?”

        “那是我应得的。”

        不太可能。

        宁言振奋精神,他继续观察彭举的状况。

        到下半夜。

        宁言躺在竹床上,都在琢磨是不是自己猜错了,外边终于有了细微动静,他马上到窗户边上,透过窗户看出去。

        彭举已经不见了。

        他马上翻窗出来。

        樊泽立刻惊醒,看见宁言后,他揉了揉眼睛。

        “宁兄……”

        “嘘!”

        宁言指了指前边,樊泽起身,而后悚然一惊——

        彭举呢?

        他第一反应自然是找人,可随后就被宁言拉住了。

        宁言做了个“跟踪”的手势。

        樊泽回头看了眼。

        宁言指了指他自己。

        樊泽点头。

        ……

        彭举套了一身夜行衣、蒙面纱,沿着巷子往镇外方向而去。

        宁言悄无声息地跟在后边。

        跟了一段路。

        正要拐过一个弯,他停住了脚步。

        隔着弯,宁言都能感受到一股危机感,他握住枪,左手扣着一瓶药散,随后——夜色下,拐弯处一个牌子晃出来。

        然后,一个装扮陌生但身材熟悉的黑衣人走出来,闷声道:“你认识他?”

        “那个人是镇子的捕快,名字叫彭举,肉身六重,昨天被命令留下保护安全,结果半夜突然溜了……”

        “捕快?难怪,你回去吧,后边我们接管了。”

        她说道。

        正说着,远处一阵轰鸣。

        嘭!

        一声巨响。

        是码头方向!

        紧跟着。

        “杀啊!”

        一声呐喊,随后镇内火光冲天。

        大乱骤起!

        宁言瞪大眼睛——

        这特么是“上吉”?

        他看向亥二十五,发现对方并不意外,而是淡定地回过头来,打量着戴着面具后改头换面的宁言。

        “境界?”

        “六重,刚突破。”

        宁言迟疑片刻,还是决定如实相告。

        他感觉……

        机缘指不准在她身上。

        当然。

        最重要的是,现在左右四周似乎都有混乱,去哪里都很危险,跟在亥二十五身边至少还有个方向。

        亥二十五沉默了会儿,随后道:“你不该出来,但来都来了也没办法,跟我一起吧,指不准还能混个功劳。”

        “好。”

        宁言马上回答。

        亥二十五道:“跟我来。”

        她说着,一跃往远处而去。

        “四海帮生意关系到诸多家族,大门镇本土也有几个,有一部分狗急跳墙了,虽说问题不大,但多个人手确实可以尽快镇压下来。”

        “徐家还是林家?”

        大门镇家族不少,其中最大一个是徐家,掌控海上数条航运,非常富裕。

        其次是林家。

        林家做的是兽肉生意,富有、强大,同样有能力和资格涉及这条生意线。

        亥二十五摇了摇头:“范家。”

        “范家?”

        宁言茫然了一阵,而后想到了范家是何许人也。

        镇东范氏,镖局起家。

        竟然是他们。

        宁言握住长枪,一路跟着过去。

        亥二十五速度极快,转瞬间便已经将他拉开一大段距离,不过宁言催动气血后还是勉强跟上了。

        很快到了通往码头的大道,这边人群攒动,一群武者吃着刀枪、火把,从巷中杀出来,宁言抬头,只见不远处一道身影没入巷中。

        彭举。

        是他!

        宁言瞬间明白了,彭举不只是带路党,他还是联络各家的接头人,正因如此他才需要“扩大巡逻范围”。

        这样才能名正言顺地去各地巡察。

        “是那个捕快。”

        “有人跟着,不用管,会有人干掉他的,我要杀范家家主,你帮我吸引其他人。”

        她说道。

        宁言张头往下看了一眼。

        “哪个?”

        “大喊那个,范绪,肉身七重,我需要你帮我吸引他们注意。”

        “七重?我一个六重也吸引不到注意力,他一看就知道我是饵,不如你吸引他们注意,我来干掉他。”

        宁言狐疑地看着她。

        想拿自己当炮灰?

        门都没有!

        亥二十五瞥了一眼,沉默数秒后:“你可以?”

        “不行也可以给你创造机会。”

        “好。”

        她说着,陡然掷出一把飞镖。

        紧跟着。

        剑光乍起,划破夜空。

        “啊!”

        一声惨叫霎时响起。

        她出手了。

        “是密卫!他们数量不会太多,围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