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有没有考虑过改行?

第三十六章 有没有考虑过改行?

        “等蔺道长能击退宋元,危机应该就结束了吧?”

        “别想太美,外边运了一批蛇涎果进来,你有空做梦还不如多炼药散。”

        陈雄道。

        宁言想了想,觉着有点道理,而后进屋内炼药。

        确实。

        眼下江州卫都还没动手,所谓“南宁海海盗集结”也只是出现了玄辉宗宋家一门,恐怕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对自己来说,最安全的挣功勋路子,可不就是多炼药供应军需吗?

        他进屋。

        很快闻见了蛇涎果的气味。

        事平之前哪都不去。

        开炼!

        ……

        过一刻钟,外边传来一阵声响。

        宁言正是炼药紧要关头脱不开身,没出去看热闹,过片刻,道人拎着一壶酒回来,打了一个酒嗝。

        “你小子倒自在,我这帮忙的倒跟人做了一场。”

        蔺云饮了一口酒,随后瞧了一眼,“让开,我来收尾。”

        “好。”

        宁言走到一旁。

        他知道,蔺云要以“凝丹”收尾,将它练成丹药而非药散。

        外边人群似乎散去了。

        过稍许,蔺云手一挥,将炉鼎掀开,里边摄出两枚丹药:“你炼药手艺越发精湛,我都只用给你凝丹就能得一样的丹药。”

        “只是龟灵散罢了,况且最难的还是凝丹之法,我离炼丹师还差了远。”

        特别是看了一次凝丹。

        宁言感觉这一关——

        火候、时间,都需要把握到十分精妙,稍有差池恐怕效果就会差上许多。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炼丹一途,果真博大精深。

        蔺云笑了笑,而后取丹装进瓷瓶,才问起宁言那边的状况。

        宁言之前就跟陈雄说过一次,现在复述说得顺畅无比,包括去而复返杀宋燕也简单说了一下——

        他还指望蔺云庇护呢!

        蔺云笑了笑,手抚葫芦:“宋元没死,跑了。”

        “这……”

        “你也不用怕,海上的宗门永远不敢上陆地,否则这些海上宗门也不必在海上了,具体解释起来颇为复杂,等你过了乡试就知道了。”

        蔺云说着意味深长地看向他,“你这次立了大功,只要通过乡试好处无数。”

        “我就怕通不过。”

        宁言轻叹。

        “怕什么,肉身五重接近六重,这还通不过,考官早就上斩首台了。”

        蔺云说道,“大乾虽说民间禁武,但考核无比严格,你不必担心有人作祟,况且以你现在功劳,只要不违法,江州内没人敢动你。”

        “这么厉害?”

        “呵,这可不是一般功勋,而且你可知这次挽回多大损失?两大箱玉石,他们只来得及取走三分之一不到。”

        蔺云低声说道。

        宁言心中一动,问:“道长,一颗玉石值多少钱?”

        “钱?这东西钱都买不到,你若拿去海外黑市,一颗五位数起步。”

        “嘶!”

        宁言倒吸一口气。

        五位数起步!

        单一枚玉石,就起码值一万大乾币?

        横财啊!

        难怪尤水济都只敢捞两颗,而自己如今有三颗……

        三万大乾币?

        “你也别多想,嘿,那玩意儿跟咱们没关系,不过这回有人要倒大霉了。”

        蔺云嘿嘿一笑,“从下往上,人头滚滚啊!”

        宁言能理解。

        一枚玉石姑且按一万计。

        两大箱玉石的,不知能杀到什么层次——

        最好血流成河!

        “今晚我能住这边吗?”

        “随便你,但别破坏周围东西就行。”

        蔺云无所谓。

        反正他不会让出房间,宁言乐意在药庐待着他也无所谓。

        【天朔五年五月六日,阴、刮风】

        【大门镇封禁】

        【四海帮覆灭】

        【南宁海海盗匪首宋元现身大门镇(划掉)】

        【玄辉宗余党撤出大门镇】

        【南宁海海盗正在进发】

        【吉】

        【运数:50】

        逢凶化吉!

        宁言稍稍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敢回自己家——

        今夜就睡药庐了!

        ……

        次日清晨,鸟语药香侵入鼻腔。

        宁言早早醒来,在院内打着拳。

        “尤水济越过第七重,直接修炼第八重埋下暗伤,我不能走他老路。”

        “暂停呼吸养气术的修炼,先把六重气息完成。”

        宁言一边练拳,一边调动体内气血,缓缓冲击肉身。

        呼吸养气术主要是气血攻伐术,其次才是蕴养内脏、肉身,而且先养内脏再养外身,如此下去……

        指不准他也会先修成内壮再洗炼。

        尤水济例子在前,他哪里还敢乱来?

        蔺云从屋内走出来。

        瞧见宁言练拳,盯了一会儿,道:“不错嘛,拳法有千浪拳的模样了。”

        “只是形似。”

        宁言知自家事。

        他这点把式,跟尤水济都差了几层,更别说是原版千浪拳。

        蔺云笑了笑。

        “没什么事就炼药吧,咱们模式改一改,你帮我炼药,我来负责收尾的凝丹,四炉齐开,争取今天多炼几炉丹药。”

        “好。”

        丹药肯定是供应给江州卫的。

        供应越多,自己露脸机会越大。

        ……

        中午时分,炉子接近了极限——

        锅炉和小鼎早就歇了。

        到后边只有两个丹炉还在启用,而现在连丹炉都需要冷却一番再用,正好外边人声鼎沸,两人准备休息一番。

        不多时。

        陈雄从外边进来。

        “陈兄,心情不错啊。”

        蔺云抬头。

        陈雄嘿嘿一笑说:“可不是,宁兄弟是福星啊,这回咱们都立大功了!”

        “都是陈头出手,不然我命都没了,哪来什么功劳。”

        宁言拱手道谢。

        “哈哈哈,你小子会说话。”

        陈雄大笑。

        宁言心领神会,随后就找了由头说自己要回家,退离了药庐。

        药庐外人潮涌动。

        一堆人都想买龟灵散,更有甚者掏钱想买龟灵丹,可惜那玩意儿已经不往外销售,基本全被江州卫锁单了。

        他摸着巷子回到家中。

        才回来。

        隔壁小房间内,小女贼探出头。

        “你怎么今天才回来?宋燕那个女人呢?”

        “呃。”

        宁言沉吟再三,“走了,她好像跟那些反贼是一伙的。”

        “她是反贼吗?噫,好像是,这家伙一直跟踪我鬼鬼祟祟的。”

        “……”

        宁言欲言又止。

        他其实想说——

        你看上去也没有多正派。

        但是。

        考虑到对方可能存在的身份,他还是决定把情商维持在比较高的水准,轻轻点头准备回屋。

        戚雅趴在窗沿上,道:“我昨天没什么收获,虽然有一些粮食这些,但都被别人拿走了,没办法分给你。”

        “没关系,不是每次出手都能有收获的,一个猎人最重要的就是耐心。”

        “有道理!”

        她眼睛一亮,而后回屋内,拿出个小本子开始记——

        做贼最重要是耐心!

        宁言余光瞥见,不禁沉思,道:“你有没有考虑过改行?”

        “我正在改啊!”

        “不,我是说你别当贼了,没啥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