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你不死,我心难安!

第三十五章 你不死,我心难安!

        “呼~呼!”

        宁言连喘几口气。

        好险!

        那娘们儿真记仇,她自己就有害人之心,而自己只是鸽了她,竟全镇找自己行踪,想要自己的命!

        可惜。

        刚才宰了她自己也跑不掉,不然肯定一枪捅死以绝后患。

        他打开袋子。

        里边四个瓶子,嗅了嗅大致闻味判断,一瓶解毒丹,一瓶生骨丹,另外两瓶不认识,可应该是某种治疗伤势的丹药。

        没人追来。

        宁言思索再三,服了一颗生骨丹提升气血,又吃了一颗凝神丹恢复精力——

        生骨丹最强效果是治愈伤势,提升气血只是顺带,一般没人如此浪费。

        可此时,他顾不得太多,吃完后提枪往回走。

        到了原来的巷子,宁言看见地上一滩血液,血迹沿着巷子一路往外。

        他迅速追上去。

        不多时,血液越发新鲜。

        没走远!

        “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会折返,现在我在暗、她们在明,我有机会杀人后脱身。”

        宁言心道。

        宋燕不死……

        迟早是个麻烦!

        至于她爹。

        就目前宋燕的态度看,显然不打算放过自己,退是仇、进也是仇。

        既如此——

        只好送她归西!

        一路尾随血迹,宁言保持着最轻盈的姿态,跟了一条街,总算见到了人影。

        一人背着,另一人在前边找人。

        宁言抛开斗笠。

        随后脚步轻点如飞燕,“飘”向背着宋燕的那位男子。

        “你!”

        宋燕转头,她脸上易容术已经毁去大半,露出姣好面容,但此刻嘴角挂着暗血着实不太雅观。

        宁言没废话。

        杀至身前,枪如疾电。

        玄辉宗那名弟子挥刀拦截,但枪尖一抖,便从刀上飞过。

        欺近身前时,枪速极快。

        这一抖哪还挡得住?

        中平枪,中间一点最难防,道理便是如此。

        宋燕吃力地回身,鼓足气血一掌打来,可短枪再短也有一米多,哪是她一条手臂能企及。

        一枪穿心,甚至还捅入前边一人的背部。

        宁言再一脚,将两人踹飞,顺势将枪拔出。

        登时——

        哀嚎凄厉,血洒长街。

        另一人追赶,宁言已抽身跑远,他怒目圆睁一路狂奔,体内气血疯狂鼓动。

        宁言回头一眼。

        好家伙!

        这是拼命了。

        他转身一拐,往巷内跑去。

        此刻,镇内火光冲天。

        到处是杀声。

        宁言却速度极快,一路拐、闪、跃,往药庐而去。

        身后之人越来越近。

        到桥上,眼见后边追兵将至。

        宁言远远看见药庐外防守森严,登时心底松了口气——

        他就知道药庐有人!

        如此重地,蔺云离开后怎么可能不留人手?

        此时,看到一堆人守在药庐的墙外,定睛一看赫然是药帮那伙人。

        里边是陈雄和他的手下,此刻正握着刀剑,一脸凶相。

        宁言加速狂奔。

        身后玄辉宗武者已经追到,一刀往他砍来,宁言长枪一横挡住刀兵,沧浪诀借力后撤,接近药庐后大喊:“陈捕头救我!”

        那人听见“捕头”二字,立刻后撤要逃。

        陈雄先前没出手,正是等宁言拉开距离。

        此刻——

        身一纵,如鬼魅一般。

        下一瞬,人已至对方身前。

        那人气血如虹,回身挥砍,夜幕中刀光闪烁甚是刺目。

        玄辉刀!

        然而。

        陈雄不闪不避,单手作爪杀向对方,这一刀砍在他身上发出类似金属碰撞的“咣当”声响。

        随后,他将对方如鸡仔般拎起。

        “就你这还想破我肉身?”

        陈雄冷笑着。

        这一刀只划破了他的衣服,在体表连白痕都不曾留下。

        宁言看得心惊。

        这是什么功法,竟把肉身练得如此霸道!

        横练吗?

        还是说……

        陈雄已经到了肉身境极高的层次?

        九重、十重?

        远处的药帮子弟,就更吓得腿软,一个个瘫坐在地上不敢出声。

        陈雄回头:“这小子跟你什么仇?”

        “我宰了之前说过的那女的。”

        宁言喘着气,言简意赅地回答。

        陈雄回忆了片刻:“叫宋燕的?”

        “对。”

        宁言点头。

        他狞笑一阵,却带着善意:“好小子,尸体呢?!”

        “陈头,拿了尸体我就没了。”

        宁言无奈地看向被他扼住咽喉奋力挣扎的玄辉宗弟子。

        陈雄哈哈一笑:“没事,你功劳很大!这宋燕估摸着是假名,但你可知她很可能是什么人?”

        “不知道,但地位估计不小。”

        宁言说道。

        陈雄看向他手中的家伙,嘴角微扬:“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玄辉宗长老宋元之女,那老东西现在估计正跟蔺兄大战呢。”

        果然。

        宁言见蔺云没出现,就猜到他大概去堵宋元了。

        希望老哥能宰了对方!

        他心中暗暗祈祷。

        随后,宁言看向不远处的药帮弟子:“他们怎么回事?”

        “没什么,宗派余孽想抢夺丹药被我们击退了,这帮人躲在边上鬼鬼祟祟,干脆抓过来一起守护药庐。”

        陈雄一路拖着玄辉宗那名弟子,对方被气血压制,连自尽都做不到,被一群捕快捆了起来。

        放下人后,他才回头。

        “你可看见蔺兄?”

        “不曾看见,但我见到街道有非常可怕的爆炸,不知道是不是蔺道长。”

        宁言如实回答。

        陈雄沉吟片刻,道:“是蔺道兄的道术,你先进来,给我说说一路发生了什么。”

        “是。”

        宁言这才敢靠近。

        药帮的人眼神投过来,有几个口中“言兄弟”地低声叫着,希望宁言帮忙说上两句,但宁言充耳不闻。

        这些人胆子太肥了,这时间竟敢打药庐主意——

        药庐跟江州卫都有往来,现如今比整个大门镇都重要,怎么可能没人把守?

        靠近一些估计都会被当反贼。

        宁言走进药庐,这才松了口气。

        陈雄和他的手下在,玄辉宗没有全部杀上大门镇,便不敢进攻此处。

        他安全了。

        陈雄招手让他过去。

        宁言把自己见闻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包括跟着宋燕下地道,然后发现不对寻隙逃走的事。

        陈雄点头:“还好你小心谨慎,否则怕是已经遭了毒手,就是不知道玄辉宗找没找到尤水济。”

        “可能遇上了。”

        宁言把后续又遇见宋燕的状况说了一遍。

        当然。

        像玉石这些,他可不敢当众说。

        陈雄皱了皱眉:“难怪宋元也来了!”

        “陈捕头,玄辉宗什么来历?”

        “先前大门镇不一直盛传海上仙门吗?海上仙门里最强的是坤岛,玄辉宗则仅次于坤岛,实力很强。”

        陈雄解释。

        宁言大概明白了。

        之前捡到丹方的坤岛,竟然还是海上仙门的翘楚,玄辉宗还排在其后。

        这宋元是海盗匪首,实力又在什么境界?

        他不免有几分好奇。

        但是。

        陈雄只是个捕快,估计也不大清楚——

        即便知道也不会告诉他。

        这是机密。

        自己就一个会炼药散的平头百姓,他昏了头才跟自己说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