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龟灵散大卖

第三十一章 龟灵散大卖

        “快跑吧,再不跑来不及了!”

        “怎么了?”

        “你消息晚了,已经出不去了。”

        “……”

        街头巷尾,宁言隐隐能听见一些议论,他缓步往家里走。

        封禁还没彻底下来,但外边一些消息传来回来——

        先走的那批人没有真的跑掉。

        他们被拦住了。

        在大事方面,日历依旧靠谱得很。

        只是需要一些揣摩、猜想——

        像今天,“宜开业、动工”,他还以为自己的上吉应在药散上,没想到是应在自己的邻居宋燕身上。

        一枚洗髓丹,还有一次机会。

        若能抓住这次机会,自己考过乡试后,不能说平步青云,至少比普普通通没有门路要强得多。

        宁言回到巷子,整理了一番心情。

        到院内。

        很快,隔壁传来了敲墙声。

        “你在药庐工作?”

        “之前在药帮,现在跟药帮闹崩了,就帮药庐打个杂赚外快。”

        宁言回答。

        宋燕有些诧异:“闹崩了?”

        “对,有个之前跟我聊过几句的老前辈被四海帮打了,他们拾掇我去报仇,我就脱离了药帮。”

        “是有听说过,好像叫陈升?”

        “对,杀鸡儆猴嘛。”

        宁言微笑着回答。

        宋燕沉默了几秒,而后说道:“后边呢?”

        “蔺道长出手把他治好了,花了我二十个大乾币,现在还帮忙还债。”

        这些都是市井可以查证的,隐瞒反而惹人怀疑。

        宋燕似乎靠在木板上,以至于墙板都有些弯曲。

        “你还是挺讲义气的。”

        “不,讲义气是一方面,另外就是他帮我保护两坛兽肉,那两坛兽肉、兽骨也值这个钱。”

        “噗嗤——原来还有这内情,他们都说救了老陈的那个很义气。”

        “那只是表象。”

        宁言端着长枪,语气非常淡定。

        因为他讲的是实话,只是省略了一些细节——

        他用丹方交易蔺云出手,而不是大乾币,此外还得到了一块玉石补充了损失。

        没亏还赚了。

        “或许吧,但能做到你这样,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喂,你们俩聊归聊,到底什么时候动手?”

        隔壁传来了戚雅的声音。

        宋燕柔声说道:“明天可以去踩点看看,能不跟尤水济产生冲突是最好的。”

        “好。”

        “可以。”

        宁言点头。

        【天朔五年五月五日,晴】

        【大门镇封禁】

        【四海帮异动】

        【南宁海海盗正在集结】

        【吉,宜动工】

        【运数:140】

        他眯了眯眼。

        尤水济的死期就在明、后两天,但眼下尤水济的死期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

        四海帮能一直掌控大门镇,主要是掌控着某些人跟外边宗门的玉石交易,眼下江州卫悍然出兵横扫海域。

        宗门消失,玉石生意自然崩毁。

        那些家族忙着逃避清算还来不及,哪有可能顾得上区区四海帮。

        尤水济只要不脑残,肯定会想办法逃跑。

        但是。

        如果宁言猜得没错……

        现在的大门镇外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只许进不许出,昨天离开的孙欢能不能逃出去都是两说。

        尤水济就是死在谁手中的区别。

        不过。

        照理说自己布置了这么多,起码也是个“上吉”,怎么只是个“吉”运?

        “宋燕还有后手?”

        他看向隔壁——

        自己在等蔺云,宋燕估计也在等援兵。

        不知道小女贼有没有摇人。

        宁言练了一圈,心底也把明天的状况琢磨得差不多了,收起长枪准备吃饭。

        接连两颗洗髓丹,他的身体比之前强了许多,但同时需要的食量也大幅增加。

        要是没兽肉或丹药……

        以他的饭量,估计能把普通人吃吓到。

        按照蔺云的说法,宁言眼下正处于肉身洗炼的过程,洗炼完成便是肉身六重——

        这一关讲究气血积累。

        若有对应境界的武功心法,懂得如何调动气血蕴养肉身,就能快一些突破过去,否则就只能水磨工夫。

        “乡试下个月报名,考完估计都得八月份了。”

        “沧浪诀还是得搞到手!”

        “希望明天顺利。”

        ……

        次日,龟灵散在镇中大卖。

        如日历所述,大门镇彻底封禁的消息,已经从外围传回来。

        大家从往外跑,变成了往镇子跑。

        风雨欲来。

        大家都嗅到了致命的威胁,此刻也顾不得钱财、价格,纷纷到四风药庐购买丹药,许多丹药被抢购一空。

        一群人堵在药庐门口,不敢冲,又不想走。

        此时,一群捕快来了。

        了解一番后,陈雄表示进去帮忙说一说,然后……

        蔺云搬出了龟灵散。

        宁言在后边,一个人操控两个炉子。

        一个是丹炉,另一个则他煮饭的小鼎。

        小鼎终究派上了用场。

        虽说一次只能出两贴,但在疯狂抢购的当下,两贴依旧是暴利。

        蔺云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在厨房,同样双线操作。

        即便如此,龟灵散能炼制的数量也非常有限——

        就算有捕快们帮忙采集蛇涎果,但竹溪、鱼盘山的蛇涎果也是有数的。

        更何况。

        蔺云今早的消息——

        外边江州卫的百人将,同样希望他们提供一些龟灵丹、龟灵散。

        可价格就没法按现在市价算了。

        好处就是。

        蔺云答应帮宁言在百人将面前露脸刷好感。

        在大乾,认识一个百人将带来的便利,比单单金钱可要划算多了。

        更何况。

        即便分走部分,剩余的利润也非常高。

        即便只有一成利,一天下来同样有个一百多大乾币的分成——

        这场捕鱼、采药,十年不吃不喝,估计才能攒够这么多。

        到了傍晚,他才歇下来,跟蔺云透露了今天晚上行动的计划,而后才离开药庐回到巷子。

        回到屋内——

        咚咚。

        “开始行动?”

        “晚一些吧,等我吃个饭,你们要不要也来吃一口,三目狼的狼肉,腥气是重了一些,但胜在气血充盈。”

        宁言对隔壁俩人说道。

        二女没迟疑,立刻就从隔壁过来了。

        “没想到你还这么好心。”

        宋燕有些惊奇。

        宁言轻轻摇头:“不是好心,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我只是不希望两位打着打着突然气血不足,拖我后腿。”

        “对了,这边有两贴龟灵散,你们一人一副,服用后可以暂时提升气血,壮大皮肉,指不准能救一命。”

        宋燕掏出两包龟灵散。

        宁言眉头一挑说:“这可是好东西,我在药庐打工都买不到,你竟然有门路搞到手。”

        “你忘了她的身份吗?搞几贴龟灵散有什么难的。”

        戚雅满不在乎地收起来。

        宁言轻轻颔首:“也是。”

        “对了,你在药庐做什么的,我今天都没看见你。”

        “帮忙配药、挑药材、烧火。”

        宁言回答,“偶尔还得去郊外接新到的药材,今天腿都跑累了。”

        “新到的药材?”

        “龟灵散主药是蛇涎果,之前存货全用光了,现在都是从外边现摘的。”

        宁言为了博取信任,不禁多透露了一些信息。

        宋燕听后道:“大门镇周边有蛇涎果?”

        “是啊,两个地方有,不过具体可就不能告诉你了,这是药帮看家的本事,虽说我已经脱离药帮,但也不能泄露。”

        “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