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洗髓丹

第二十八章 洗髓丹

        上吉。

        可诸多事件,却显示大门镇的状况已经越发恶劣。

        封禁。

        “按照正常推想,我应该趁着还没封禁赶快离开大门镇,但为什么日历显示宜开业、动工?”

        不用运数强化,宁言就知道日历暗示留下。

        留下为“吉”。

        因为有利可图吗?

        还是说。

        蔺云的实力,足以庇护自己在动乱中生存下来。

        宁言想到这边摇了摇头。

        他跟蔺云虽有交易,对方答应庇护,但也不能完全寄托于他人,毕竟……

        海盗可能攻镇是意料之外的事,对方会不会庇护还不好说。

        他走进院子。

        随后,就听到觥筹交错之声。

        “蔺云老哥,这次生意你还带我们一起做,真是厚道!”

        “哪里,靠我一个也做不了。”

        蔺云的声音响起。

        宁言走进门,见到魁梧道士跟另一个身穿捕头服的中年汉子对坐,桌案上摆着小菜和酒杯。

        中年汉子腰别一把刀,额头一道刀疤一直斜着划过左脸颊。

        见到宁言,他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看着略有几分恐怖。

        宁言嗅了嗅。

        这小菜是用兽肉烹制,闻着便不一般。

        看到他回来,蔺云眼神一扫,而后脸上绽放笑容:“老陈,这位就是我提及的天才宁言,靠自己修炼到肉身五重,而且精通炼药,眼下在我药庐做一些杂活。”

        “哈哈哈,之前蔺道长说他的小弟多天才我还不信,现在一看果然英雄出少年,坐坐,尝尝这树蟒肉。”

        “好!一看就是壮小伙,我叫陈雄,大门镇的捕头!”

        陈雄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每一掌力道颇大。

        宁言用气血配合肌肉抵抗,卸去大部分力道。

        陈雄眼中闪过一丝讶异,而后大笑:“果然英雄出少年,坐坐,这可是道长从山里打回来的野味,平常可吃不到。”

        “陈捕头,蔺道长,我这边还有四条竹叶青,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宁言打开竹箱。

        四条纤细的竹叶青躺在竹箱里,除了第一条之外,其余死法都是被一枪点中七寸。

        “这条没法用了,毒囊估计都被你拉碎了。”

        蔺云瞧了几眼,“剩余三条可以泡酒,你要卖的话,我可以高价收。”

        “我要丹药。”

        “龙虎丹。”

        “我想要洗髓丹,钱不够可以贴。”

        “那你得再补二十大乾币。”

        蔺云说道,“三条蛇顶多二十个大乾币,洗髓丹虽说是一品丹药,却需要五株二品红菱草炼制。”

        宁言帮忙摆过摊,了解洗髓丹的价格。

        一枚洗髓丹得五十个大乾币。

        原材料昂贵只是一方面,另外就是——

        它能加速度过肉身六重,外边根本买不到,只有官家的药庐有。

        根据药帮内的说法,但凡红菱草的产地,基本都被大乾掌控,外人沾了就是死。

        四十个大乾币……

        宁言果断掏出腰包,取出二十枚大乾币。

        蔺云颔首,接了钱,去屋内拿出一个瓶:“给你优惠了十个大乾币,瓶子就不给了,自己现吃吧。”

        “好。”

        宁言接过来,一口吞下,酝酿了片刻后,他脸色微变——

        倒不是立刻有了便意。

        还没那么快。

        丹药先是化作药力进入内脏,而后通过内脏消化变作气血,散入四方。

        好猛的药力!

        宁言马上去外边开始打拳,养气诀和养生拳一起催发制造出巨大动静,将呼吸韵律暗藏其中。

        练了一阵,他有种感觉——

        呼吸养气术凝练的气团就像第二颗心脏,先将气血吸纳再吞吐到五脏六腑、四肢百骸,跟养气术、养生拳似乎也有不少相通之处。

        他暗暗揣摩,面上热汗淋漓。

        屋内两人哈哈大笑,端起酒杯看乐子。

        ……

        “陈雄应该七重往上,蔺云实力难以预计。”

        “他俩一起,这生意倒也安全。”

        “不过我实力不足,跟他们无法对等合作,还得自己小心一些,要是有什么不对劲马上得跑路。”

        “这一百运数不能花!”

        宁言很想用运数提升一波,这样明天的“上吉”就能成为“元吉”,非但收获更大,而且还能又收割50点运数。

        像上吉这类就只有20点。

        提升一波血赚10点。

        然而。

        就目前局势而言。

        即便涨了50,自己运数还能剩个70,但剩余30点他没把握迅速搞到手,眼下时局动荡,只好遗憾地错过。

        宁言去河里洗了个澡,而后回到家中。

        夜晚,他偷偷给戚雅塞去一张纸条。

        隔壁安静了一下。

        当夜,街头镇子喧嚣不断,右边响起了动静。

        戚雅出门了。

        紧跟着,左边也传来了细微声响。

        ……

        还没到早上,宁言被轻微的打斗声吵醒。

        “冷静!”

        “呵,你跟踪我好几天,现在让我冷静?”

        “只是巧合。”

        “我不信!”

        两个女子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

        宋燕狐疑地看了眼宁言的屋子,思索片刻后,说道:“姑娘,冷静一下,咱们私底下再谈吧。”

        “谈什么?”

        “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和目标,完全可以合作。”

        “我呸!”

        戚雅骂骂咧咧地回了自己房间。

        宋燕看了眼宁言的屋子,而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尤水济实力难以预测。

        按照宁言最初的想法,最好能把两个人都拉拢过来,三个人一起对付尤水济——

        反正他们仨对四海帮都有想法。

        大家合作互利。

        可是。

        宋燕的来历、目的,他到现在还没看透。

        万一宋燕最后给他来一下呢?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这样的合作对象,还不如自己单干。

        相比起来……

        戚雅倒更加好相处一些。

        不过。

        宋燕应该也明白,自己很可能给了隔壁一些暗示。

        之后要小心她了。

        宁言心中暗道。

        他闭上眼,准备再休息一会儿,不过片刻,上方的墙板缝隙中飘下来一张纸条,借着晨曦窗外的微光,宁言看清了上边文字。

        “我要偷的是四海帮的沧浪诀,合作不?我可以把前五重给你看。”

        宁言想了想,写上一句——

        “前五重不要,后边的可以。另外你也要帮我一个忙。”

        隔壁沉寂了一下。

        “你是五重?”

        “对。”

        “那你帮我搞到手,我分享给你,要是我被发现,你帮我拖住尤水济,到时候再给你一门拳法。”

        “……”

        小娘们江湖经验没多少,画大饼本事不小。

        宁言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了眼密密麻麻的字,重新写了一张纸条递过去。

        “拳法我现在就要,可以用其他换。”

        “先给你前四重。”

        此时——

        “你们俩要合作?!”

        隔壁传来了宋燕的声音。

        宁言、戚雅一阵沉寂。

        这该死的出租屋就被一个木板隔开,实在没什么隔音能力,传个纸条都能被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