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算计他?怎么想的!

第二十三章 算计他?怎么想的!

        “济爷。”

        “怎么回事?”

        “咱们的人在收钱的时候被杀了,三个没一个跑掉,里边的人被踢傻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尤水济蹲下来,借着火光看了一眼,手探向曾文的脖子,轻轻捏了捏,而后对准掌印,再缓缓后退。

        直至堂内。

        尤水济脸色冷下来,压抑着怒火吐出两字:“废物!”

        “济爷?”

        “宰了吧,就说他下毒反抗,同归于尽了。”

        他说完,背身而去。

        “是!”

        一个肉身四重、两个三重,被一个三重的老头团灭,这种事谁也不会相信。

        可是。

        比起那些,尤水济更在意这个高手是谁。

        肉身五重。

        哪来的过江龙?

        ……

        屋内,宁言把搜过来的大乾币装入袋子,心中思量着下一步。

        杀死曾文,除了给老陈报仇外,还有给自己减少麻烦的想法在里头。

        四海帮在大门镇,主要以尤水济为主,但尤水济手下能人不多,曾文就是里头比较跳的一个。

        然而。

        现在的四海帮近乎疯狂,接下来只会越来越疯癫。

        杀曾文只是出口恶气。

        至于尤水济。

        暂时他不想去招惹,可一方面,自己需要他的沧浪诀后续,另一方面,这狗贼平时没少暗里找借口勒索自己。

        若没实力,宁言忍了。

        而今有一定实力……

        若有机会,宁言想把他也宰了。

        他看了眼日历。

        夜晚,日历已经刷新。

        【天朔五年四月二十四,雾转晴】

        【四海帮继续收费】(划掉)

        【四海帮全镇盘查】

        【南宁海有海盗出没】

        【镇西黑市开启】

        【吉,宜出行】

        【运数:100】

        日历上,原先四海帮持续收费的消息已经被横线划掉,底下出现了“全镇盘查”的字样,不过让他意外的是——

        原先的“悔”竟然变成了“吉”。

        “我杀了曾文导致四海帮计划改变,麻烦反而远离了我。”

        宁言若有所思。

        这玩意儿……

        原来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根据自己的行为、影响而自行修正,只是先前宁言没有去参与到各种大事之中。

        “短时间内,四海帮不会怀疑到我头上,但药帮那边估计还是会被人盯着。”

        “尤水济得解决掉!”

        宁言心底盘算着。

        眼下问题是尤水济实力不止五重神力境,具体是六重还是七重不得而知,一个人去杀过于不智。

        让蔺云出手……

        估计不行。

        他不清楚蔺云究竟有多强,但对方只是庇护,并非帮他解决所有事。

        这是两个概念。

        “蔺云是底牌,不应该作为手段考虑进去。”

        “或许隔壁的女贼能帮忙。”

        宁言思索再三。

        还是得自己想办法。

        半夜。

        两边窸窸窣窣,随后还有细微的开门声。

        随后,两人先后离开。

        宁言从窗户看出去,而后回到床上,看着破旧的天花板思绪纷飞。

        戚雅说是女贼,实际上更像是个刚出来的宗门弟子。

        倒是宋燕。

        比起前者,她更像是个女贼,非常小心谨慎。

        她又是什么人?

        以前宁言看不透,但现在,他估计宋燕实力在五重或者六重,戚雅估计跟自己差不多,甚至还不如自己——

        轻功方面,戚雅已经练到“灵如猿猴”。

        但是。

        力道、气血,她好像不如自己强大。

        “我们三个联手应该能打死尤水济,但我要是先提就会被她俩当猪宰,指不准要吃大亏。”

        “我有蔺云根本不用太着急,大不了躲进药庐,至于药帮那边,他既然拾掇我跟四海帮斗,就谈不上什么交情了。”

        宁言越发觉得自己找蔺云庇护的路子很对。

        若非蔺云的承诺,他现在肯定第一时间跑路,而不是继续在大门镇逗留。

        “有日历,又有蔺云庇护,乱世于我反而是机会。”

        而且。

        自己还积累了一百运数。

        运数的效果上次已经尝试过,它可以更清晰、明白的预知未来,并将未来导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

        有一百运数在身,即便遇上“凶”以上,自己也可以用它规避。

        “谁先开口谁吃亏。”

        “指不准她们再度出手,成为四海帮新的目标呢?”

        宁言躺在床上,很快睡着了。

        ……

        “烧饼,热腾腾的烧饼!”

        “来仨。”

        “好嘞。”

        宁言带着烧饼,往药庐而去。

        路上经过石桥,他没有停下脚步。

        孙欢在桥底下张了张口,最后无声叹气坐回原来位置。

        孙熬在一旁叹息。

        “阿欢,我不该想着去利用他帮咱们出气,实在是被四海帮欺负得有些昏头了。”

        “叔啊,言哥儿背靠药庐,如今实力也到肉身五重,早就不需要看咱们脸色了,你算计他?怎么想的!”

        孙欢大腿都快拍肿了。

        他长叹一声,而后坐在石墩上沉默了数秒。

        老陈被救活了。

        蔺云亲自出手,一时间四海帮都不敢再惹。

        听说这事后,药帮内的其余人顿时心思各异了,特别那些想拾掇宁言去给老陈出气的,一个个心中很不安。

        孙熬也是其中之一。

        “咱们得上门道歉,正好药草钱还没结,而且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想在乡试之后往炼丹师方向发展。”

        孙欢咬牙,“我回去一趟!”

        ……

        “嘿,还知道给我带烧饼,不错,哪个夹肉的?”

        “都是肉馅。”

        “可以。”

        蔺云坐起来,拿了两个烧饼。

        宁言坐下来,一边吃,一边掏出钱袋子。

        “道长,您不教炼丹,但我在您这边练习如何炼制药散应该可以吧?”

        “嗯?”

        蔺云接过去掂了掂,而后喜笑颜开,“不错,但还不够。”

        “……”

        就知道。

        宁言并不意外。

        蔺云绝不干亏本买卖,除非像丹炉、丹方,能让对方感兴趣,否则区区钱财根本无法打动他。

        “嘿,你别怕,只是一个小忙。”

        蔺云坐正姿势,咬了一大口,“这事儿还跟你有关系,你那张丹方我要试一下,所以今天没空去黑市,你帮我去摆个摊卖药。”

        “我不知道价格。”

        “没关系,有贴纸。”

        蔺云说着进了屋子,取出了一个竹编箱,瓶子上贴着各色丹药的名字,另一张单子则写着丹药价格。

        宁言无言以对。

        “您不怕我今天不来?”

        “昨天动静很大,你怎么会不来呢,去吧去吧,我这也是保护你呢。”

        蔺云挥挥手。

        宁言想了一下,提起箱子启程了。

        确实。

        他帮忙摆摊,更证明了自己跟药庐有关系。

        另外。

        把丹药给自己,也给了自己学习的机会。

        今日的“吉”、“宜出行”应在这?

        宁言出门,到了桥边,就看到孙欢从另一头跑过来。

        他走了过去。

        “孙帮主今天怎么有空?”

        “言兄弟,昨天的事,是我叔不地道,我在这边给您赔罪!”

        孙欢抱拳深深一拜。

        宁言摇了摇头。

        “四海帮我也无力对抗,只能明哲保身,倒也可以理解,你们药帮自己也小心一些。”

        “是,你最近在学炼丹术?”

        “谈不上,只是学习一些药散炼制之法。”

        “我这边有一些先祖心得,你不妨看看,算是我一点小心的赔礼,还有这些是之前说好的分成、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