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树蟒捕狼,宁言在后

第十一章 树蟒捕狼,宁言在后

        “咱们这趟去的地方是镇南鱼盆山,那边主要是凝血草、火精枣和风灵花,需要防备的凶兽主要是树蟒、土熊和三目狼。”

        去目的地路上,孙欢介绍着此次的大概情况。

        宁言不禁点头。

        孙欢实力不济,但做事确实周到,不过他对这些妖兽一无所知,所以必须得打听明白。

        “这三个都有什么弱点?”

        “树蟒喜欢在树上,我们带着雄黄粉、雄黄酒,只要提前准备一般没事,但也有例外,如果真被袭击了,主要就打七寸。”

        孙欢说道,“三目狼弱点在它眉心跟眼睛似的黑毛,非常瞩目,那边能刺入它的脑袋里边,不过它们一般出动都是十几只,非常难缠。”

        “土熊呢?”

        “遇上土熊可以上粗点的树或者趴在悬崖上,要不然就跑,逃到有这样树木、悬崖的地方,不过一般可以提前通过脚印侦查到。”

        “就是没法打?”

        “对。”

        孙欢无奈地点头。

        其余人也纷纷提起过去的事,总之……

        那玩意儿通体土黄色,站起来有两三个人高,皮厚实得厉害,一般兵器只能伤它却影响不了它的战斗力。

        但是。

        对方一巴掌下来,肉身四重的武者一样会被得吐血连连。

        遇上土熊就是运气不好。

        宁言听懂了。

        他一趟佣金底价就一枚大乾币,自然不会跟熊拼命,到时候真遇上肯定能跑就跑,用长枪帮忙挡上一秒都算负责的了。

        将近中午,他总算看到了“鱼盘山”。

        它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片山。

        这片山外边高、中间低,但又狭长无比,看着像装鱼的盘子。

        “咱们沿山上走,遇上凶兽几率会小很多,一般是树蟒和三目狼。”

        孙欢一边带路一边说着经验。

        宁言点头。

        从这地形看,山谷中间肯定有大片水源。

        那类地方野兽最多。

        他们往山上而去,到了一处拐角,孙欢快步上前。

        “前边的悬崖上生长着凝血草跟风灵花,偶尔会有一些受伤的凶兽。”

        凶兽也有智慧。

        它们可能不懂药理,但知道什么药对自己有好处。

        凝血草可生息、止血,是凶兽最爱的一品药材。

        因此……

        这一带会危险一些。

        “嗯。”

        宁言走在前边,用镰刀开路,警惕地观察四周。

        虽说树蟒处理最简单……

        可是。

        如果可以,他谁都不想遇到。

        然而。

        走了几步,他陡然停下脚步,取下背着的长枪。

        大伙的心一下子悬到嗓子眼。

        靠近一些后,其余人屏住呼吸——

        一只三目狼!

        它的眉心有一块白毛,可白毛中间又有一撮黑色,看着像一只眼睛。

        三目狼由此得名。

        眼前这只受了伤。

        它的腿上布满齿痕,尾巴都断了半截,显然是某族群曾经的头狼,战败后被逐出了狼群。

        宁言连续几个深呼吸,压下心中悸动。

        落败的头狼嘴巴嚼弄,而后用舌头舔着伤口,始终有一只狼眼盯着他们的方向。

        “言兄弟,咱们……”

        “它吃不完,我们等它离开。”

        宁言摇头。

        困兽犹斗。

        更何况。

        今天的运是“吝”。

        这表示过程不会太顺利,指不准就有凶兽在边上。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不想当螳螂,等它离开是最稳妥的。

        “听言兄的。”

        孙欢瞥向那名药帮成员,眼神一凝暗含警告。

        他们是采药的,而非专业的猎户。

        打起来有害无益。

        “是。”

        大家按捺住心思。

        老头狼见他们不动手,反而撤了几步,不再像之前那么警惕。

        就在此时。

        一道绿影从树上蹿出,似箭一般往老狼而去。

        树蟒!

        宁言庆幸自己没动手。

        这只树蟒足有六七米长,速度很快,如果他刚才先出手对付老狼再被树蟒偷袭的话,肯定会受伤。

        小心果然是对的。

        只要足够谨慎,“吝”运带来的麻烦完全可以避免。

        宁言心中总结着。

        不过。

        有时候该抢的好处,还是得果断地出手。

        随后,他们就看到这条树蟒瞬间咬住松懈的老狼,身躯如绳索一般绞杀着。

        “言兄,咱们……”

        孙欢正要问是否“再等等”,结果就听到边上“蹭”地一声——

        宁言脚一蹬,瞬息弹出十来步开外。

        轻身术!

        这家伙才练几天?

        孙欢瞠目结舌,几个眨眼的功夫,宁言已经到了树蟒近前。

        树蟒身子缠着老狼,尾巴如巨手扫了过来。

        宁言侧身避开,灵活如猿。

        随后……

        长枪猛地一抖,枪尖在手中晃着往蛇躯刺去。

        树蟒块头大,又缠住老狼不肯放,本不易躲避,可此时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灵活避开,尾巴从后砸来。

        宁言将枪杵在地上,借力跃身而起,双脚踩在后方砸来的尾巴上,借力一跃往前。

        而后——

        落地,枪如流星下砸。

        嘭!

        一声闷响,长枪狠狠砸在树蟒脑门上。

        “嘶嘶~”

        这一击力道不轻,树蟒巨大的头颅奋力甩了甩,尾巴盘起庇护脑袋。

        下一瞬,宁言应声落地。

        旋即。

        右手抓枪尾,端着四平势……

        中平枪还未出,正要往七寸刺去,树蟒弃了吞半个头的老头狼,快速但狼狈地往边上悬崖蹿去。

        宁言也不追,改刺为砸拍在狼头上,避免它还活着趁机逃走或反噬自己。

        “我滴个乖乖,这小子……好厉害!”

        老陈很是吃惊。

        最初怕有埋伏没上,可见此子小心谨慎。

        他本以为宁言会放弃,让他们等到树蟒吃完离开再上,结果这小子胆略十足,出手得无比干脆。

        几个呼吸逼退了树蟒,从对方口中夺下了老狼的躯体。

        光这份果断,他们药帮无人能及。

        “怎么样?”

        孙欢远远喊着。

        宁言四处看了看,道:“走了,过来吧。”

        十几个采药人背着背篓小跑着过来。

        瞧着老狼的尸体,他们啧啧赞叹道:“言兄弟厉害,不费吹灰之力夺下一头凶兽,拉回去能卖好些钱。”

        “咱们要是带着走,凶兽指不准都会被血腥气引来。”

        宁言皱眉道。

        “嘿,言兄弟,你不知我们药帮手段。”

        孙欢掏出一个瓶子,“咱们药帮有个‘驱气散’,专门祛除气味,避免血腥气引来狼兽。”

        他说着娴熟地开始洒粉。

        “谢了。”

        宁言眉头舒展——

        能保住收益,他肯定不想把这头好不容易抢来的老狼扔掉。

        其余人已经开始采周围成熟的凝血草了。

        不过。

        树蟒刚从悬崖爬下去,大伙还不敢往悬崖外探,全都避着那边。

        宁言走过去瞧了一眼。

        树蟒刚才慌不择路,此刻已经爬到山崖底下,但树冠上隐隐能看见它的头在树叶之间,眼睛似乎盯着上边。

        “大家在山崖边上采点风灵花吧,远的就别下去摘了,万一树蟒报复咱们反应不及。”

        孙欢经验十足。

        看到树蟒的状态,它没有完全放弃报复。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