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你这枪法可不止一点

第十章 你这枪法可不止一点

        轻功……

        好像确实不难。

        宁言又尝试了几次,确认自己已经掌握轻身术。

        “我已经掌握了肉身四重的原因?”

        “好像也不太可能。”

        那婆娘肯定是肉身四重,甚至还要往上一些,否则也不敢去四海帮偷盗。

        他不信四海帮只有肉身四重以下。

        像尤水济,起码是五重往上。

        即便天下禁武,但有些空子估计还是能钻,只是普通人没有这些门路罢了。

        宁言深知此点。

        所以。

        他并不为自己掌握轻身术而自豪。

        正如戚雅所说。

        动静这么大,好意思叫轻功?

        宁言摇了摇头,回去继续锻炼大枪桩。

        轻身术可用来逃命。

        战斗还是靠枪。

        根据笔记所述,大枪桩不止是练枪基本功,更是修行炼体之法,练久了下盘稳固、全身肌肉协调。

        江州卫兵将即便达到了肉身六七重,依旧坚持每日练此法。

        宁言就更不可能懈怠。

        ……

        晚上,日历再度刷新,但上边写着大大的“厉”字。

        宁言不敢出门,老实待在家里锻炼。

        诡异的是。

        一连数日,日历上显示不是“厉”就是“咎”,全是危险至极的运道,却没显示出具体危险在哪里。

        枯坐数日。

        随着不断磨练大枪桩,宁言感觉自己渐渐能掌控沧浪诀的借力之术,而且摸到了刚柔并济的窍门,如今只差实战验证。

        “肉身四重彻底站稳了。”

        “不过最近怎么回事?”

        三平运道可能只是麻烦,但三凶肯定凶险无比,它代表出行遭遇有致命的风险。

        宁言虽然贪运数,却不想平白送命。

        傍晚,日历再度刷新。

        终于。

        【天朔五年四月十三,多云】

        【北宁海有海盗出没】

        【四海帮在沿海与不明势力交战】

        【吝,宜开工,忌出海】

        【运数:85】

        四海帮跟别人打起来了?

        “前几天凶险,是因为两个势力的缘故?”

        宁言恍然大悟。

        难怪。

        两帮交战,确实容易卷入战乱,或者被四海帮拉去当炮灰。

        一个不慎就遭殃了。

        特殊日历又救了自己!

        宁言很庆幸自己没有出门。

        “只有一个吝字评级,没有其他的,或许明天是个机会。”

        ……

        桥下集市,菜早就卖光了,但孙欢和孙熬还是摆着些杂物在这边等。

        “他今天会来吗?”

        “谁知道呢,大家都不想在这节骨眼负伤,不想去也能理解。”

        孙熬轻叹一声。

        下半年就是各级考试。

        这是所有底层武者唯一上升的机会,大家都很重视,一旦错过又要等两年。

        “是啊,考过去便是鲤跃龙门。”

        孙欢羡慕地说道,“我若是四重,我也不想去。”

        两年时间,普通人等不起。

        所以。

        等了数日,他们怀疑宁言打算放弃了。

        就在此时。

        一道身影从上边跳下来。

        “你们要去哪里采药?”

        “你,你愿意带我们出去?”

        “去的最好全是三重武者,像孙老这样的就算了,我没有太多跟凶兽交手的经验,到时候护不住太多人。”

        宁言说着自己的顾虑。

        他手头见过的血总共也就一个扒手,真正的大战没打过,万一带太多杀不死凶兽,肉身三重好歹还能给点帮助。

        一二重就只有喂凶兽的份了。

        “理解。”

        孙欢凝重地点头。

        数量少的精英,遇上一些凶兽能打则打,打不过还能跑。

        宁言能说出这句话,足可见得回去详细思量了。

        “对了,你知不知道卖长枪的?”

        “您练枪?”

        孙欢有些吃惊。

        这世界虽说没有月棍年刀一辈子枪的说法,但枪法难是公认的。

        “学过一些基础,比刀剑要好些。”

        宁言不知道自己算什么实力,所以不好夸太满。

        孙欢回忆了片刻,道:“我们药帮有一根以前留下的枪,每段时间都有维护,你若不嫌弃我明儿带来,咱们镇南口子。”

        “那就说定了。”

        ……

        次日,云掩长空,旭日初升。

        镇南。

        药帮十几人凑在一起,个个拿药镰、背药篓,腰别刀剑,堪称全副武装。

        “帮主,真有四重愿意上山?”

        “真的,绝对四重,我在他手底下过不了一招。”

        “这么厉害?”

        “嗯,人是年轻天才,大伙待会儿让着些。”

        “只要能去采药吃口饭,让我喊他活祖宗都成!”

        有人大喊。

        其余人纷纷附和,于是小镇口一片欢快。

        孙欢笑了笑。

        “言兄弟才十七八岁,可没你这么大的后辈。”

        “确实,老陈你尽往自己脸上贴金,你要有这样的天才祖宗还能跟这么大还只是三重?”

        “哈哈哈,确实。”

        老陈就是先前喊“叫祖宗”的中年汉子,性格最是随和、乐观,此刻嗦着个烟杆,不以为意地笑着应和。

        正此时,一个少年从远处街道走来,身穿短打武服,头戴一顶斗笠帽,大步流星气势逼人。

        “老陈,你家祖宗来咧。”

        “去你的!”

        老陈神色凝重,没了调笑的劲,连带烟杆也拿到了手里。

        到了近前,少年掀起斗笠,露出英俊面容。

        “帮主,我来了。”

        “言兄弟,你要的长枪。”

        孙欢将后边的枪连着袋子丢了过来。

        宁言眼神一凛,跃身而起借助枪袋,随后空中舞了道枪花,落地瞬间——

        嗖!

        一声破空,长枪如龙,在木杆弹性下飘忽不定却又精准地刺向前方。

        “好!”

        众人齐声叫好。

        “言兄弟,你这可不是只会一点点基础,而是练很多年了吧?”

        孙欢也是眼中神采奕奕。

        他不会枪法,却见人用过枪。

        枪法难就难在操控。

        宁言手中虽是短枪,但也不算太短,比人还高上一大截,没点基础用这杆枪只会闹笑话,他昨夜私底下试,就觉得非常难用。

        可在对方手中,它乖得跟手臂似的,方才那一刺真如青龙探爪又快又猛。

        虽说只是基础枪式……

        可若自己在宁言对面,此刻或许已经被枪头扎了心窝。

        “就平时瞎练,没学多久。”

        宁言又试了几下,将枪装回袋子。

        这杆枪比江州卫的大枪轻,但他一直练得是大枪,陡然换了短枪还不太适应。

        不过。

        短有短的好。

        以自己的基础,真用大枪很快就疲乏了,短枪却无碍。

        武器在手,宁言多了几分底气。

        其余人也是一样。

        没见宁言之前,孙欢吹得天花乱坠,他们明面是相信,可心底还是抱有几分怀疑,刚才那一番演练,大伙就明白宁言不是花架子。

        这是真练过枪法的,枪法基础夯实得很,绝非等闲之辈。

        “这位言诚兄弟是肉身四重武者,所以这次咱们老规矩,除了佣金外,还额外补一成卖药收获。”

        “大伙都没意见吧?”

        孙欢环顾一周。

        大家自然没意见,因为孙欢在出来之前就提过此事。

        没有四重武者,他们只能去采一品药材。

        难度低,采药的人就多,而且他们有规矩,不成熟的药不采,没有二品药材,收获只会越来越低。

        采二品药材就不同了。

        出去一趟,胜过一品药材区域好几天的收成。

        身为肉身三重武者,只要有肉身四重武者在侧,他们还是愿意冒风险的。

        “好,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