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六章 黑市,三拳反杀

第六章 黑市,三拳反杀

        “您的大乾币。”

        “谢谢。”

        宁言把大乾币揣进内衬的兜里小心藏好。

        到镇西的角落中。

        不少人在这边摆摊,看起来跟普通菜摊似乎没什么区别。

        门口坐着个闭目养神的老大爷。

        在他前边,摆着一个铜锣。

        宁言瞧了眼,便知道想入黑市需交钱。

        就不知道是多少钱。

        他眼珠一转,跟着另一个人走过去,见对方取出二十个铜板投进去,他也有样学样。

        果然。

        养神的老大爷没有阻拦,任由他进入集市内。

        到了集市内,他环顾一周,不禁有几分激动。

        这边……

        从药材、兽肉兽骨,到武器、秘籍,应有尽有。

        一个瘦子走过来。

        “兄弟,武功秘籍要吗?”

        “不需要。”

        “诶?心得也有……”

        宁言摆了摆手,态度坚定。

        这些玩意儿真假太不好说了。

        大多真功都是口耳相传,即便写下来也多是可以教给大部分人的前四重,为求方便写在纸上不必每次都磨嘴皮子。

        所以。

        即便是真的他也用不着,万一买到假的却有练废的风险,着实不划算。

        他一边走一边逛。

        随后,宁言注意到——

        药材的摊位边上,还摆着个瓶瓶罐罐的摊子,看上去像是卖丹药或是狗皮膏药的,在丹药边上则摆着一些书。

        他看了眼。

        东南草药辨识大全。

        草药书?

        宁言看了眼摊位,而后不禁有些心动。

        上边的草药……

        有两种他在海岛上见过!

        老板是个壮硕无比的汉子,看模样就知道实力强横无匹。

        “老板,这两种药材多少钱?”

        “全是一品药材,一百钱一两。”

        “那你们收吗?”

        “收,湿的三十钱一两,晒干的八十钱一两。”

        “这本书多少钱?”

        宁言续又问道。

        汉子抬头看向他,而后说道:“一枚大乾币。”

        好贵!

        宁言嘴角抽了抽,但思索了数秒,还是掏出大乾币。

        “我买一本。”

        “好。”

        壮汉把书递给他,然后道,“要卖可以来城东郊外的四风庐,你若在我这边卖足够多药材,我能还你一半的书钱。”

        “明白了,谢谢。”

        宁言颔首,打开看了眼,上边画满各种药材图片,下边有药性、生长环境等等注解,甚至连如何摘取都写明白了。

        他心底感叹——

        即便是异界,奸商们的套路也是大差不差。

        药材,书。

        卖药还书钱,一环扣一环。

        这是“吉”运?

        宁言不清楚,但他明白,其他的要么买不起,要么买了也没太大用。

        不如买一本草药辨识,学一学,指不准还能认出一些药材拿回来卖钱。

        有些药材明白药性,指不准还能救自己性命。

        知识就是财富。

        一枚大乾币,花的值得!

        壮汉抬头看了眼,而后道:“你这样的新人我得提前说上一句,出了黑市,安全、售后概不负责,可别到时候闹着要退款。”

        “不会,谢谢。”

        “嗯。”

        ……

        “还真有人跟出来了?”

        宁言脸色略微凝重。

        刚才的老板明显在提醒他,注意钱财的安全,所以他当即就提了个心眼,结果就发现有个麻布衣、不太显眼的男子一直跟着自己。

        跟到了街道上,对方突然加速。

        扒手?

        对方往他身上撞瞬间,宁言心灵福至,陡然往边上一侧,紧接着猛地一拽,将对方带入一个巷子内。

        那扒手被带得一个踉跄,而后——

        一拳往他脑袋打来,登时眼冒金星,不等他恢复过来,又是一拳对准他脑门打来。

        他手里攥着东西,好像要往宁言脸上砸,但……

        嘭!

        一声闷响,他直接被打翻在地,在巷子中不住哀嚎。

        正要喊救命,结果迎脸又是一拳。

        连着三拳。

        眼见他进气多、出气少宁言才停手,矮下身子捡起刚才被偷走的书,顺便搜刮掉他身上跟钱财有关的物件。

        “饶,饶了……”

        “嘭!”

        宁言又往对方头上踹了一脚,见他再也不动弹才悄然离开。

        四海帮不养扒手。

        像这类扒手大多跟黑市的一些店铺合作,在捕快那就都是上了名单的,抓住打一顿是家常便饭,被打死也不罕见。

        被捕快看见也顶多呵斥几句,不会对宁言动手。

        当然。

        如果被偷了,捕快也不会帮忙追回就是了。

        这就是市井的规矩。

        宁言从巷子另一边出去,回到了自己家里,依旧有些心有余悸。

        那个扒手肯定死了。

        不死不行。

        自己当时身体本能地施展了沧浪诀的借力技巧。

        若被人瞧出根源,怕是大难临头。

        对方是扒手,死有余辜。

        但宁言第一次杀人,回来后依旧有些心绪不宁。

        他连连深呼吸调整心绪,过了许久才恢复过来,拿出扒手的袋子翻了翻。

        穷的一批!

        袋子里十来个铜板,比他衣兜都干净。

        不过。

        除了钱,还有几个罐子。

        宁言取出来,小心地打开、远离,确定没特别气味后才凑近前去看。

        某种粉末。

        倒出来捏了捏。

        辣椒粉?

        好家伙!

        细细一想,之前打的时候,对方的拳头有往他脸上打的动作。

        当时以为是还手,所以宁言赶忙又打了一拳。

        现在想想。

        那只手可能攥着这种粉末,想用它迷自己眼,还好他没有多废话,但凡多点流程结果可能就截然不同了。

        宁言有些心惊。

        “三教九流都有自己手段,果然不能小瞧,还好自己机警。”

        “不过这种手段,倒是可以借鉴。”

        出其不意的话,辣椒粉确实可以起到关键作用。

        就像巷子中的战斗。

        自己要是中了辣椒粉,一时间必然眼睛疼痛难忍,对方再掏出刀子,受伤都是轻的。

        缺陷就是……

        高手、懂行的能避开。

        制作辣椒水的话,成本就上去了,另外喷雾目前也很难搞出来。

        宁言琢磨了一下,单纯辣椒粉成本高,而且距离不近很容易被风或者其他手段吹散。

        可以混入石灰、细沙等粉尘。

        随后,他不免失笑。

        “不知吉运到底是哪个,但应该是触发了。先看看药书吧,要是有凑巧见过的药材,以后可以搜集一些。”

        宁言拿起书开始看。

        不知不觉,一下午过去。

        他合上本子,沉思了好一会儿。

        上边记载了很多种药材,按照书籍描述,熟知的药材有六品。

        一品最低,六品最高。

        再往上据说还有更高级别的药材,但已是罕见至极,连名字都不曾流传。

        此书所载是江州一带常见的一、二品药材。

        宁言在岛上见过的是宁心草、流萤草。

        前者清心、提气,后者生息培元。

        药材可炼丹,但单独服用也有效果,只是微弱一些,且需要平衡其药性。

        像流萤草性热,需以性寒药物中和。

        比如宁心草。

        但是。

        懂这些还不能炼丹,想学会炼丹,还需辅药、火候掌控等等,学问极多,光靠一本药材辨识不可能学会。

        这也是对方敢写出来的原因。

        饶是如此……

        作为野外知识,它作用绝对不小。

        宁言捏了捏书籍。

        这枚大乾币花的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