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四章 沧浪诀,直指四重

第四章 沧浪诀,直指四重

        看完后,宁言迅速背下来,而后将绢布塞回原来位置。

        肉身境界要么是强身健体的外功,或者就是蕴养血气的一些内功。

        养气诀属于后者。

        沧浪诀则两者皆备,它既是武功,也是蕴养血气的内功。

        这就是传承的重要性。

        没有传承就只能学大路货,起点上便慢了一步,所以在大乾国修行,除非天赋特别强大,要不然想超越家族子弟千难万难。

        正因如此,大门镇才如此繁华。

        宁言脑中整理着沧浪诀,不断默背加深记忆,确定没有遗忘后才琢磨其他事。

        之前,他曾犹豫要不要离开,现在则已经有了决定——

        不能离开!

        倒不是为了虚无缥缈的仙门,而是为了日历的机缘。

        在大门镇生存艰难,但触发“吉”、“上吉”的概率高。

        触发“吉”则可以提升运数。

        虽说不知道运数功效,但肯定对自己有好处。

        回乡下?

        一个月不见得能触发一次。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日历是自己的优势,同样也是上天的恩赐,宁言可不想到老才懊恼早年一番蹉跎,错过大好时光。

        “沧浪诀可以在出海后使用,在大门镇绝对不能用。”

        “大门镇内四海帮势力太大,像尤水济这种估计都只是四海帮中层,远没到高层,以我现在实力要是被发现沧浪诀必死无疑。”

        据说是肉身境五重,高层估计更强。

        宁言正思索着,外边传来敲门声。

        他过去开门。

        隔壁的黑衣麻子脸女子在门口,表情和善:“邻居你好,我叫戚雅,几天前新搬过来的。”

        “你好。”

        宁言颔首,算是回礼。

        麻脸女子往里边张望了一下,看见夹缝内的白点,登时面带微笑:“我刚来,对这边不太熟悉,想请你们吃饭,顺便请教一下本地的规矩。”

        “不用,我吃过了。”

        “……”

        戚雅还想再说,门已经直接关上了。

        她张了张口,随后握拳往门隔空挥舞了几下,一脸的不忿。

        要不是为了秘籍,本姑娘才不找你。

        隔壁的少女从窗户探出头。

        她转头看过去,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姑娘,你有兴……”

        “没兴趣。”

        说着窗户砰地关上。

        戚雅脸颊抽了抽,连续几个深呼吸,压下暴躁的情绪,默默往自己家走去。

        这胡同有好几家房子。

        他们只是其中一个小院隔间。

        四海帮帮众搜完这边,又去了其余地方,估计今天是不打算休息了。

        宁言也没休息。

        不能练沧浪诀,但大枪桩、养生拳还是可以练的。

        他用竹竿作枪,横在房间内锻炼姿势,可随着几天的磨砺,普通重量的竹竿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锻炼需求。

        “希望明天刷个好天气,好让我出海去捡一根铁棍回来练枪。”

        ……

        【天朔五年四月初三,风平浪静】

        【四海帮失窃,全镇大搜捕】

        【无咎,诸事皆宜】

        【运数:45】

        隔了一天,总算又刷出了风平浪静的天气。

        诸事皆宜……

        就是做啥都行?

        宁言毫不迟疑,再度出海。

        他没敢在家里留什么钱财,毕竟隔壁住着个女贼,想放心实在有点困难。

        那张绢布她已经用工具从缝隙中取回了。

        大概怕被自己发现,还特地挑宁言睡觉的半夜时间,殊不知她用铁丝勾的时候,宁言瞬间醒了,眼睛一直盯着那根铁丝。

        这是他前世在船上,工作摸鱼时养出的习惯。

        只要有动静,他马上就能醒。

        在这世界派上了大用场。

        睡眠质量一般,但胜在安全稳妥。

        上次的“上吉”之后,运数直接涨了20,比“吉”事件还多一倍。

        这让宁言颇为振奋。

        不过。

        他今天出海,却不是为了寻找机缘。

        今天是“无咎”。

        不好不坏,没有灾难,很适合赶海。

        宁言的目标正是之前的小岛。

        ……

        “好多垃圾。”

        重新上岛,宁言第一时间来到发现咸鱼的地方。

        一堆垃圾堆砌着。

        大多是破布之类的,翻开破布后,不少好宝贝显露出来。

        一个小鼎。

        不重,密封性一般,里边被海水泡满。

        外边锈迹严重,但内部并未被腐蚀,应该是做了特别的防锈处理。

        他最初想是不是什么法宝,研究了一番后……

        这应该就是普通的烧锅。

        “可以留在岛上煮鱼汤。”

        “收了。”

        宁言将它摆在一边,而后继续在跟沙子混杂的木材堆中翻找,不一会儿从里边拽出一根连接着木板的铁棍。

        它是固定甲板用的,特别坚固且耐腐蚀。

        宁言用砍刀将木头砍下,单独抽出了铁棍,防锈层有磨损,部分地方锈蚀严重,但拿回去磨一磨当大枪问题不大。

        “铜镜?有些锈了,不过……”

        “收了。”

        一番收拾后,宁言基本把有用的都搬出来了。

        不太多。

        一口小鼎,一根铁棍,一面镜子。

        海里的金属太容易生锈了。

        除非像铁棍一样,大部分地方做防锈处理,但稍有磨损还是会被锈蚀。

        宁言回到搭建在山里的隐蔽庇护所。

        埋藏的地方没被人发现,挖出长枪后,他立刻爱不释手地练了一阵。

        几天大枪桩练下来,宁言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进步。

        练了一下午。

        外边退潮又重新涨潮,此时已近黄昏。

        宁言没忘记来岛上的主要目的——

        沧浪诀!

        沧浪诀修炼条件,就是在海浪冲击下,以自身力量维持稳定,再慢慢对抗、熟悉、掌握海潮的力量。

        若能掌握海潮的规律、力量,并可借力,那距离第四重就不远了。

        无需海浪依旧能达到海浪中的效果……

        就已达到肉身四重。

        不难,但要是没有沧浪诀的技巧、诀窍和运劲之法,靠自身总结,宁言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找到窍门。

        一阵阵海浪拍打过来,宁言站在潮水中,苦苦抵挡潮水攻击,同时琢磨着如何像沧浪诀中一般“借力”、“卸力”。

        一波波冲击,他心神完全投入。

        浪潮完全涨上来后,宁言没敢再练,杵着木棍爬上岸。

        此时,宁言才发现自己已经腿脚发软。

        “海中有浪潮之力,完全没发现自己已经疲惫了,要是再晚一些可能就站不住了。”

        “下次一定要注意时间。”

        他有些后怕。

        晚上,日历刷新。

        除了四海帮在搜索窃贼,其余依旧没什么大事,运道也是“无咎”之类。

        宁言决定在海岛上再待一天,继续锻炼沧浪诀、大枪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