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四海帮失窃,上吉

第三章 四海帮失窃,上吉

        宁言第二天早早回了大门镇。

        鱼只是路上稍微打了一两网,数额不多,因此早早就卖完了。

        太阳升上来没多久,风浪过来大了起来。

        后边云也多了,阳光没之前猛烈。

        果然是多云。

        跟日历所言丝毫不差。

        正蹲码头卖鱼,卖剩一半,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声声求饶声,一路由远到近,似乎是被拖着过来的。

        “济爷,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饶我一条性命吧!”

        “哼,不敢?你是不敢被我们发现吧,我们四海帮辛辛苦苦帮你们管理船只,你却偷偷把船藏起来。”

        一道声音从里边传出,“怎么,信不过我们四海帮?”

        这尤水济是四海帮在码头的头目,负责收取码头的船只保护费,顺便维护治安。

        虽说一次收的不多,但对普通百姓而言,却也不少,有些人就会将船停到别的地方再走回来,没被逮住一切好说。

        逮住……

        就是现在这样了。

        “实在是没钱了。”

        “没钱就滚,不过这次的钱可得交上,规矩不能坏。”

        “真没钱了,爷,您让我打几船鱼,再……”

        声音有些熟悉。

        宁言想走近一些,但回头看了眼卖的鱼,一时又停住了。

        下一刻。

        “用一只手抵吧。”

        接着就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整个码头都能清晰听见。

        “啊!!!”

        宁言止住脚步,回到自己的摊位,心底轻叹。

        若不是前身上个月忽地胆子小了,停回到码头,指不准自己也要遭灾。

        四海帮……

        真是大门镇的毒瘤!

        人群瞬间散开。

        “哼,还敢对我们动手,也不看看这边是谁在管。拖过来!”

        尤水济随后笑眯眯地走过来,站在码头中间的货箱上,单手拎着一个人,“像这种害群之马,有知道的务必举报,只要举报我们就给赏赐。”

        宁言抬头看了眼,而后眼睛微微睁大。

        被尤水济拎着的男子右臂垂下来,血流如注,衣服湿漉漉贴在身上,好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头发垂下来看不清面容。

        但是。

        从外衣看,应该是隔壁喜欢造人的那位。

        宁言惊愕不已。

        原来挨打的是他,难怪自己觉得耳熟。

        尤水济冷笑一声:“就这我们四海帮还做好事,想着他之前交过不少钱,把他给救起来,他若有钱我都不会不废他手,你们说说,我四海帮已经仁至义尽了吧?”

        一番话后,人群哗然。

        “这家伙太胆大了,竟敢对济爷动手。”

        “估计碰礁了,不然……”

        “嘘!这话可不敢说!”

        大家不敢惹四海帮,没一个敢出去帮忙的。

        宁言也是如此。

        尤水济一把将他扔地上:“自己滚吧,再让我看到你,就把你腿也打断。”

        地上的人痛苦地点头,而后爬了几步,似乎恢复了一些力气,强撑着站起来往码头外而去。

        ……

        卖完鱼获,宁言往租的胡同走。

        果不其然。

        隔壁房间内,两夫妻已经在收拾行李了。

        男子右手用一块布包扎,应该是上了一些药粉,勉强止住了血,但手估计废了——

        对于武者来说,右手被废,基本跟武者没什么关系了。

        “翠芬嫂,他没事吧?”

        “好歹捡回来一条命,四海帮,唉,没了一只手在大门镇活不下去,我们准备回老家种田安生过日子。”

        翠芬嫂就是隔壁家的那个女子。

        约莫三十余岁,但面容非常憔悴,此刻脸上还有几分心有余悸。

        宁言沉默数秒,而后颔首:“回去也挺好的,在家里赚少一些,可好歹自在。”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谁不想变更强,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未来?当家的只是运气不好,回来碰了礁才被发现。”

        翠芬沉重地叹气,“这世道就不给活路!”

        “唉。”

        宁言长叹一声,无法说什么安慰之词。

        隔壁家的船也是小船。

        想来是回来晚了一些,风浪大起来操控不住,不小心碰了礁石。

        自己如果不是有日历提醒,知道今天风浪会变大不便返航,可能也不会早早回来,而是会想着在岛屿上多呆一阵,好好练一练枪法。

        可惜。

        即便有日历,他一样连自己都保不住,又谈何帮助别人?

        ……

        翠芬嫂一家离开了。

        上午挨打,中午搬家走掉,下午新租户就来了。

        新租户宁言没见过,据说是个女子。

        大门镇就是如此。

        旧人去、新人来,永远都有被“仙岛”诱惑的武者前来。

        有时候,宁言都考虑也回老家去。

        但是。

        回去后能干嘛?

        从这两天的状况看,日历只是预知,并非无中生有。

        乡下地方平静,却同样没有机会。

        哪像现在。

        自己昨天就捡到了中平枪法。

        另外。

        运数竟然变成了25。

        这是第一次非“吉”触发运数增长。

        因为触发了“悔”运?

        虽然不是自己。

        可能正因为不是自己,所以只有5点运数。

        若这样……

        要是实力足够强大,可以去触发“凶”、“厉”之类的事件尝试看看。

        但现在实力不足,只能遗憾地先放下。

        “运数到底什么用?”

        “算了,再观察一阵吧,正好这个今年房租、这一季的船只管理费都交了,怎么都不可能回去。”

        宁言将窗帘放下,拿着根竹竿在屋内练大枪桩。

        ……

        数日无事发生,运数没有增加。

        但这次。

        【天朔五年四月初一,晴,大风】

        【四海帮失窃,全镇大搜捕】

        【上吉,宜居家修行】

        【运数:25】

        信息不多,但条条振奋人心——

        四海帮失窃。

        上吉。

        显然。

        失窃本身不是“上吉”的原因,那更大可能是……

        盗窃者就在自己身边,而且这桩好处自己有一定概率拿到手,且对自己没太大坏处。

        昨天刷出事件,宁言一天没出门,在家吃干粮、喝鱼干汤,生怕自己错过了。

        直至黄昏时分,隔壁传来窸窣声响。

        正琢磨间。

        “砰砰砰!”

        “开门!!”

        外边响起大喝声,宁言看向隔壁,随后看到上边挡板夹层里,折叠的白色布团被卡在上边缝隙内,一般根本不会注意到。

        我曹!

        赞美日历!

        宁言立刻站在床上,而后塞到床铺夹缝中,一边练拳,一边好整以暇地等待外边敲门。

        过了会儿。

        “开门。”

        “来了来了!”

        宁言将门打开。

        敲门的是平常跟在尤水济边上的曾文,尤水济叫他阿文,但宁言就不敢这么称呼了:“文哥,您什么事?”

        曾文上下打量着他,而后微微皱眉:“今天出去过吗?”

        “没呢,前些天出了一趟赚了一些钱,这几天在练武,胡同口都没出去过,您经常在这一带走动,应该知道我的。”

        “隔壁的呢?”

        “不是很清楚,刚来的,我跟她不熟。”

        宁言如实说道。

        曾文轻轻颔首说:“继续练吧。”

        他转身往边上走去。

        宁言若有所思。

        看来自己的身形跟窃贼不像。

        他转头。

        隔壁,脸上有些麻子的女子满脸不忿,还在那边跟另一位争吵着。

        宁言没关门,而是继续练拳。

        曾文路过细细看了眼,顺道盯了一下他屋内,而后转身往第一间那边而去。

        两个隔壁的女子似乎都被带走了,后边四人在胡同口争吵着。

        听着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即便回来,一块绢布而已,他可以及时藏起来。

        宁言关门,赶忙取出绢布,打开细看——

        他不想让曾文知道,但同样不想让隔壁的女贼知道自己看过这张绢布,所以只有眼下短暂时间可以利用。

        “沧浪诀?”

        这是四海帮的功法!

        他呼吸都急促了数分。

        难怪四海帮全大门镇搜捕,竟然是帮派的功法秘籍被盗窃了。

        他细看后,不免有些可惜。

        绢布上所写依旧只是前四重,有第五重部分心得但没写全,也不知是四海帮上几层被收缴了,还是她没偷到。

        即便如此,沧浪诀在肉身四重的强大,足以让宁言少走弯路——

        沧浪诀四重所写,正是如何借助海浪增强体魄,练出刚柔并济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