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天晴,有高人斗法

第一章 天晴,有高人斗法

        江南的四月,淅淅沥沥小雨下个不停,整个空气都充斥着水汽。

        屋内的地面泥泞不堪,唯独床铺还有些干燥,勉强可以睡人。

        宁言坐在床上,不断变换姿势、活化气血,分散着注意力。

        隔壁传来声声低沉的喘息声——

        像这种只是横板隔开的房间,根本隔绝不了夜晚的声音。

        隔壁家是两夫妻,宁言还没法说。

        不过痛苦的不只是他,在他隔壁小房间内住着的是个女子,此刻也是窸窣地辗转反侧,显然睡不太着。

        宁言笑了笑,一时间也没那么痛苦了,坐在床上检查渔网。

        穿越已经一周多了。

        他从最初的痛苦、煎熬,到后边慢慢接受、探索,如今算是逐渐搞明白了这世界的状况。

        宁言穿越的地方叫大乾国。

        这边是大乾国东南一个州府下县城,名唤江州雁湖县,外边靠海,由于位置偏僻所以管理非常混乱。

        不过这一带海域有仙家宗门活跃,确实有一些船员在外边被仙人遇见纳入仙门,因此来此出海求仙问道的络绎不绝。

        前身也是其中之一。

        他不是雁湖人,而是江州乐县人,到雁湖大门镇寻求机缘、出路。

        前身买了一条二手船,修修补补,平日里就是出海打渔顺便求仙。

        他前世就是个海员。

        没想到,穿越后还是跟大海打交道。

        实际上,大乾国也有许多仙家宗门,大乾皇族本身就是极强大的修行世家,可大乾有个规矩——

        天下禁武。

        这项规矩,使得民间流传的大多是肉身境前四重,从第五重开始就很少有功法流传,即便有也是朝廷、宗门养的狗腿子。

        普通人唯一晋升之阶就是大乾两年一度的各级科举。

        然而。

        那是万人难过一的独木桥,像宁言这样真正的普通人极难成功。

        很多人就想着出海寻求机缘。

        这造就了大门镇的繁华。

        前身住等狭窄的房间,却还得上交一个大乾币作为一年的租金——

        一个大乾币可换千钱。

        普通人一年收入可能也就两三个大乾币。

        房租还只是最基层的生活开销,最可怕的是下方黑帮的层层盘剥,完全不给活路,若不缴纳就会被打得半残。

        在这样的地方,残废跟死区别不大。

        简直活脱脱打工人,全在给房租、帮派挣钱,完全看不到希望。

        即便如此,各地武者依旧趋之若鹜。

        因为其余地方都有门槛,唯独这里似乎没有晋升的门槛——

        至少表面上如此。

        可宁言明白,这希望非常渺茫,海上宗门一样看资质、天赋,没有天赋什么都不是。

        真不如不穿越!

        最初的他就因此而痛苦。

        可后来,他有了盼头——

        适应了这世界后,他在修炼《养气诀》时,发现借助“气”竟然激发出了一本旁人见不到的特殊日历。

        最初他还不明白日历所写含义。

        总结了几天后……

        宁言明白了。

        上边写的是第二天周围发生的重要事件,每天晚上日落时分会刷新,并且会标明运道,比如“吉”、“凶”、“无咎”等等。

        比如现在。

        【天朔五年三月廿一,晴,风平浪静】

        【四海帮在各码头收停船费】

        【东北百里外小岛有异光浮现,疑似有高人斗法】

        【吉,宜出行】

        运道有三吉、三平、三凶。

        三吉运。

        元吉、上吉、吉。

        三平者。

        无咎、悔、吝。

        三凶者。

        凶、咎、厉。

        按日历所述,“厉”最为凶险,依次往前,元吉最为顺利、幸运。

        但短期内……

        宁言还没见过“吉”运。

        在日历下方,还有个“运”的字样。

        【运数:10】

        这几天运数一直是“10”,不知道如何积累,用途同样不明。

        之前下雨天全是不宜出行,运道不是“厉”、“凶”就是“悔”、“吝”之类的评词,他没办法出门也就没办法去探索日历规律。

        日历上的斗法已经维持数日。

        宁言有去周围赶海捡垃圾的想法,但先前气候恶劣、运道凶险。

        就他那小船,指不准海上半路就翻了。

        即便不翻,运道不好,到了地方又被殃及池鱼呢?

        明天不同。

        天气、运道都变好了……

        “没想到这么多天了,东北边还在斗法,延续这么多天很可能是宗门大战。”

        “吉,难道是提示我往东北方碰碰运气?”

        衡量再三后,他有了决定。

        “可以试试,反正大门镇上没什么鱼获,想捕鱼还是得跑远点。”

        大门镇人潮涌动,好不容易放晴,明天肯定人挤人。

        再者。

        四海帮管控各处码头,有好东西也落不到他手里。

        正因如此,前身才攒了一艘小船。

        宁言今年十八,只是堪堪完成养气、练力,达到肉身三重。

        肉身三重名唤招式。

        顾名思义,就是需要练武功招式打磨肉身,协调自身力气、骨骼,达到最佳的状态。

        作为普通人,多数人只有基础的养生两件套——

        功法养气诀,拳法养生拳。

        宁言也是如此。

        当然。

        基础不代表弱,这两样可修炼到肉身四重,让全身力量浑然如一、刚柔并济。

        同时。

        肉身四重,恰好是最低级乡试的参考标准。

        宁言远远达不到标准。

        正常修炼,他到四重可能至少二十五岁,那年纪大多宗门都不收。

        即便过了乡试,可能也就是分配到某个镇子当衙役,会试和最高级别殿试是别想了。

        能成为衙役都是少数人,大多普通人都卡在三重之下。

        四重之上?

        宁言根本不知道,据说拜入宗门或者得到职位才能得到后续的练法,只听说名字叫“神力”。

        如果有得选,他肯定不想出海。

        海上不止有仙山,更有妖兽、海兽,完全是以命换前途。

        可是。

        好不容易穿越,且还有“日历”这样的东西,他不想籍籍无名,更不想一辈子被四海帮这样的踩在脚下。

        修好渔网,他倒在床上蕴养睡意。

        ……

        次日,果然晴空万里,风平浪静。

        “东北,这边。”

        宁言拿着罗盘,定准了方向,而后划着船往那方向而去。

        “这次走远点,希望能有仙人的垃圾冲到海岸上。”

        靠海吃海。

        即便没有仙门垃圾,海外小岛的鱼虾、贝壳这些也比大门镇要多——

        大门镇赶海的太多了,那些海货根本来不及刷新。

        出海稳字当头。

        如今有了日历,他很清楚今天不会下雨、刮大风,这才敢将计划定得远一些,否则根本不敢去几十公里的海外。

        这也是前身的困境之一。

        宁言只希望高人时斗法能漏点东西出来,最好能随海流飘到周围海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