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都市言情 - 九零神医小辣媳,糙汉老公掐腰宠在线阅读 - 第22章:这个男人有点野(1七)

第22章:这个男人有点野(1七)

        方怀安故意压低了声音,微微地开口:“你是不是知道了我的身份?”

        宋亦晴心里腹诽,这么长时间他才看出来,算他眼拙。

        作为一个军人,这点警惕性都没有,简直是猪脑子。

        她轻飘飘地说了一句:“知道啊。”

        方怀安惊讶,心中更是不解。

        宋亦晴如果明明知道他就是她的丈夫,为什么还故意在他面前跟别的男人你侬我侬。

        难道她一点都不在乎他的想法吗?

        宋亦晴扑哧一笑,她不想这么早暴露她知道的事实。

        开口又将话圆了回来:“我知道你是好人。虽然刀尖舔血,以命换钱,也做了一些坏事。但我知道你本质不是坏人。”

        方怀安的脸色由惊讶转为担心,她总喜欢把别人当做好人,万一真的遇到坏人可怎么办!

        “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防人之心不可无……”

        宋亦晴:“你的意思是让我防着你?”

        他……他是她丈夫,当然不用防了!

        方怀安感觉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接着由头,快速地转移了话题:“那你为什么觉得我是好人?”

        宋亦晴眼睛闪闪,定睛思考了三秒。

        得想个理由搪塞他,总不能说她知道他是方怀安吧!

        “嗯……瑾年喜欢你。小孩子身上自带磁场,对于好人坏人,他们比大人看得更透彻。”

        方怀安一愣,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理由。

        他对方瑾年的愧疚更深了。

        从出生到现在,整整六年,他一面都没有见过他,更别提亲亲抱抱举高高了。都说父爱的缺失会让孩子的童年都变得不完整。

        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赶紧结束任务。

        老婆孩子热炕头,好好地过日子。

        宋亦晴看着他失神:“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对?”

        他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宋亦晴无聊地摆弄着衣角。

        方怀安觉得后背有些痒,想要伸手挠一挠。

        一抬胳膊,藏在被窝里的一条四角内裤顿时掉在了地上。

        这条内裤是他拜托黄国立买来换洗的,还没来得及换上,就暴露在宋亦晴的眼前了。

        她匆匆瞥了一眼,认出这是何物后,立刻羞红了脸。

        系统:“宿主,看来不需要你替他买了,人家已经准备好了!”

        本就害羞的宋亦晴被这一调侃,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把你的臭嘴闭上,不然我就砸了你!”

        想她堂堂女大将军,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竟然会对着男子的内裤害羞。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方怀安害羞的程度并不亚于她,黑脸里透着淡淡的红晕。

        他慌忙起身,没有注意到身上的伤口,撕裂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凉气。

        宋亦晴注意到他的异样,眼疾手快地说道:“我来。”

        四角内裤被她抓在手心,她才反应过来。

        刚才太着急了,这样有些不妥。

        内裤就在手中,扔也不是,放也不是。

        宋亦晴心里犹如千军万马奔腾而过,她的老脸都丢光了。

        她赶紧将这烫手的山芋,扔了出去。

        内裤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直接扔到了他的手边。

        方怀安急忙收好,免得再闹出笑话来。

        他深呼吸了三次,才勉强平复好心情,挣扎着再次起身。

        “我不是已经给你捡起来了吗?你还起来做什么?”

        方怀安:“我内急。”

        他一动疼得厉害,应该是刚才动作幅度太大,伤口挣开了。

        宋亦晴上前扶住他:“我来帮你。”

        “不用。”

        方怀安想都没想,便拒绝了。

        他一个大男人,还没到上厕所都需要人照顾的地步。

        他每动一下,伤口便犹如蚂蚁啃食一般,疼痛难忍。

        宋亦晴几次尝试伸手,都被他不着痕迹地避开。

        终于,他尝试地站了起来。

        双脚一落地,一个踉跄,身体向前倒去。

        宋亦晴正在他的对面,顺其自然地接住他。

        方怀安扑进了她的怀里,清楚地闻到了她衣服上散发着淡淡的阳光的味道。

        霎时,心里犹如小鹿乱撞。

        二人又闹了一个大红脸。

        “不用我,不用我!看吧,差点都摔倒了。”

        宋亦晴嘴上唠叨,实则是在转移他的注意力。

        她心中不断地劝慰自己,他现在是个病人,自己不能和他一般见识。

        照顾病患,是医生的天职。

        看在方瑾年的面子上,她也不能对他不管不顾。

        宋亦晴不断地给自己洗脑,大大方方地搀起了他,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方怀安这次老老实实地闭了嘴,任由身体倚靠在她身上。

        虽然有点丢脸,但这也算是亲密接触了。

        不亏!

        他进去方便,宋亦晴守在门口。

        等他出来后,又大大方方地把他搀回了病房。

        路过的小护士纷纷侧目,这女人明明已经有了一个这么帅的姘头,还不放过蒋医生。

        天理难容!

        宋亦晴感觉有几道目光落在了她身上,她回望过去。

        小护士们纷纷收回了视线。

        方怀安停了下来:“怎么了?”

        “没事。”

        宋亦晴回房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幼儿园放学的时候。

        方瑾年没人去接,她要暂时离开一下。

        想到昨天晚上来投毒的黑衣人,她又放心不下。

        蒋秋华适时地出现在了病房门口:“幼儿园放学了,要不要一起去接瑾年?”

        宋亦晴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

        “我正好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可不可以让锦年今天晚上去你那里住一天?”

        她回头看了看方怀安:“这里没人陪护,我有点担心。”

        方怀安对上蒋秋华,不知为何,他突然有一种让自己的儿子认贼作父的感想。

        可他又不能表露出来,只能暗自吞下这苦楚。

        好在宋亦晴担心他,要在这里守夜……

        儿子永远都是自己的儿子,但媳妇可不一定。

        还是先守好媳妇,再搞定儿子。

        这么一想,他的心情好多了。

        蒋秋华立刻答应:“好啊,正好瑾年可以和沁颜一起玩。”

        宋亦晴会心一笑,眼睛弯弯。

        “多谢你了。”

        “谢什么,我忙的时候,不是也把沁颜放在你家吗?你这么客气,我可要生气了。”

        宋亦晴又说了两句,才把蒋秋华送出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