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武侠修真 - 惑心债的麻烦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一章 两套

第两百一十一章 两套

        范益皓看到文轻云,面色一沉。

        来这里的人之中,能够跟他掰手腕的世家子就一个人,那就是文轻云。

        两个人都是一流世家子弟。

        要是严格论起来,文轻云还是嫡子,地位要比自己高。

        只是如今看的是谁手中的兵多,谁的势力够强。

        他还不清楚文轻云的倾向。

        于是问道:“文公子,何故拦住我呢,张飘零把曹思华藏了起来,想要独吞功劳,不如我们一起把他拿下,功劳平分如何?”

        只可惜,范益皓这番示好,算是给瞎子看。

        不是每个人都想着立功的。

        文轻云本来就是过来看热闹的,另外对于龙云他有特殊情感,在他身边的张大典也是亲近龙云。

        范益皓并不知道这些。

        文轻云说道:“呵呵,范公子,范家堂堂军功世家,不会以前的军功都是抢别人的吧?”

        张大典也跟着说道:“文公子这话可是说道点子上了,范家每一代都军功卓著,即便无战事,范家子弟也是节节高升,里面的猫腻可大了。”

        范益皓明白了,来人是为张飘零撑腰的。

        估算了一下,自己一方竟然还要落入下风。

        心里不断地衡量,口中还是要争取:“文轻云,你可知道这么做,会影响贵我两家的关系,想清楚再回答。”

        文轻云年轻气盛,哪里会理会范益皓的威胁。

        “凡事打不过一个理,既然张兄得了功劳,你们再抢,那是不仁,我们分属同盟,为争功而攻伐盟友,视为不义。

        不仁不义的事,我想说出去,谁都不能说我做的不对。“

        文轻云还是有脑子的。

        世家龌龊事不少,谁都不干净,但是他们明面上是世家大族,不会轻易给人留把柄。

        就算是做坏事,也会堂堂正正的找借口。

        就好像范益皓那范家和文家的关系来威胁。

        文轻云只要站在理上面,范家就不会在事后过于追究。

        而且范益皓并不能代表范家。

        这才是文轻云有恃无恐的原因。

        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这边的兵力,根本不虚范益皓一方。

        范益皓也是无奈,单单是张飘零一行人,他们可以凭借人多,一路混战碾压,即使对方士气旺盛,总归是兵力欠缺。

        现在文轻云、张大典、陈和三人一来,自己就没有任何优势。

        兵力相当,张飘零隐隐武艺还在自己之上,士气也比不上人家。

        理智告诉他,自己应该退让。

        思索再三之后,他还是选择了撤退,他对龙云说道:“张公子真是好运气,希望下次你还能这么幸运。我们走!”

        龙云对于范益皓的放话,没有太多感触。

        他对文轻云说道:“文兄弟,没想到竟然在此处相遇,此次多谢你的帮忙了,不然要费一番功夫了。”

        文轻云说道:“龙大哥,你太客气了,以你的能力,把范益皓打败是迟早的事。“

        即便是文轻云明白张飘零此时的名字是张飘零,但他还是称呼龙云的本名。

        张大典也说道:“没想到张兄还有如此武艺,可谓文武双全,是我辈文人典范啊。”

        龙云说道:“所闻文人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先贤可是”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下马定乾坤“的。”

        张大典点点头说道:“张兄说的是,是大的不是。”

        文轻云说道:“好了好了,你们在这里讨论这个做什么,如今敌人已烟消云散,下一步该我回京城了,不知道龙兄是跟我们走,还是……”

        龙云:“虽然我很想跟你们一起走,可惜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恐怕不能一起回京城了。”

        文轻云:“那龙大哥可要小心点范益皓,此人可不是轻易放弃的人。”

        龙云:“这点请文兄弟放心,张某还是有点能力的,并非兄弟我贪功,而是此次受人之托,安置好曹先生之后,我会回京城的。”

        文轻云对于曹思华,没有太多的恶感,他还不是那种成长起来的世家子弟,张大典是读书人,天生对曹思华有同理心。

        两个人都不忍心曹思华被当成匪首,给叛军背锅。

        纷纷表示理解张飘零的选择。

        几个人又聊了几句之后,就此分开。

        一行人经过这次波折,很顺利的回到营地内。

        新阳县令已经恭候多时。

        县令说道:“哈哈,张公子真乃天人,竟然能够在乱军之中将曹先生完好护送出来,接下来就由我等负责曹先生去处,不过有一事还需麻烦张公子。”

        龙云:“县令过奖了,都是为公主做事,力所能及,必定不会推辞。”

        县令:“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希望张公子找个人伪装成曹先生,无论张公子去哪里都带上,最好露几次面给别人看。”

        龙云心里立马大骂起来,这不是让自己做诱饵,好让你这个老小子安全送人走嘛,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不过他没有拒绝的打算,不就是吸引目光嘛,这事没什么。

        笑道:“这个容易,请县令大人放心,正好叛军溃败,必然滋生出许多乱匪,我明天就先将附近的匪徒给杀光,到时候曹先生定会出现。”

        县令也是笑道:“那样最好,那就不打扰张先生整顿军务了,我等还是早走为妙。”

        龙云:“那就不送您了,这世道不太安全,希望县令大人平安无事,改天我们二人再把酒言欢,一路顺风。”

        两个狐狸,明明都想骂对方,可脸上却是笑嘻嘻的,这当真是皮笑肉不笑,虚伪到了极致。

        出身江湖的萧香痕等新阳县令离去之后,一直盯着龙云看。

        让龙云心里有些发毛,说道:“你在看什么?”

        萧香痕说道:“要不要我去把那个县令杀了?看你的样子似乎也很不爽他的样子。”

        龙云:“你胡说什么?我跟县令大人情同时手足,亲如兄弟,什么会恨他恨得要死呢,他此番回去肯定不会遇上悍匪,被抓住之后五马,先是折磨三天三夜,在断手断脚,最后死无全尸。

        嗯,肯定不会的,县令这么好的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听着龙云一本正经的说反话,萧香痕第一次感受到了读书人的恶毒。

        感觉自己跟这群人不是一个次元的生物,还是多一分心为好。

        还是江湖比较好混,大部分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即便心思深沉也有限。

        哪里像是龙云跟那个县令一般,明明心里在骂对方,脸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异样。

        怪不得人们常说,读书人最不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