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武侠修真 - 惑心债的麻烦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拜请

第一百六十六章 拜请

        面对年轻人出的主意,张乱儒有点接受不了。

        无论是选择哪一个都要把自己的底线击得粉碎。

        要是一个人出主意,那他还能反驳一下,可两个能拿主意的人,竟然都不约而同的挑战自己的底线,就说明张家已经到了需要丢掉脸面,极限就存的地步了。

        思考了很久,他才明白过来,原来张家已经彻底没落了。

        一想到这里,心里叹了口气。

        好好一个家族,在自己手上从最巅峰,跌落到了这种地步,任是谁都无法承受其中的落差。

        “哎,老了,老了,什么世家,都是表象啊,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一个年轻人看得透彻。”张乱儒语气中充满了无尽的凄凉。

        抛开世家的皮囊,其实龙云的想法更加的好一点。

        什么世家,什么皇族,其实都不过是利益而已。

        要想躲过卢家的刀,就必须找人结盟,与其找其他人,还不如找皇家。

        张乱儒继续说道:“水丫头,听说你与十公主相熟,不知能否搭上线?”

        张惜水一愣:“老祖的意思是,我们寻找皇族帮助?这样是否太过极端了些?”

        “哎,你也听到这小子的说的话了,当年我们张家也是得罪太多人了,跟他们合作,还要防止他们背刺,极容易被各个击破。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此时与皇族合作才是最佳选择。

        张小子说的话,难听了些,可句句都是实话。”张乱儒无奈说道。

        龙云此时却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此时最应该担心的是皇族才是,我听说当今皇帝是依靠卢家上位。

        如今卢家已然极盛,要是当今燕皇想要李家江山稳固,必然是要对卢家动手的。

        之所以还没有闹起来,估计是缺少一个契机。

        此时我们自动上门表明结盟心意,他们必然欣然同意。

        就是不知道如今朝廷是个什么局面,是否有什么大动作?”

        张惜水和张乱儒齐齐摇头,表示对于朝廷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们两个为了张家都亲自出外跑商去了。

        张家族人根本没有一个独当一面的人物。

        导致了他们在朝廷中没有任何官员敢于投靠。

        一个女人当家的家族,在燕国,根本不是一个值得依靠的对象。

        龙云这个时候才发现,张家的处境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糟糕得多。

        真不知道他们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

        他说道:“眼下应该积极收集朝廷各种重要信息,既然要合作,必然要明白自己的盟友需要什么,同时也需要了解敌人。

        卢家在朝堂上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也急需弄明白。

        知己知彼,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龙云说得不败之地,其实是夸大了。

        眼下张家能否在卢家的打击下存活下来,他的态度是不太乐观。

        这样的家族竟然是二流世家。

        估计是张乱儒还在的结果吧,毕竟是武侠世界,武力永远是第一衡量标准。

        张惜水明白,朝廷的力量如今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平常还好,燕国也算是盛世,在世家和朝廷的双重统治下面,愚民们没有知识,也没有被逼到饿死人的地步,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高举义旗之类的举动。

        张家也没有那个精力和心思去关心朝廷的事情。

        自家还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呢。

        如今不同过了,生死存亡关头,就是牲口也会困兽犹斗。

        张惜水自己由于出生之后,父亲就是家主,从小也不是培养成接班人一样的存在。

        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领悟到。

        她也深知自己此时如果处理张家的事情,还要关注朝廷,那工作量就大了去。

        自认没有什么本事能够从纷乱繁杂的事情之中看出什么端倪来。

        而唯一可以依靠的老祖,张乱儒本身就是个武艺高强的普通人而已。

        别说朝廷的事情,就是张家的事情,他都不一定能够处理得来。

        眼下能够相信的只有‘新加入’张家的两个外人。

        这点就是看出张家和其他世家不同的地方。

        既然张乱儒相信两个新加入的人,她也就顺水推舟。

        她走到龙云面前,躬身一拜说道:“张兄,小妹才疏学浅,自认照顾张家已经筋疲力尽了,如若再关注朝堂事务,恐力有未逮。

        还请张兄助小妹一臂之力。”

        没有多说太多,张惜水这番操作就是连张乱儒也是张大了嘴巴的。

        一想到自家事务竟然需要靠外人帮助,心里也不是滋味。

        让他开口求援是不可能的。

        高傲如他,带着往日的心气,非常不适合做一个说客。

        从龙云之前说的话来看,这个小伙子明显腹有良谋。

        张惜水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也不好推辞。

        再加上他显露的武功,可以说是文武全才,这是最佳的孙女婿人选。

        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放下了很多东西,越看龙云越是满意。

        也就没有反对张惜水的提议。

        龙云这里却是心里一愣,本能的想要脱离这个漩涡。

        穿越过来可不是斗天斗地斗空气的。

        小说中那些穿越者到一个陌生世界,无不是带去现代文明的产物,利用知识谋取地位。

        龙云没有那么大的斗志,想着逍遥快活就行了。

        权力会让人着迷,也会让人堕落。

        无牵无挂的浏览一下大好河山,难道不好吗?

        何必费心费力呢。

        可惜事与愿违,张惜水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如今恩人有求,拒绝的话如何能说得出口?

        而且看张惜水那郑重的模样,像极了古代谋主请谋士的仪式。

        众多因素纠缠之下,龙云只好答应下来。

        他说道:“张小姐多虑了,恩主有难,我势必不会袖手旁观,能够尽一份力也是应该的,只是我志在逍遥,做一闲云野鹤,此事过后,还请张小姐放我离去。”

        这话就是相当于说,你是我恩人,我才答应的,等张家危机过去了,我就走了。

        这份救命之恩,也就相当于还清了。

        张惜水一怔,急忙说道:“让张兄为难了,小妹只是心无所依,并无携恩自重之意。”

        龙云:“我知道,此时最重要的是情报,没有情报,很多事情都无法看到后续变化,燕国如今局势如何我还不太清楚,需要更多的信息支持才行。”

        龙云不得已转移了话题,再聊下去,大家都尴尬,只好聊一聊更加重要的事情。

        张惜水说道:“张兄,放心,张家虽然没落,可还有故旧在,要办事或许不是那么利索,可要打探一些消息,还是能够做到的。”

        张乱儒说道:“水丫头,你就带着飘零去你父亲的书房,那里还有一些记载,或许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