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武侠修真 - 惑心债的麻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商议

第一百五十七章 商议

        卢有功说道:“有英带着四个子侄辈,今晚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在近京河的时候。也探张府,当然是遮掩身份进去的。

        刚刚接到消息,有英很可能已经遭遇不测,招诸位前来,是想看看你们的想法。”

        卢家老祖大概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开头便直入主题,可见其作风如何了。

        德字辈的几乎都没有想着家主之位,主要是因为卢有功太过强势,而且家主之位直接传给侄孙辈是最好的。

        那里有三十年的太子得道理。

        他们不是皇家,不用面对全天下。

        也不用讲究那些什么爷传子,子传孙的规矩。

        直接跳过德字辈,给志字辈腾出舞台,更好能够保持家族的生命力。

        这在世家当中并不罕见,很多世家摸索了一条可以让家族长盛不衰的道路。

        这个问题其实主要就是卢有功考验志字辈三个人的。

        德字辈们一下子就沉默了起来。

        消息来得太过突然,卢有英夜探张府,本身没有什么危险性。

        而且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没必要弄得卢家个个都要知晓。

        他们面对突如其来的信息,还需要消化,琢磨其中的各种利益关联。

        其他人没有说话,卢德标直接说道:“老祖,他们遇害之事,如今是确认了还是尚是猜测?”

        “并没有确切消息传来,张府明面消息只是几个蟊贼闯入,他们已经打发了,而且如今张家已经沉静下来,他们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了。”

        “去的是有英叔,德言堂兄,志强,志雄,志鳞五个人?”

        “是的。”

        “有英叔乃是一流高手,德言堂兄也有二流巅峰,志强,志雄,志鳞几个都有二流,张家竟然能够留下他们?

        是不是要派人救援比较妥当?”

        卢德标看似询问,实际上已经表明了自己的观点。

        卢德明:“照我说,直接打上张府去,要是有英叔真有事,灭了它张家又如何,在燕国谁敢跟卢家扎刺?”

        这话讲得嚣张霸气。

        可也紧紧是说说而已。

        有好几个同辈人听到这番言论后,都不自觉皱了皱眉头。

        卢有功面无表情,倒是看不出什么来。

        卢志东一边思索,一边观察在场诸位的表情。

        从灭了张家这一个角度出发,肯定不可行,但是如果卢家没有什么表示,又会显得太过软弱。

        他又回想起老祖说过的话,卢有英是遮掩身份去的,张家传出来又是几个蟊贼而已。

        也就是说,如果卢有英几个人死在张府,那么张家人肯定是知道了卢有英的身份。

        就算是被生擒,也肯定知道了他们是卢家人。

        到这个时候,张家都派人过来试探交还人质的想法,加上当时张家传来的喊声。

        他此时已经确定卢有英几个人肯定是死了。

        怪不得老祖询问大家的想法。

        想到这里,他心里更加淡定,其实他也做不了决定,只要把这些分析说出来就已经能够体现他的才能。

        作为领导者,你必须学会模棱两可,暗中表达自己的意思,但说话的时候却有不能有足够明显的话柄。

        混过体制的人都知道,你的顶头上司从来不会给你做任何保证和决策。

        卢志东就是凭借着这份心思,揣摩透了卢有功的态度,才能够名正言顺的做到继承人的位置。

        他心思复杂,也没有急于表达意见。

        他本身也是做过领导的。

        卢得明虽然说的是实话,却有点无脑。

        卢家灭张家却是有那个实力,可后患太大。

        张家虽然被打压多年,所有世家也乐意张家被打压,甚至被消灭掉。

        可是做这件事情的人必须不能出自你卢家之手。

        兔死狐悲,唇亡齿寒,大家都是世家,如果卢家这么肆无忌惮,大家都会本能的想到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张家?

        到时要是皇帝稍微挑拨一下,马上就是群狼斗虎的局面。

        无论是两败俱伤还是卢家惨胜,最终的胜利者都不能是卢家了。

        别看卢家打压张家,大家都一起看热闹,可一旦卢家以雷霆手段灭了张家,第二天开始,卢家就自弃于世家阵营。

        相当于自掘根基,本身你就是天然的世家阵营,一旦脱离了,你要么自成一家,要么投靠更大的靠山。

        自成一家?皇家肯定不允许,燕国明面上只能有一个家,就是皇家。

        投靠更大的靠山?燕国哪里有这种势力?

        所以打上门灭了张家是不行的。

        而且他们此事不占理。

        所谓理,就是大义。

        大义不站你这边,你就没有理,没有理你就得不到支持者。

        即便你是燕国第一世家也不行。

        卢家众人都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有批驳卢德明的。

        也有支持的。

        大部分人都持意见就是找张家要人。

        卢有功对志字辈三个人,说道:“你们三人有何看法?”

        谈了这么久,大家终于才想起有三个小辈在场。

        这三个人可是正儿八经的卢家未来,特别是卢志东,基本没有意外就是未来家主了。

        此时也应该有他的声音才对。

        卢志和性子比较急,说道:“我觉得有英老祖武艺已越一流,没有那么容易遭人毒手,现在理应立马派人过去接应。

        便是硬闯张府也在所不惜,莫不可使他们心寒。

        同时也可展示我卢家威视,不可令人小觑了去。”

        比较激进的委婉说法。

        也照顾到了族人们的情绪。

        轮到卢志翔,说道:“如今事态未明,先静观其变,暗中监视好张家即可,听闻有英老祖他们都有遮掩身份,那事情就有回转的余地,卢家虽然声威日隆,却犹如烈火烹油,多少双眼睛看着盯着我们,不可使他们有可趁之机。”

        卢志翔是保守派,属于比较小心谨慎的类型,看事情到时有些中立的意思,就是对于族人的牺牲没有过多的提及。

        最后轮到卢志东,自信躬身,姿态已然做足,说道:“诸位长辈请听晚辈斗胆一言,我听说了诸位之言。

        大略分成两部,一部分是直接表明身份去张府要人,另一个部分则是静观其变,看事态发展。

        孙儿认为此时有些难办,有英老祖到如今还没有任何踪迹,孙儿认为他凶多吉少。”

        此话一出,就差点说:你们别猜了,他们已经死了。

        让在场众人觉得不可接受。

        连老祖都不确定消息,你为何认为他们一定遭遇不测?

        真是黄口小儿。

        “肃静,东儿继续说。”听这语句似乎有点赞赏的意味。

        “首先,无论有英老祖他们无论是被生擒,还是被杀害,基本上可以确定身份已然暴露。

        从收到的情报和孙儿对有英老祖的了解来看,有英老祖很可能自己断后为志鳞他们争取逃生的机会。

        孙儿遍历家族与张家的交往历史,有英老祖是多次与张家交手,为争取时间,他必然全力应敌。

        人面、神情、语音皆可掩饰,可武功根底必然无法做任何遮掩。

        其次,张家的反应来看,并没有派人跟我卢家接触,从出事到如今,张家既然已然知晓有英老祖的身份,却没有跟我们进行任何交流。

        就说明人应该已经牺牲了。

        张家如此做,就是为了掩盖下来,极力撇清那些闯入者跟我张家有关。

        最后,就是他们也想看看我们卢家的反应,我估计张家估计此时应该是联络了一些二流世家,以防万一。

        基于此孙儿认为,此事不宜扩大,避免牵扯更多的人进来。

        张家既然遮掩了,我们也应该帮助遮掩。

        当然此事,必然事后要跟张家算账。

        我们卢家也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让张家明白,我卢家的人不是那么好杀的。

        在此之前,还请在场诸位,莫要将此事宣扬出去。

        就说有英老祖带着志鳞他们出去执行家族任务了。”

        说道‘卢家的人不是那么好杀的’的时候,他甚至厉声冷肃的喊出来一般。

        卢志东已经说完了,已经表态,就是现阶段不要动,而是将此事压缩到极小的范围,报复张家的事情,肯定也要做,只是要以另外的方式。

        一顿分析下来,大家都觉得卢志东有点道理。

        卢有功觉得卢志东虽然还有些嫩,看不到全局,可分析起来还是有几分样子的。

        他说道:“依你之见,事后如何处理张家?”

        卢志东心里松了一口气,这屋子里面的所有人加起来,还不如卢有功一个人重要。

        只要他认同自己的想法,那么自己就稳了。

        风头已经出过了,该让出去了。

        “局势有些复杂,孙儿目前看的不太真切,一切都由长辈们吩咐,我与志和,志翔必然不让我卢家堕了声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