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武侠修真 - 惑心债的麻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无奈

第一百五十四章 无奈

        龙云眼前的这个二流高手此时也只能呼叫救援。

        他一边应付张飘零的进攻,一边呼叫:“老祖,救我。”

        可惜他的呼喊注定无法得到回应。

        张乱儒此时加大了自己的攻击力度。

        卢有英已经听到了两个呼救声,只是此时他没有办法赶过去。

        眼看敌人如此进攻,他心里还在寻思要不要暴露自己的跟脚。

        有时候一个人性格就决定了这个人的战斗方式。

        卢有英不是那种拥有瞬间决断力的人。

        身居高位多年,看任何事情都习惯于权衡行动的后果。

        利益才是他考量的最主要因素。

        他同时也觉得张府应该没有一流高手了。

        要是有一流高手,估计也等不到那两个侄孙呼叫救援。

        应该是陷入了围攻,理应还是能够撑一段时间才对。

        就是这样一耽搁,已经决定了那个后辈的命运。

        他一边拖着张乱儒,一边寻找机会想要借机跳出战斗,出去救援。

        今天晚上的试探已经结束了,他发出撤退的暗号呼啸声。

        这么久都没有第二个一流高手出现,也说明了张府非常虚弱。

        到时候悄无声息的就可以将这个曾经的一流世家,彻底的清理出燕京城。

        正想着,突然远处刚刚传来呼叫的地方,竟然传来的熟悉的声音。

        “啊,老祖救命啊。”

        似乎十万紧急,听惨叫声应该受到了重创。

        卢有英这才意识到要是自己不过去救援,自己的侄孙估计要被杀掉了。

        也不顾不得隐藏身份,直接全力出手。

        本来频频后退的架势,因为他的突然爆发,竟然将张乱儒打后退半步。

        “卢有英!”张乱儒咬牙切齿。

        只是卢有英根本没有功夫管他。

        只要不是当场被擒住,自己穿的是夜行衣,带头罩那种。

        功夫底子露了就露了,只要面上没有当场露出,事后就有辩驳的空间。

        况且天下还是有模仿他人武功的存在的。

        此时的张家估计也没有胆量跟卢家翻脸。

        张乱儒认出来人,更是狂怒猛攻。

        两人此时都用出了真功夫。

        他就是看准了卢有英急于救援,死死得缠住他。

        卢有英也是看出了张乱儒的意图。

        既然已经暴露跟脚,他也没有丝毫留手,直接全力出手。

        只有打退敌人,才能够去救援,想到这里,他立马凝神专心对付张乱儒。

        张乱青终于等到了机会。

        多时的忍耐,总算有了回报。

        敌人专心对付张乱儒,让他的注意力变得集中,对周围的关注就会变得薄弱很多。

        这就是张乱青为什么不出手的原因。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恰如此时的张乱青,瞄准了时机,全身先的投入,从收敛自身慢慢靠近敌人。

        到最接近的时刻,瞬间的爆发,犹如石破天惊。

        极致的爆发,带来了极致的速度。

        外号‘千里一线’的他很好的形容了他的特点。

        就是快,就是隐蔽。

        卢有英爆发,想要极力的压制住张乱儒,但他心里总是有一丝丝的不安。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危机感,可危急的情势,让他不得如此,就是这样的情势之下,常年练练功带来的感觉,让他汗毛直立。

        来自则后方的威胁,尽管已经察觉,可只来得及分出一分真气来防御。

        张乱青可是十分的功力,没有任何留手。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卢有英左后方的背部和肋部直接被张乱青切下。

        仿佛是被人使用利器切割一般。

        趁着鲜血还没有流下来,里面的内藏鲜活可见,是那样的狰狞和可怕。

        这还是卢有英及时做了规避和防御。

        要不然就刚刚那一下直接被切成两半。

        深厚的功力加上及时使用真气封住自身血管,并没有让卢有英直接殒命。

        此时的他也顾不得隐藏什么身份。

        目光死死的盯着刚刚偷袭他的人。

        两个一流高手面对一个重伤的一流,他今天死定了。

        为了止住伤势,利用大部分的功力来维持自己身体不崩溃,已经没有多余的战力了。

        “来着何人?”

        他此时就是想着如何把张家还有两个一流高手的信息传递出去。

        第一个想法就是找到自己的那些人,张府中的内应地位还是太低了。

        根本没有那种眼力,而且今晚为了内应自己不暴露,他们已经做好了安排,就是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想拖延时间的卢有英并没有得到回答。

        张乱青没有做任何的回应,而是直接退入黑暗之中,然后化作一线,消失在他的视野。

        留着张乱儒继续牵制。

        这是卢有英最绝望的事情。

        面对着张乱儒的进攻,他已经逐渐不支,身上又是中了一掌,自己的伤势已经维持不住了。

        本来还想着做最后搏命一击,可惜了,张乱儒始终保留着余力,以作应对。

        黑夜之中还有一个深浅不知的一流高手在窥视。

        他最终没有给张乱儒形成任何的伤势,最终只能凝聚自身真气大喊:“逃啊。”

        这是他给自己带来的人做的最后一件事。

        为了喊出这一声,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一个一流高手,到死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这里。

        确认卢有英死后,张乱儒吩咐手下人维持秩序,任何人都不许谈论今晚的事情。

        其实卢有英不清楚,他喊出最后一声,已经没有意义了。

        因为他带来的四个二流高手之中的最后一个,在龙云狂风暴雨一样的进攻之中,身受重伤,想要逃跑的时候,被赶来的护卫们乱刃砍死。

        他的死亡甚至比卢有英还要早得多。

        “你打算什么处理这个尸体?”张乱青说道。

        “卢家人太过分了,一直针对我张家,今晚要是没有你,估计明天张家就成为笑柄了。

        只是为了家族,就当今晚什么都没发生过吧。”张乱儒回答道。

        情势比人强,卢家如今太过强大。

        这件事闹大了对谁都不好,张家还承受不了卢家的打击。

        静默处理,只要卢家没有借口,随意对一个世家动手,也要考虑考虑。

        “这些年,辛苦你了。”张乱青好歹留在三公主身边多年。

        清楚这种时候,处于弱势的人,此时什么样做才是最好的选择。

        或许会让人显得窝囊,懦弱,可为了家族存续。

        这些耻辱肯定是要背负的。

        张惜水也是被告知这件事,她也同意做出这样的决策。

        对于张家被卢有英带人夜袭的事情,就这样被隐瞒下来。

        甚至有些人都不清楚昨晚张家发生过一流高手之间的战斗。

        只是对外宣称有几个蟊贼和家里的护卫发生的战斗,仅此而已。

        由于张家息事宁人,官府也没有想介入的意思。

        张家迎来了又一天的宁静。

        那几个死掉的‘蟊贼’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