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武侠修真 - 惑心债的麻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讹诈

第一百三十三章 讹诈

        龙云上了花船,不得不说,地方还是挺大,一共有三层这么高。

        加上装饰和人员,显得就很拥挤。

        只是在外围,一些小厮家丁都在这边停留。

        开玩笑,高级宴会,哪里是他们这等奴仆能够进去的?

        龙云登船出示了请柬,立马就有人过来引路。

        一路直接登上最顶层露天甲板。

        要不说诗会主人会选,这天是风高气爽,甲板上面丝毫没有不属实之感。

        甚至还有点让人如痴如醉,加上是不是传过来的酒香,一闻就明白是神仙醉。

        目前最顶级的酒。

        纯天然手工酿造,不含添加剂,芳香扑鼻,喝过的人都明白就冲着一口酒,今天就没白来。

        神仙醉产自蛮国,很少有流到其他国家。

        自古以来什么最贵?

        稀少的东西最贵。

        特别是神仙醉这种名满天下的酒,蛮国的贡酒就是神仙醉。

        燕国这边却不是,一方面是两国并不是商路长通,打仗的时候经常封锁。

        即便是不打仗,没有门路,你一样都出不了燕国境内。

        真以为边境战士是吃素的?

        这些商路都是被世家死死的掌控在自己手中。

        这就是为什么燕国是世家的天下。

        努力是一个很好的词。

        不过在不同人眼中,努力是不一样的。

        穷人的努力是为了生存,世家的努力是为了更成功。

        80%的财富掌握在20%的手中,这是前世生产力和交通能力极度发达的社会,其中财富的分配比例。

        然而龙云现在生活的封建社会是99%的财富掌握在1%的人手中。

        世家控制联合皇族近乎控制着一切。

        普通人是没有什么资格拥有财富的,他们只配活着而已。

        这也是燕国的社会构成基础。

        农民只能租种田亩,或者进入到豪门大户为奴。

        不依靠世家,也有可能生存,但想要大富大贵,没有世家点头,你就算是天才,也无用武之地。

        龙云一上到船顶,视野顿时开阔起来。

        可以说四面八方的动静都映入眼帘,河岸两边涌动的人群,碧水蓝天,风景秀美,一副繁荣景象。

        是个描绘丹青的好地方。

        这么大点的地方寻找一个人,实在太简单不过了。

        个人有个人的圈子。

        船顶都是男人,看衣着就知道大家的身份不简单。

        女子都是在二层楼内,诗会还没有开始,等到主人安排妥当,才会放两边人一起进场。

        龙云看到了张惜年,在一圈子人的外围,想往里面挤。

        “惜年兄,惜年兄!”大嗓子扯起来,惹得身边的人头来鄙视而愤怒的目光。

        这些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平时都是以风度示人,这样大喊大叫,是一种没有教养,同时缺乏素质的体现。

        龙云可不管这些,大家都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

        像极了所谓的‘绅士’,没有触及利益的时候,大家和和气气,但到了争取利益,跳起脚来骂娘的都有。

        只是碍于公众的目光,不会让这种姿态现于人前。

        张惜年看到有人喊自己,下意识回头,就看到了龙云正在向他挥手。

        彷佛是他登船之前得意以洋洋挥手的回应。

        有点不敢相信龙云竟然能够上船来。

        不是说他没钱嘛,码头那些船夫竟然还愿意载他过来?

        而且他也没有请柬啊,凭借急智做出足以登船的诗句?

        被邀请的人基本上都是有名有姓,或者名声在外的。

        给出做诗登船的规矩,本来就是为了做给外人看的。

        要是真有才,也就让你上来了。

        可这种人少之又少。

        毕竟没有收到请柬,就说明主人不想你来。

        你还硬着头皮来,到时候难堪的就是你自己了。

        张惜年旁边一个人说道:“张兄,那人是你什么人?竟然大呼小叫,平白坏了气度。”

        张惜年脸色难看,平时在他的小圈子已经很难混了,没想到刚刚甩掉的小子竟然不知道什么原因,混上来了。

        “韩兄,我跟他不熟,也不知道他什么混上来的,我去打发他,不要让他坏了兴致。”

        张惜年急忙离开人群。

        本来还想装作不认识龙云,可是龙云目光锁定他了。

        看样子,要是他不回应,估计还会再继续喊。

        逼得他不得不过来跟龙云交流。

        “哈哈,张兄,不好意思,刚刚本想让底下人回去接你,你什么就来了呢。是我疏忽慢待了。”

        张惜年只能装作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龙云也不为难他,说道:“惜年兄,看到朋友太过高兴,我也理解,这不我直接上来了,只不过,惜年兄啊,你是知道我的,身无分文,要不是有这张请柬,船夫还不载我呢。”

        说完拿出张惜水的请柬,出示了一下。

        张惜年惊道:“你什么有请柬的?”

        龙云打开内页,被邀请人赫然写的是张惜水。

        张惜年顿时无语,本以为可以甩掉这个拉拢不过来的潜在敌人,没想到自己戏耍不成,反而弄得很尴尬。

        好在脸皮还没有撕破,这个时候要是让龙云大吵大闹,对他是不利的。

        因为他是要混下去的,自己在世家子弟圈子里面本来就备受鄙视,一旦让龙云闹起来,说不定都要被排出圈子之外了。

        “原来是惜水的帖子给了你,难怪呢,你之前也不说说。”

        “这不是已经有惜年兄带路了嘛,我就没拿出来。

        哦,对了,惜年兄啊,那个载我的船夫还赊着账呢,就在下面等我付钱,我可是但应给人家五两银子。

        你可不会要让我做那泼皮无赖之举吧?

        快给我钱打发了他,别让人家久等,人家挣点苦力钱不容易。”

        龙云开门见山的说道。

        张惜年是又怒又气:“五两?你……”

        他已经无语了,五两,船夫在河上挣半年的船,都赚不到这个数,很明显龙云是康他之慨啊。

        没办法,自己做的事,自己负责。

        伸手想掏钱袋,结果找遍了都没有。

        龙云睁大眼睛说道:“惜年兄,不会吧,你堂堂张家公子,出门在外都代表张家,竟然连银子也没有?这什么办?那个船夫我可是打着你的名义叫他载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