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武侠修真 - 惑心债的麻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旨动燕京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旨动燕京

        皇上刚刚下旨明日招诸位皇子问对,各大世家就接到消息。

        按照惯例,皇上问对皇子是不会大张旗鼓的发下旨意的。

        可偏偏李旭睿就是这么做了。

        基本上也只有确定继承人的时候才会这么做。

        这可是影响燕国未来的大事。

        燕国按照魏制来算,基本上是不会过早的立太子之位。

        最初魏国是早立嫡长子为太子的,可是魏国发生过一次动乱。

        是由国君不贤有关,于是那以后,就不在提前立太子。

        当然太子人选肯定是优先从嫡子中选的。

        立长,立贤,这是封建社会自古以来国君最为头疼的问题。

        礼制肯定是立嫡立长。

        立嫡没有什么争议的。

        在立长和立贤的问题上,以往大臣们都觉得应该立长。

        但是魏国出了一次事情之后,大家纷纷觉得立贤更好。

        当时的国君也有感于世家庞大,立长会让世家提前在太子门下结成党羽,于太子上位之后不利于治国。

        于是在国君感觉皇子可以用事之后,先行考较。

        既可以在这段期间看看诸位皇子的能力,也可以看看大臣世家的抉择。

        张家为什么衰落,就是因为压错了注,导致自己失势,新皇和其他世家合力打压的结果。

        这也是历代燕国君王所希望看到的。

        燕国就是世家的天下,皇族要想不沦为傀儡就必须不断地挑唆世家矛盾,形成激斗。

        毫无疑问,皇子们之间地争锋也是一次给世家内斗的机会。

        同时又能够看出那个皇子更有能力。

        这是一举多得的好事,李旭睿当然不会放过。

        这就是阳谋了。

        世家当然不傻,知道皇帝就是想他们整个你死我活。

        只要支持的人对了,那么飞黄腾达不在话下,成为第一世家也是时间问题。

        君不见卢家就是因为支持先皇,又提前下注当今皇上,雄踞第一世家宝座接近四十几年之久。

        威风凛凛,获取资源无数,底蕴不断增加。

        这些其他世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即便是血雨腥风也要参合一脚的。

        以卢家如今的声势也不敢压住所有世家的饥渴欲望。

        这就是阳谋,这就是大势。

        站在对立面的人无论多么势力庞大,都必须随波逐流,否则尸骨无存。

        不过卢家也不是没有优势,朝堂之上遍布党羽,经营日久,人脉深广,盘根错节,这些都是他们争锋的资本。

        李旭睿仅仅用一道旨意,就能够让世家沸腾,这就是占据大义的好处。

        虽然皇族不如世家,可他们也有自己的优势。

        那就是公认的世家不会争夺皇位,那是所有世家墨守的规则。

        一旦规则打破,那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好比卢家夺了李家基业,自立为王,那么那些世家肯定也会生出,取而代之之心。

        那时内有忧患,外有强敌,燕国分崩离析就不远了。

        一个锅里吃饭的,何必把锅砸了呢。

        这道旨意也不会大晚上的直接出宫,目前还是只是形成口头意向。

        各大世家就已经收到风声,可见根基深厚,耳目通达。

        各家急忙召集心腹谋士,高门子弟前来商议。

        卢家。

        卢志东:“祖父,这皇上是什么意思,现在就公开下旨问对,难道要提前有考较之意?”

        卢有功身为首辅,见识自然多,思考的也更加全面,面对最得意的嫡孙问询,他还是蛮欣赏的。

        起码不会向别家孩子,整天就是喝酒押妓,国之大事,皆在朝堂。

        市井如何厮混,也只是空口清谈,于国无益。

        卢有功说道:“这是圣上要提前布局了啊,如此大事竟然没有知会与我,我卢家声名太盛,怕是不太妙啊。”

        卢志东虽然有些见识,可事关背后深意,他地位太低,还是看得不太清楚。

        问道:“祖父,我卢家如日冲天,朝堂遍地都是我们的党羽,皇帝又如何?孙儿实在想不出有何手段能够击败我们。除非燕国翻覆。”

        ”慎言,你懂什么,张家是如何倒的?听说,你几天前看到张家那个小姑娘入城了,堂堂一家之主,竟然沦落到去走商,何其凄惨,你可知,当年张家多么威风,比之我们如今,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们要引以为鉴,老夫两朝首辅,为了卢家计,更是结党朝中,把左右朝政,如今已成参天大树,短期应该无碍。

        就怕皇帝联合其他世家一起攻讦我卢家,准备多年就是了为了这一刻。

        当年我们度过去了,续我卢家辉煌二十年,如今再来一次也不怕。

        再续二十年,那将是权倾朝野,从明日开始,约束族人,自查不法之事。

        同时吩咐下去,燕国未来十年内必有动乱,各方面都准备好。”

        卢志东虽然不明白自家祖父为何如此如临大敌一般。

        可看其说的慎重,当然会照搬。

        自家老爹也是一副严肃模样,他也就没有说什么。

        开始接触到家族最核心的东西,才明白,原来自己真的有太多太多的东西要学习。

        以前看书,只是描述有些夺位场面,一笔带过,不过一两句话,其背后的人是要多么费心思才能下决定。

        现在他祖父一分析,一对比,才明白,不知不觉自己也是参与到了燕国未来大事之中。

        他看前路竟然是迷雾重重,脉络不显,一切的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决断。

        迷茫、兴奋、还有点恐惧,各种情绪纷至沓来。

        范家同样上演着相同的一幕。

        相比于卢家的严肃,范家则是兴奋过多。

        “哈哈,卢家老儿,这下有难了。”范同仁此时都情不自禁的喜笑颜开起来。

        他是次辅,跟卢有功争了一辈子,都没有赢过。

        不是没有机会,而是卢有功比他入阁八年。

        同样是两朝辅臣,资历和势力差太远。

        而且皇帝还多要依仗卢家,所以他是屡败屡战。

        范益祥也是非常兴奋,跟自家爷爷说道:“爷爷,是否机会到了?等了这么多年,到时候要让卢家吃个大跟斗。”

        “不,我们静观其变,不要过多参与。先看看情况再说,如今皇帝身体还很康健,不要急。”

        “是,那要不要约束族人一番?”

        “不需要,正常来,就当作不知,不过可以多多鼓吹卢家的酒囊饭袋,最好弄出大案子出来。

        记住这些事情不要自己出面,多经几道手,手尾一定要干净。”

        范益祥立马说道:“请爷爷放心,我暗中联络几家,再找几个替死鬼,让他们在找人去做这件事。”

        范同仁满意的点点头:“嗯,很好,你也长大了。”

        文家

        文轻歌正不屑的反驳弟弟文轻云:“你还是年轻,这么急着冲上前,似战场排头兵,与送死无异。”

        文轻云说道:“什么送死了?刚刚父亲不是说了吗,皇帝要动手了。”

        文轻歌:“皇帝动手就动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没有机会,贸然出手,只会惹来强敌。”

        二人的父亲文开阳说道:“老大说的有理,老二,你还得学啊。”

        二人连忙正直了身体,对于这位父亲他们两个是非常敬畏的。

        没办法小时候,家学太多严苛,少不了就是一顿打。

        任是谁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长大,都会对老师兼父亲敬畏。

        不同于其他世家,都请别的老师过来教。

        文家这位可是自己亲自上阵教自家孩子读书的。

        范开阳:“呵呵,别怕,我们就等着,自然会有人来联络我们的。到时候在伺机而动。”

        “是”“是”

        邓家

        邓子兴在一个老者面前,不卑不亢,时不时的说:是,嗯,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弄得老者十分无奈。

        还不忘训斥旁边一个中年人:“你是什么教的兴儿,话这么少,不利交友,真是……”

        萧家

        萧明辉跟父亲一起谋划着什么,时不时两人推演,提出各种建议。

        彷佛是两个老朋友,而不是父子。

        其他二流世家,有受到消息的,也有没受到消息的。

        可以说李旭睿一旨动燕京。

        这就是皇帝,即便世家林立,也可以看出天子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