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武侠修真 - 惑心债的麻烦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亲临

第七十四章亲临

        龙云将任命文书展示之后,底下的将军们对龙云有了些敌意。

        监军是做什么?

        说白了就是监视军队用的。

        每一个朝代的监军历来都不被军队的人喜欢。

        因为监军往往代表着朝廷。

        战场上战机瞬息万变,如果遇到喜欢指手画脚的监军,那么对于军队而言简直是灾难。

        太多的历史告诉我们,监军都是不是什么好东西。

        即便有好监军,大家也会视而不见,因为不够突出啊。

        有句话说的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就是因为坏事够突出,事实上做好事的人比做坏事的人更多。

        可大家仍然更加关注坏事。

        为什么,就是以为稀少嘛。

        军队的将军肯定是读过书的,史书上监军这个职位可不太什么光彩。

        因为军队有监军,就代表了朝廷可能不是太信任他们。

        特别是龙云还是一个小白脸,一看就知道没有什么经验和威望。

        那么是什么拿到监军职位的呢?

        肯定是走后门了嘛。

        嫉妒同样是人类基因里的东西。

        一个比你帅,职位还比你高,功勋不彰显的人,分配到你头上你会什么想?

        加上周丽娜的亲近,底下这些桀骜不驯的将领更加的看龙云不顺眼。

        不过军营有军营的规矩,他们也不至于直接当面给龙云难堪。

        只是觉得这个小伙子德不配位而已。

        龙云也不太想结交的姿态。

        他给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就是一个出谋划策的。

        想要我出力,那就是你想太多了。

        简单来说就是动脑不动手。

        带兵他一来没有威望,二来没有经验。

        眼高手低才是二十一世纪华夏好青年的标配,自己上阵厮杀,是不可能的。

        周丽娜也是简单介绍一下龙云的官职,似乎也没有想着深入给手底下的将领详细介绍。

        她非常明白,战争可不是游戏,一旦行差踏错,那么就是身死的结局。

        你就算再有天赋,能够面对一场战役侃侃而谈,面对实际情况却不一定能够做出最简单的选择。

        一个熟读兵书的人就像一个刚毕业的导演,想要肆意的玩弄、炫耀你所学到的技巧,非要展示与众不同。

        恰恰这是最为致命的存在。

        龙云上一世的史书中就有这么一类人:赵括、马谡。

        非常典型的很有天赋,至少兵书读得都不错。

        而且教育和出身也给了他们一定得了解军事的机会。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完全不懂得书本上的东西其实都是死的。

        最复杂的东西其实就是最简单的东西。

        没有哪一个导演在故事没讲好的时候就去玩弄技巧的。

        缺乏对底层将士的了解,凭借着自己的臆想指挥一场战争,必败无疑。

        龙云对自己非常了解,周丽娜一直都觉得猛将必发于行伍才是真理。

        所以她想要龙云过来,并不是要他冲锋陷阵的,而是出谋划策。

        她的压力也很大,两国交锋,大家知根知底。

        都明白对方的风格,想要获得胜利,其实需要新的思路。

        以正合以奇胜。

        这个奇就是希望龙云能够从她从未想到过的角度来重新看待战争。

        其实她守肯定是能够守住,可这样的战争,守住也仅仅是正常而已。

        谁知道这样的守势能够持续多久呢。

        三国打一国,大蛮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如果不能够取得胜利,万一一个方面受不住,大蛮的格局估计就危险了。

        软弱的猎物面对群狼的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展现自己强大的一面。

        动物经常使用吼声来表达自己的强大。

        而大蛮需要一场胜利。

        吓退敌人,缓解压力。

        介绍完之后,周丽娜还想带着龙云去军营逛一逛的。

        此时斥候却来报敌人有进攻的迹象,集合号角也响了起来。

        周丽娜没有聚将,大家不慌不忙的各司其职。

        似乎已经演练过无数次一样。

        “走吧,我们上城墙,你还没见过战争场面吧,去看看。”

        “好啊,前世今生估计是第一次。”

        来到城墙上,目前敌人还没有到,只是看向远处尘土飞扬,旌旗若隐若现。

        马蹄声带着若有若无的震动,即便还没有交锋,就感受了紧张的氛围在蔓延。

        此时站在城墙上面的人有些严肃认真,紧张异常。

        有些则是吊儿郎当,一副无聊模样。

        这就是老兵和新兵的区别。

        大战在即,有经验的人根本不会太紧张。

        龙云都跟着不由自主的绷紧肌肉。

        更何况那些大头新兵,他们因为无知,看不到全貌,所以恐惧。

        龙云还好一点点,只是被这个氛围弄得有点不由自主的紧张。

        这场战争不像龙云想象的那样,猝然而猛烈。

        毕竟斥候都不是吃素的。

        “这是第八次进攻了,明知道没有办法破城,偏偏还想有侥幸心里。”

        出声的是周丽娜。

        “他们就在几十里开外修建了营寨,每时每刻都有斥候在监察。”

        几十里,估计肉眼是看不到的。

        话正说着,敌军已经快到跟前了。

        距离城墙一百五十步停下。

        这个位置其实就是弓箭能攻击的有效范围之外。

        即便有人使用强弓劲弩,出了这个范围也很难发挥出威力。

        主要是弓箭工艺不行。

        龙云也没有想着化身理工男,去改善一下那些工具。

        第一次现场亲临,不是人家从几十里外过来,直接就奔城墙底开始攻城。

        而是在远处率先停下整顿,然后分别布好阵势。

        以中军大营为中心,左右两边开始有士兵展开列阵。

        中军前面还有一队人马,开始携带各种攻城器具,什么云梯,钩锁,甚至还开始组装云台。

        等敌人开始跑到五十步所有的位置,城墙上的大蛮士兵,开始了一轮齐射。

        双方好似有默契一样。

        这边射箭,那边开始顶盾。

        大家都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

        云梯开始靠墙,底下就有敌人顶着大盾牌,一步一步慢慢往上爬。

        这种时候,大石头就是防守利器。

        砸下去,不会让人头破血流,而是冲击力就足以打落敌人的这一次攀爬。

        即便武功再高,面对地形的压力下,根本没有哪个高手敢冲在第一线。

        因为此时大蛮一方的高手也在城墙不断的奔走。

        以防有哪个武林高手突然发力登上城墙。

        这些人都是迥异于兵卒们。

        因为他们都是一个门派的弟子。

        他们的存在就是防止凉国的武林高手突然突破上来,打乱城墙的布置。

        当然,士兵们别想着顶开梯子,下面的人已经死死的压住了。

        已经烧热的金汁,光光是闻就已经有了恶臭。

        是这个时代最有力的生化武器。

        也是最容易让人感染,从而不治身亡。

        为什么攻城战是最惨烈的存在,就是因为攻城伤亡的人数最多。

        大部分还不是当场死亡,而是战后处理伤势不到位,没有足够的医疗体系支撑。

        大多数人都是死于感染,而不是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