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武侠修真 - 长生修仙:从掌控自身精元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立威名

第一百四十三章 立威名

        “嗡……”

        五位筑基真人,施展遁术向地下穿梭。

        短短一息后,五位筑基真人猛的感到眼前一空,脱离了地下泥土层,来到了一处地下洞窟。

        地下洞窟并不大,不过方圆十几丈的大小,内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残缺尸身和血肉骸骨,显然经历过一场激烈的大战。

        而在地下洞窟的中央:

        数丈之宽的空白地带中,一道负手而立的熟悉背影,格外的引人注目。

        “清虚真人?”

        彭跃先惊叫了一声,众多筑基真人也是纷纷愣住。

        这什么情况?

        他们预想中在半路遭到截杀、已经横遭不测的清虚真人,竟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矿区地底?

        “诸位。”

        张耀缓缓转身,目光扫过众人一圈,稽首一礼,露出一丝笑容:

        “你们终于来了,可是让贫道一番好等。”

        “清虚真人,你没事就好。”

        海合真人松了口气,正想要说些什么,忽的神色一变、目光不自觉的向下看去:

        “这是……”

        这时候他才惊觉,在张耀的脚下躺着几道昏迷不醒的人影,其中四位散发的气息格外强横,赫然都是筑基期的修士。

        “好家伙!四个筑基修士!”

        “我的天……莫非他们都是被清虚真人击败的?”

        “以一敌四,还是生擒?这、这……”

        众多筑基真人也注意到了这几道身影,都是大吃一惊,隐隐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以一敌四、还是活捉对手,即便四个都是筑基初期的修士,也着实是骇人听闻的战绩,战斗力甚至逼近筑基后期!

        而清虚呢?他们可是清楚的记得,这位晋升筑基期还不到十年!

        这样的可怕战力,都快能媲美修炼顶阶功法的天灵根修士了!

        清虚只不过是一个散修出身的筑基,能有这样的底蕴?

        “呼!”

        海合真人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心中的震惊,沉声问道:

        “清虚真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

        张耀当即开口,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和盘托出。

        在他的解释中,他是在搜集魂念之气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有矿奴似乎在策划越狱,还暗中串联了不少人。

        他试图进一步探寻的时候,发现他们身上被种下了神魂法禁,由此判断出背后有筑基期的存在,才设下了这个局引蛇出洞。

        至于胡家的三个妖修筑基,那纯粹就是意外,刚好撞上了这一天选择同时动手,结果被他一块给收拾了。

        “是这样么……”

        海合真人沉吟不语,其余众多筑基修士则神色各异,打量着地上昏迷的几人。

        按照张耀的说法,他是借助矿区内本就存在的众多阵法的遮掩,暗中布置好了二阶的阵法,等着对手自投罗网。

        有了这种主场优势之后,他才能击败四个筑基修士并将其活捉,这个解释倒是让众人好接受许多。

        “这个盗掘者先不管她。”

        海合真人看向那胡家几人,沉声道:

        “你刚才说,这三人是妖修?可有凭证?”

        筑基期的妖修公然攻山,一次还来了好几位,这可不是小事。

        纵然以他的身份地位,对此都感到颇有些棘手,所以才会率先关注此事。

        “有的。”

        张耀点点头,开口道:

        “我和他们交手的时候,隐约察觉到了他们身上的妖气波动,但还不敢肯定。”

        “直到击败他们之后,我再一次以法力神念逐步刺探,才察觉到了他们血脉上的异常。”

        听到张耀的话,海合真人立刻上前,以法力、神念刺探,仔细的观察、辨别胡家的三位妖修。

        胡家的三位妖修,纵然失去了意识、法力被封禁,却都还维持着正常的人类形态,足可见这些妖修在遮掩道法上的造诣。

        “嗯,这隐藏血脉的手法很高明,不过确实是妖修无疑……”

        海合真人仔细辨别着,等到了胡家老者身上,当即吃了一惊:

        “这人还是个筑基中期的妖修!”

        “什么?筑基中期?!”

        剩下几位筑基真人闻言,都是大吃一惊,看向张耀的眼神都再次变了。

        借助阵法之力算什么?不过是有些主场优势罢了。

        一位筑基中期、三位筑基初期,这样的阵容连很多筑基后期的修士都要忌惮,都不敢说稳操胜券。

        但张耀却能战而胜之!

        这样的战绩,别管他是怎么办到的,却都足以让任何人动容!乃至敬畏!

        “清虚真人真是实力卓绝,我辈难及也!”

        彭跃先感慨不已,发自内心的赞叹一声。

        其余几位筑基真人,也纷纷开口称赞,姿态都在不知不觉中放低了一些。

        “诸位谬赞了。”

        张耀依旧表现的很谦逊。

        “哈哈哈,想不到我们海合会,倒是捡了个大宝贝。”

        海合真人笑着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道:

        “此次伱一力挫败敌人的阴谋,还揪出了荼毒多年的盗掘者,可谓是立下大功了。”

        “论功行赏暂且押后吧,当务之急,还是要如何处置这几个妖修。”

        张耀点点头,开口道:

        “这三个妖修筑基,应该都是为了那个妖修小女孩来的。”

        他说着,指了指昏迷中的胡薇薇,沉声道:

        “这妖修小女孩,曾经开口求饶,让我放过他们,还言称她的祖父叫做‘棠山老祖’。”

        “棠山老祖?”

        几位筑基修士对视几眼,摇了摇头,显然都没听过这个名号。

        唯独海合真人瞳孔一缩,沉声道:

        “棠山老祖……她真是这么说的?”

        “对。”

        张耀点了点头,又开口道:

        “看来会主你知道这个棠山老祖的来历?”

        此言一出,其余的几位筑基也纷纷投来目光,等着他的解答。

        “……不错。”

        海合真人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道:

        “这位棠山老祖,来自中原腹地的‘景国’,乃是‘景国’中大名鼎鼎的一霸。”

        “景国距离我们大黎,算是比较近,国境内的形势比较特殊,许多妖修强者几乎是半公开的活动,其中就包括了这位棠山老祖。”

        “据我所知,此人聚拢了很多妖修势力,不光本身是金丹后期的强者,还有几位妖修金丹唯他马首是瞻……”

        “这么厉害?”

        张耀和彭跃先等人,都不禁变了脸色。

        听海合真人的介绍语气就知道,棠山老祖这种狠角色,那是连覆海宗都得罪不起。

        能在中原腹地混的金丹老祖,就没有一个善茬,真要闹大了,恐怕很难收场。

        海合真人沉吟了一下,又开口道:

        “那位棠山老祖本身炼就的是‘飞天神彪’血脉,乃是虎中之王、苍空之君。”

        “从一些血脉特征来判断,这几个妖修也比较符合,应该没有撒谎。”

        “那看来没办法了,只能将他们放走了。”

        张耀沉声开口道:“不过他们的东西我给收缴了,会主你看要不要还给他们……”

        “这就不必了。”

        海合真人摆摆手,道:

        “能饶他们一命,已经是给了棠山老祖天大的面子了,堂堂金丹老祖也不可能为了这一点东西斤斤计较。”

        “他们的身家积累,就当是买命钱了,也是你应得的战利品。”

        “明白了。”

        张耀点点头,心中算是放松了不少。

        “这几个人等会扔出去吧,再说说这个盗掘者的事情。”

        海合真人说着,转头看向那昏迷中的黑袍老太婆,皱眉道:

        “清虚,我记得你刚才说过,此人疑似是独步盟的人?”

        “对。”

        张耀开口道:

        “我懂一点粗略的神魂手段,拷问了几句情报,她自称是冯杜娟,是独步盟的成员。”

        “冯杜娟?”

        一位筑基真人轻咦一声,仔细打量着黑袍老太婆的面容,语气古怪道:

        “奇怪……我和冯杜娟打过几次交道,她压根不长这样啊。”

        “不过法力气息倒是很相似,或许是改头换面过了?”

        “应该是吧。”

        张耀说着,取出了那柄银色的拂尘,询问道:

        “这是她斗法用的灵器,断续子道兄可曾见过?”

        “没错,这就是她的东西!”

        断续子见之,顿时露出一丝笑容:

        “嘿,这人能改头换面,趁手的灵器可变不了。”

        “这一下可好玩了,独步盟等于是自己将把柄送到我们手中了。”

        “不错!”

        一旁的彭跃先也嘿嘿笑道:

        “咱们和独步盟素来不对付,这下可要让他们狠狠跌个跟头。”

        几位筑基真人哄笑了出来,就连海合真人也露出了一丝淡淡笑容。

        同为历史较短的二流势力,独步盟和海合会的恩怨,那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却是因为,两大势力的基本盘靠得太紧,还曾针对方洲的利益划分展开过激烈争夺,关系自然好不到哪去。

        事实上,这独步盟出身的冯杜娟,选择盗掘岁玉山中的矿脉,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两家的关系不好。

        海合真人和独步道人的关系恶劣,两家往日多有龃龉,只要不是被抓到直接证据,那独步盟自然会庇护她。

        只是她大概做梦也想不到,这一次会输得这么惨,以至于直接被张耀活捉了。

        “清虚!”

        海合真人面带笑意,道:

        “将这女人给我绑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