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武侠修真 - 长生修仙:从掌控自身精元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准备筑基

第一百二十一章 准备筑基

        传承殿厅内。

        “原来如此……”

        听完了诸葛星的讲述,张耀才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

        一百多年前,大黎修仙界的五大金丹势力,彼此虽然有摩擦,但一直还能勉强维持着平衡。

        直到五行散人的遗物现世,五家金丹大势力先合作、又翻脸,谁都不肯退让,以至于引爆了五宗大战。

        时隔多年,当初的战争深层内幕、主导局势走向的相关高层博弈,早就没几个人知晓了。

        可这场战争的后续影响,却是持续到今日都没有消散。

        “五行散人的遗物,是当初引爆五宗大战的导火索。”

        “这场战争,最终以平都门的覆灭而告终;仅仅十几年后,天宝楼就发布了震动西南修仙界的五灵根招募令……”

        张耀的心中豁然开朗,一根线条将许多谜团,以及他曾经的猜想,都串联了起来:

        在当初的遗物争夺战中,平都门抢占先机,得到了份额最多的一份,却也因此被其余几家联手针对。

        经过一番合纵连横之后,不知为何,平都门最终还是遭受了围攻败亡的下场,手中的遗物大多数都被抢走,但还有两三件始终下落不明。

        这么多年来:

        东阁派、西阁派的筑基修士们一直猜测当初山门在倾覆之际,门内的金丹老祖提前有所安排,将遗物藏到了密藏中。

        天都密藏内部,或许就藏有一件五行散人的遗物,但他们始终没办法确认,多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若这个消息是真的,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张耀的心中,念头飞速的闪烁:

        “天都密藏的最终奖励,不过是初阶灵器和筑基丹,对筑基修士确实有吸引力。”

        “可这么多年来,东阁派、西阁派加起来近十位筑基修士,一直盯着天阴山中的密藏,甚至还冒着风险派人长期蹲守,未免有些小题大做。”

        “如今看来,他们这么重视天都密藏的真正原因,是这里有可能藏着五行散人的遗物!”

        不只是东阁派、西阁派的筑基修士。

        按理说一百多年过去,平都门的余孽早就是臭鱼烂虾、掀不起半点风浪了。

        可凌阳宗、覆海宗、独孤家、山河派这四大金丹势力,为何不惜耗费重金,还在长期悬赏、通缉这些平都门余孽?

        由此可见,他们的目标恐怕也是五行散人遗物的相关线索,而不是真的有多么重视这些平都余孽。

        “五行散人的遗物……”

        张耀此刻的心情,颇有一点复杂。

        “没想到绕来绕去,我还是踏入了这个漩涡之中。”

        一切的巧合,其实都有源头。

        他当年听老齐无意中说起平都门被灭,也是过耳即忘,又怎么能想到背后会有如此复杂的秘密?

        “嘭!”

        张耀继续追问了一些细节,确认榨不出更多价值后,便将诸葛星杀死。

        他拿起诸葛星的储物袋,法力渡入其中,很快便理清了收获,尤其是那一柄显眼的玉如意。

        “他选择了灵器,还不错。”

        “这样我晋升筑基期之后,不至于没有灵器可用了。”

        张耀把玩了一番玉如意,便将其收入储物袋中,随后沉吟琢磨。

        天都密藏中,有可能藏着五行散人的遗物,那既然有这个机会,他肯定要试试能不能拿到手。

        “东阁派、西阁派的筑基修士,几十年前,就把能用的办法都用过了。”

        “既然那件遗物没有藏在奖励品中,就意味着需要特殊的办法找到……”

        张耀思索片刻,忽的灵机一动,来到白墙边上。

        他将手搭在白墙上,试着运转《万化都天真经》,缓缓渡入自身的五行法力。

        他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五行散人的道统继承者,说不定能借助一脉同源的法力,感应到他的遗物呢?

        “……好吧,看来这一招行不通。”

        “平都门的金丹老祖,真要将遗物藏在这里,估计也不会留下这种后门。”

        片刻后,张耀遗憾的收回手掌。

        接下来半个时辰,他又试过了各种办法,最终却统统宣告无效。

        “算了。”

        张耀摇了摇头,只能选择了放弃。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五行散人的遗物拿不到手,说不定还会是一桩好事呢?”

        他安慰了自己一句,便整理了一下衣冠袍服,迈向殿厅一侧的石门出口。

        天都密藏可是有时限的,再不出去,那就永远出不去了。

        …………

        天阴山深处,皇陵之中。

        丹参客盘膝坐着,老神自在,安安静静的闭目养神。

        一旁的扶摇子则眉头紧皱,心中焦躁不安,来回踱步。

        “扶摇子师弟,你能不能安静点?”

        丹参客忽的睁开双眼,淡淡开口道:

        “按照时间推算,你们西阁派的那个独苗,应该已经死掉了,你们西阁派又要面临失败了。”

        “倒是我东阁派的诸葛师侄,这一次通过试炼的成功率很高。”

        “丹参师兄,这恐怕未必吧?”

        扶摇子闻言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

        “伱就这么有把握,他能夺得一枚筑基丹,拿给你去换灵器?”

        “说不定你们东阁派的四个弟子,最终都是试炼失败、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

        “呵……”

        丹参客淡淡一笑,都懒得再言语。

        扶摇子却还想继续说什么,忽的神色微动,猛然转头看向巨大方碑。

        “出来了!”

        丹参客也是精神一振,抬头看向巨大方碑的位置,露出一丝期待之色。

        无声无息中,一道身影从巨大方碑的表面一点点的浮现而出。

        等到看清了这道身影的面容,两人都愣住了。

        “怎么会是你?!”

        丹参客反应过来后,惊愕不已,失态的站起身来。

        张耀能出现在这里,说明他们东阁派的四名试炼弟子,八成是死在密藏中了。

        但这又怎么可能?!

        “这……张清师侄?”

        扶摇子先是一怔,紧接着便是狂喜,心中被巨大的喜悦充斥,脑袋都晕晕乎乎的。

        他哈哈大笑,连声道:

        “哈哈哈……好,张清师侄,好样的!”

        他说着,身形一动,就要准备去护住张耀,免得丹参客狗急跳墙。

        “等等!”

        丹参客豁然拦住了他,高声道:

        “小心!此人有问题!!”

        “什么?”

        扶摇子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

        “你觉得凭他一人,能在杀了诸葛师侄他们四人之后,还毫发无损吗?”

        丹参客说着,如临大敌般的盯着张耀,一身法力鼓荡,袖中的法器蓄势待发。

        “你……”

        扶摇子也反应过来了,面色一变。

        就算‘张清’吞服了他给的‘元阳离罗丹’,法力暴涨、强行斩杀那四人之后,也肯定是油尽灯枯、命不久矣的模样。

        可眼前的‘张清’,神气完足,哪有半分虚脱的模样?

        他先前狂喜之下,竟是忽略了这个关键细节!

        “轰隆……”

        两人交谈的瞬间,周遭地面微微一震,天都密藏已然潜入地底深处,消失不见。

        “你究竟是何人?”

        扶摇子挣脱了丹参客的手,厉声呵斥了一句。

        显然,他也意识到了面前的这位来自落日盟的‘张清’,身份绝对有问题。

        面对两位筑基修士的敌意,张耀微微一笑,开口道:

        “两位,告辞了。”

        话音未落,他身上便腾出一轮黄褐色光华,将他整个人裹住,瞬间‘溶’入地下。

        若非要等待天都密藏的隐匿,他早在踏出密藏的一瞬间就遁地跑路了,都不会和两人照面。

        “休走!”

        丹参客、扶摇子怒吼一声,齐齐打出法器、施展高阶法术,却终究是慢了一步。

        “轰隆……”

        在筑基修士的强横法力之下,顶阶法器爆发出数倍威能,将地面轰出一个十几丈深的巨大坑洞。

        周遭的地面微微颤抖,宛若爆发了一场极小型的地震。

        但以张耀如今的法力,一瞬间就能遁入地底百丈之下,任凭两人将这皇陵地面翻的底朝天,也不可能拦截住他。

        地底深处:

        张耀施展‘穿山遁地术’,一口气遁入了地下两百多丈。

        “唰!”

        他拂袖一挥,将储物袋中的天都令符、元阳离罗丹等物件,统统抛洒在地底。

        那几名东阁派弟子的储物袋,他早就仔细检查过一遍,只留下灵石、法器和灵丹,别的东西都统统抛下、免得被追踪。

        “走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张耀心情轻松了不少,一路在地底穿行、很快就离开了天阴山的范围。

        而在天阴山深处的皇陵中:

        “……该死、该死!!”

        扶摇子陷入暴怒之中,神色隐现狰狞:

        “这个畜生……”

        外人冒充平都门人,进入天都密藏捞完了好处、还能全身而退,已经气得他暴跳如雷了。

        最令他难以接受的,是他被区区一个炼气期蒙骗,玩弄于鼓掌之中!

        这对他一位堂堂筑基修士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冷静点!”

        丹参客面色同样难看,手中一边施展某种法诀,一边冷静开口道:

        “你现在唾骂生气,没有任何用处。”

        “当务之急,是必须要锁定他的身份、将他抓住或者击杀,万万不能让密藏的消息外泄!”

        扶摇子闻言,又骂了几句,才质问道:

        “你们东阁派,不是开发出了追踪天都令符的法术吗?”

        “天都令符无法留在密藏内,那就一定还在他的身上,只要从这一点入手……”

        “我已经试过了。”

        丹参客散去手中的法诀,面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那几道令符对应的气息,就在咱们的脚下,大概两百多丈的地方,没有动弹的迹象。”

        “这……”

        扶摇子闻言,顿时眉头紧皱。

        “此人倒也果决,直接将天都令符抛下了……那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哎!”

        丹参客长叹一声,面色隐露忧愁:

        “他此刻恐怕已经跑远了,凭你我的手段,是不可能追踪到他的下落了。”

        “我们提前没有防备,纵然是请落日、长虹两位师兄过来,也没有多大意义了……”

        说到此处,他顿了一下,盯着扶摇子:

        “我还正想要问你呢。”

        “你是怎么被他蒙骗的?你连自家的法诀都认不出来了?”

        扶摇子顿时恼羞成怒道:

        “你胡说什么?”

        “这个张清,自称是落日师兄的属下,曾经是平都门一个隐秘分支青莲宗的弟子。”

        “我亲自考校过他的宝莲歌诀,颇有一些火候,至少得是经年累月的修炼所成,我当时哪想得到他是冒充的……”

        丹参客听到此处,也不禁摇摇头道:

        “伪装到这种程度,难怪你会被他蒙骗。”

        他的心中生出一丝忧虑。

        若是对方机缘巧合之下得知此事、得到了天都令符,临时起意的计划,那只能说对方的音律之道天赋惊人。

        可若是对方早有察知,多年前就开始暗中筹谋、处心积虑的混入密藏中,恐怕就所图非小了!

        “扶摇子师弟。”

        丹参客心中有了决断,沉声道:

        “无论如何,这天阴山是不能再待了!”

        “不管那人是否会选择泄密、举报,我们都不能心存侥幸、冒险行事,以至于坏了性命。”

        “当务之急,还是趁早离开大黎,将此事禀报给我们两派的其余诸位师兄吧。”

        扶摇子闻言,面色难看道:

        “那我们以后就不来了?五行散人的遗物怎么办?”

        “若这天都密藏之中,真藏有五行散人的遗物,很可能就是我平都门复兴的最大希望……”

        丹参客沉默了一下,叹息道:

        “两害相权取其轻。”

        “若是我们都送了命,那纵然得到遗物,也没有重建宗门的希望了。”

        “……好吧。”

        扶摇子无奈的点点头,旋即不知想到了什么,咬牙切齿道:

        “那个小贼……别让我再撞见你!”

        “再让老夫撞见你,我非得把你扒皮抽筋、挫骨扬灰不可!”

        “走吧。”

        丹参客没有理会他,招呼了一声,匆匆的驾驭遁光飞驰而起。

        两位筑基修士的遁光,穿行在高空之上,一南一北,很快就离开了天阴山的范围。

        …………

        数日后。

        张耀一路疾驰,重新回到了大黎南部的仙门岛。

        “呼,终于是回来了……”

        回到洞府之后,张耀才长出一口气,露出一丝放松之色。

        仙门岛有筑基后期的修士坐镇,阵法强度更是足以抵抗金丹老祖的片刻攻打,可谓是稳如泰山了。

        “是时候了。”

        张耀取出那白色瓷瓶,心潮起伏:

        “突破筑基期,就在今日!”

        诸位读者大大晚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