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武侠修真 - 长生修仙:从掌控自身精元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残破阵图,李氏之邀

第一百零七章 残破阵图,李氏之邀

        数月后的某一天。

        这天午后,张耀照常例在店中收拾东西、清点账目,准备关店。

        近十年来,他每日都要抽出大量时间苦修,制造的灵符数量便也难免大减,基本每天都是早早卖空了。

        就在这时候,一男一女两位修士来到店中。

        男性约摸四十多岁,面容黝黑;女性则是三十来岁,风姿绰约。

        “嗯?”

        张耀抬起头来,带着一丝歉意道:

        “两位,不好意思,灵符已经卖空了。”

        “两位不如明天再来吧。”

        “不,老板。”

        面容黝黑的中年修士摇了摇头,开口道:

        “我们不是来买灵符的。”

        “我们听说,你是附近最有名的阵法大师,阵法造诣在郦国修仙界内,都算是首屈一指。”

        “不敢当。”

        张耀摆摆手,谦逊道:

        “坊间同道给几分面子,吹捧一二罢了,如此盛赞张某可当不起。”

        “以张某的水平,远不敢自称郦国阵法造诣第一人。”

        容貌俏丽的女修士笑了笑,声音婉转若黄鹂:

        “张大师太谦虚了,以您这些年的口碑,在阵法方面,就算您不是郦国第一人,也至少能排在前三。”

        “我们今日来找您,正是有些阵法上的事情,想要向您讨教一二……”

        “哦?”

        张耀神色微动,开口道:

        “原来如此,两位还请稍等。”

        他请两人入座之后,又亲自沏了一壶灵茶招待两人。

        咨询阵法的生意,往往都不是小生意,动辄数百上千的灵石,他还是比较重视的。

        “张大师。”

        几人寒暄了几句,那中年修士取出一方玉简,递给张耀:

        “这是我们偶然得到的部分残破阵图,想要请张大师帮忙参详一二。”

        “好,稍等。”

        张耀接过玉简,法力渡入其中。

        玉简之内刻录的,确实是一段比较复杂的灵纹阵脉,不少衔接之处都明显有残缺。

        “嗯……”

        他用意念扫过一圈,心中顿时有了判断,当即沉吟不语。

        “张大师,如何?”

        两人等了片刻,那女修士率先按捺不住,询问道:

        “对于这残破阵图,张大师可有见解。”

        张耀摸了摸下巴,道:

        “这玉简中刻录的阵图,应该是某种复合法阵的一部分。”

        “光从一些灵纹阵脉判断,就至少嵌套了三种不同的阵法,主要功效似乎是防护和封闭,而且等阶很高……”

        听到他的话,中年修士和女修士对视一眼,顿时露出一丝喜色。

        女修士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

        “那张大师可有破解之法?”

        张耀摆了摆手,道:

        “两位对阵法之道,恐怕了解不多。”

        “任何一道阵法,其内部的灵纹阵法都是互相勾连、影响、叠加,形成一个完善的整体,堪称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想从一部分残缺的阵图,就推敲出破阵之法,这是不太可能的,再高明的阵法师也很难办到。”

        说着,他顿了一下,才继续道:

        “除非能得到完整的阵图,否则我也没有破解之法。”

        两人闻言,不禁露出一丝踌躇之色。

        又闲聊几句后,两人便起身告辞离去,言称过几日会再来拜访。

        张耀将他们送走后,才回到店中,沉吟不语,露出一丝思索之色:

        “这个阵图不一般啊……”

        从残破的阵图来判断,他怀疑对应的阵法,很可能是二阶。

        二阶阵法,在整个郦国修仙界都寥寥无几,只有芒山坊市、天遁宗的山门大阵,是这个等级。

        “看来这个阵法背后,还藏着不小的秘密。”

        “不过和我的关系不大,反正就是拿钱办事,等几日再看看好了。”

        张耀也没太当回事,关了店门之后,就径直回到租住的洞府中去了。

        数日后。

        张耀正在店铺中,接待几位挑选灵符的顾客,忽的来了一位身着红色袍服的年轻修士。

        “李道友?真是稀客。”

        张耀有些惊讶,主动上前打招呼。

        眼前的青年修士,是芒山坊市管理处的修士、李家的成员,他也见过几次。

        “张大师,许久不见。”

        红袍修士客气的拱手一礼,开口道:

        “是这样的。”

        “我奉了家主之命,想要请张大师过去一趟,有些阵法上的问题想要请教一二。”

        “原来是这样。”

        张耀神色微动,颔首道:

        “那请李道友稍等,等我送走这几位客人,就和道友一块去。”

        “好。”

        红袍修士点点头,耐心的在一旁等候。

        很快,张耀将几位顾客送走之后,就关了店门,和红袍修士一块,去了芒山坊市的最上层。

        芒山灵脉地的最上层,也是灵气最充裕的地方,坐落着李氏的家宅,占地广阔、生活着上百修士。

        “张大师,请。”

        红袍修士领着张耀,一路进了李家大宅的深处。

        殿厅中,一位身着深红色袍服,须发花白的老者,端坐在主位上。

        张耀见到此人,顿时心中一凛。

        对方的气息深如幽潭,气机沉浮不定,即便面容和善,也隐隐给他一种压迫感。

        他瞬间就判断出来,这位是筑基期的修士!

        “不是说李家的家主请我来吗?怎么是一位筑基期的李家老祖……”

        张耀心中生出戒备,明面上则诧异道:

        “李道友,这位前辈是……”

        “九叔祖。”

        红袍修士先是朝着那位老者恭敬一礼后,才开口介绍道:

        “这位是我的九叔祖‘李长林’,我们李氏的筑基老祖之一。”

        他解释道:“家主让我去请张大师过来,也是奉了九叔祖的法谕。”

        “原来是长林前辈,张某有礼了。”

        张耀闻言,当即躬身一礼。

        “张大师有礼,请坐。”

        李长林笑呵呵的点头,示意他坐下。

        等张耀落座之后,红袍修士识趣的告退,殿厅内只剩张耀和李长林。

        “张大师,久仰大名了……”

        李长林的态度颇为和蔼,两人攀谈闲聊了几句,张耀便是主动问道:

        “前辈,不知找我前来所为何事?”

        “张大师稍安勿躁。”

        李长林抬了抬手,微微笑道:

        “我此番邀请的还有别人,等人到齐了之后,咱们再详谈一番。”

        “好。”

        张耀点点头,耐心的等候起来,同时心中暗自转念:

        “不会是几日前的那一男一女吧……”

        张耀之所以会如此琢磨,却也是有合理推论:

        堂堂芒山李氏,要向他咨询阵法,那必然是二阶的阵法。

        二阶的阵法在郦国修仙界算是凤毛麟角,不可能凭空冒出来一个。

        前几天,那一男一女才找上门来;没过几天,李家的筑基修士就来邀请他,哪有这么巧合的?

        “要么,就是那一男一女,其实本来就是李家的人,过来试探我的水平。”

        “要么,就是他们真的藏着什么秘密,但自身行事不密,被李家给黑吃黑了……”

        张耀心中念头闪烁,暗自盘算着。

        他目前更倾向于第二种猜测,毕竟李家是芒山坊市之主,一句话自己就得乖乖过来,没必要搞这种试探手段。

        他在芒山坊市开店都快二十年了,阵法大师的名声如雷贯耳,李家也不可能不知道他的水平。

        “等会看看就知道了。”

        张耀想到此处,心中安定下来,默默等待着。

        片刻后。

        一位身着紫红色袍服,面色枣红的老者,昂首阔步走了进来,对李长林拱手一礼:

        “九叔!”

        “嗯。”

        李长林微微颔首,开口道:

        “元辉来了,你先坐,等会人就到齐了。”

        “是,九叔。”

        被称作李元辉的红脸老者,点头称是,坐在了张耀的对面。

        张耀打量了对方一眼,发现李元辉也在暗自打量着他,眼中还流露出一丝不屑。

        “看来,这人应当就是李家内部培养的阵法师了……”

        张耀心中了然。

        芒山李氏作为筑基级别的势力,自身培养的阵法师,水平一定是极高的,否则连维护二阶阵法的资格都没有。

        只是作为李氏的核心成员,李元辉在外界并没有多大名头,算得上是默默无闻。

        不像是他,因为占着开店的便宜,几次替人布置复合阵法、名声大噪之后,都被吹成了郦国修仙界的阵法造诣第一人了。

        一个很可能不如自己的人,被吹捧成了阵法第一,这换成谁能服气?

        “正所谓,同行是冤家。”

        “大家都是阵法师,没有真正一较高低,谁能甘心承认别人是第一。”

        张耀想到此处,心中也就释然了。

        又等了片刻后,一位秃顶的老者匆匆赶来,连声告罪:

        “李前辈,万望恕罪!我是临时有事耽搁了一会,实在是……”

        “无妨。”

        李长林摆摆手,笑道:

        “卓大师既然来了,就请入座吧。”

        “好,多谢前辈海涵。”

        秃顶老者松了口气,连忙在一旁落座,正好坐在张耀身旁。

        “原来是他……”

        张耀听到他的姓氏,立时就判断出了他的身份。

        这位卓大师,也是成名数十年的阵法大师,散修出身,曾经在万禾盟中效力,张耀不止一次听过对方的名声。

        只是万禾道人寿尽坐化,万禾盟分崩离析之后,这位便觅地隐居、多年不见踪影,没想到今日竟是被李氏给请过来了。

        “既然人到齐了,我就开门见山了。”

        李长林的目光环视一圈,开口道:

        “除了天遁宗的镇守长老之外,张大师、卓大师和劣侄元辉,应该就是郦国修仙界内阵法造诣最高明的人了。”

        “我这里有一张不完整的阵图,希望几位能参详一番,试着给出破解之法。”

        “不需要完整的破解步骤,哪怕只是一些思路都可以。”

        他说着,拂袖一挥,便有三枚玉简飘飞而出,停在张耀等三人的身前。

        张耀、卓道人和李元辉,都不敢怠慢,连忙接过玉简,渡入法力仔细查看起来。

        “果然如此!”

        张耀意念一扫,心中一定。

        玉简中刻录的阵图,大概有三四成左右,是他前几日见过的。

        虽然多了很多新的部分,让整个阵图变的愈发复杂,但整体上仍旧是残缺不堪。

        “不是三个阵法,而是至少六个阵法……”

        张耀心中有了更进一步的判断后,愈发觉得棘手。

        这阵图对应的阵法,恐怕比芒山坊市的阵法还要厉害得多,即便他得到完整阵图,却也没有多少把握能破解。

        “这阵法……”

        他用余光扫过,发现李元辉、卓道人,都是眉头紧皱,显然同样感到了棘手。

        “你们不需要有压力。”

        李长林也发现了这一点,当即开口道:

        “我说过,不需要完整的破阵之法,只要有个大致思路就可以。”

        “……那晚辈就献丑了!”

        卓道人拱手一礼,率先调动法力,尝试着推敲、化解玉简中的残破阵图。

        张耀也和他进行一样的工作,不过故意隐藏了真正的水平,运用的只是一阶顶尖的阵法知识。

        半个时辰后。

        三人纷纷上交了玉简,李长林客气道谢过后,便命人将张耀、卓道人送出了李家大宅。

        临走之前,李氏的管事还给两人各自奉送了五百灵石,算是此次的报酬,言称再过一段时间,可能还会邀请两人。

        张耀和卓道人一样,满口答应下来,随后一路回到了自家洞府中。

        洞府内:

        张耀紧闭房门,神色凝重,取出了一枚玉简,法力渡入其中。

        这是他结合前世涉猎的一点粗浅的心理学知识,以及今生的两百年经历、感悟,编造的一套‘思维测试卷宗’,专用来测量自身思维和记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当年在青云坊市的经历,着实让他吃了大亏,至今仍记忆犹新,唯恐哪一日不小心重蹈覆辙,被高境界修士以法术暗中影响神智。

        为此,他设想了各种防护措施,这套思维测试卷宗,就是事后验证、防微杜渐的手段之一。

        虽然这套卷宗有多少效果,目前还是未知的,但有总比没有强。

        “呼……”

        片刻后,张耀收回法力,对照了另一枚提前刻录好、记载着正常答案的玉简,不禁长出一口气。

        “从结果判断,记忆准确无误,思维被扭曲的可能性极小。”

        他望着手中的两枚玉简,忽的苦笑一声:

        “我真是够疑神疑鬼的……”

        天底下精通神魂法术的筑基,应当是极少数。

        而且正常的筑基修士,也不可能不分青红皂白就对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下毒手。

        可他还是为之忌惮不已,所以在和李长林会面之后,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测试自身的记忆和思维。

        “嗯……这事也有点不对劲。”

        张耀回想起李家大宅中的情景,起身在洞府内来回踱步,眉头紧锁。

        李家邀请他参详阵法,这本来是件很正常的事,但这阵法等阶却太高了,令他感到有些不安。

        虽然身为阵法师,参与破阵没有太大危险,但难保牵涉利益太大,事后被卸磨杀驴。

        “那不如干脆就一走了之!”

        张耀蓦然停下脚步,心中念头闪烁:

        “趁着现在没人关注我,我完全可以直接离开郦国、北上大黎。”

        “到时候,就算这阵法背后有再大的风险,也波及不到我的头上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