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武侠修真 - 长生修仙:从掌控自身精元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三千日夜真气生

第四十一章 三千日夜真气生

        疏忽间,又是五年过去。

        这一天清晨。

        张耀打了个哈欠,从睡梦中醒来,翻身下床,去水缸中打水洗脸。

        “我都三十岁了……”

        他洗完了脸,看着铜镜中的面容,不禁神色恍惚了一下。

        他逃离清平宫那年才十五岁,等到离开常平城,便已经二十二了。

        如今整整八年过去,他已经三十岁了,可若刮掉胡子,面容和当年几乎没有差别。

        “时间过的真够快的。”

        他感慨一声,穿好了衣服鞋袜,出门晃晃悠悠的去买早点吃。

        等吃完了早点回到医馆,阿福和阿贵已经到了,正在前堂忙活着。

        “师父。”

        “师父,早。”

        两人见到张耀回来,连忙打了声招呼,态度透着恭谨。

        “嗯,你们也早。”

        张耀笑呵呵的回应了一句。

        八年过去,阿福和阿贵也已经长大成人,例钱提到了每月六钱银子,都娶了媳妇成了家。

        他们都很清楚,自己能有今天都拜张耀所赐,自然对他充满了感激和尊敬。

        “阿福。”

        张耀看向正在整理药柜的阿福,打趣道:

        “看来你婚后生活不错嘛,放假回来干活都充满了劲。”

        此言一出,阿福顿时被闹了个大红脸,支支吾吾不好意思回话,一旁的阿贵则哈哈大笑。

        他去年就成亲了,如今媳妇都怀孕半年了,倒是阿福上个月才成亲。

        张耀亲自参加了婚宴,奉送了一份厚礼,还特意放了他半个月的假,今天才刚刚回来上工。

        “师父!”

        阿贵笑完了阿福,又看向张耀,嘿嘿笑道:“您什么时候才肯成家,给我们找个师娘啊?”

        一旁的阿福也反应过来,连忙附和道:“对,师父,别光说我,说说您自个啊……”

        张耀哈哈一笑,摆了摆手,没有多说什么。

        他年纪不大,长得也不差,还有一份仁寿堂的家业,自然是婚姻市场中的香饽饽。

        当初,得知他没有成家之后,一众街坊邻居纷纷主动给他介绍,几年前不少媒人更是踏破了门槛,只是都被他一一拒绝了。

        他的想法也很简单:

        他是长生者,注定是人间的异类,所以他不准备和任何女人发生感情纠纷,与其日后痛苦万分,不如一开始就断了源头。

        如果是单纯的你情我愿的深入交流,那他肯定不会拒绝,但也不能是现在这个阶段。

        等他成就宗师,高高在上,天下之大任凭纵横,他有的是时间慢慢享受,换着花样的享受一百年都可以,何必急于一时呢?

        “行了,少贫嘴了。”

        张耀岔开话题,神色一正,开口道:

        “你们两个,把我的医箱整理好。”

        “等会,刘家的人会接我过府,给他们的老夫人看病,昨天就已经约好了。”

        多年过去后,张耀的医术也是突飞猛进,足有81%了。

        这样的医术,在天下间也称得上是罕见,如今谁提起江都仁寿堂,都要称赞一声坐馆的张大夫医术精湛、妙手回春。

        两年前开始,张耀就不怎么在医馆坐诊了,因为经常有权贵富商之家,请他上门出诊,出手还十分阔绰。

        “是,师父。”

        阿福和阿贵连忙答应下来,匆匆前去整理张耀的医箱。

        他们两个跟着张耀多年,熟读药性药理,本身又机灵聪慧、为人好学,医术已经有了一定水准。

        至少看一些寻常病症基本是没问题的,所以每次张耀出诊的时候,都是他们两个代为坐诊,张耀也会额外给他们分红。

        片刻后,刘府的下人到了,恭恭敬敬的将张耀请进轿子里,抬着轿子晃晃悠悠的穿过新河街、跨过陵江桥,去了刘府。

        刘府的老夫人病重,已然卧床不起,请了好几个大夫诊治都没有起色。

        张耀先施以针灸之法散去积淤气血,又以隔姜艾灸的手段温养,最后才开了一个方子,嘱咐刘府的下人去药铺抓药。

        等一个上午过后,刘府老夫人的情况就大为改观,原本喝点粥都会吐,午时却连吃了三碗饭。

        效如桴鼓,立起沉疴!

        刘老爷是大喜过望,连连称赞张耀是神医,又请张耀留下赴宴,还额外奉送了一份礼物,张耀也是欣然笑纳。

        一直在刘府待到傍晚,张耀才告辞离去,坐着轿子回到了新河街。

        “师父,这是今日的处方……”

        他刚刚回到医馆,阿福和阿贵就迎了上来,拿着一叠处方请教。

        张耀指点了他们半个时辰,等到太阳彻底落山之后,两人才结伴从医馆离开。

        “哎,错过了时辰,连评书都没得听了。”

        张耀抬头看了眼天色,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得回房点起油灯,翻阅医书。

        以他如今的医术,翻看这些典籍已经作用不大了,但温故知新的作用还在,多少还能有点新的感悟。

        “嗯,当初信为圭臬的《脉经》,如今看也有不少错漏……”

        张耀一边翻阅,一边思索着,随手注释几句,或是写进医术心得之中。

        一直到夜色深沉,他才熄灯睡觉。

        第二天。

        天蒙蒙亮,张耀便自然醒来,照常翻身下床,准备去打水洗脸。

        可他还没走几步,就感到有些不太对劲。

        “嗯?”

        “有人进来过?还瞒过了我的感应?不,应该不太可能……”

        他的眉头微皱,目光扫视寝房一圈,却并未看到任何脚印或者被翻动的迹象。

        他在这间医馆中,已经住了三千个日夜,对一切陈设摆件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根本不可能看错。

        “房间没有变化……”

        “这么说,是我自身出现了变化?”

        张耀猛然醒悟过来,露出一丝不敢置信的惊喜。

        他一觉醒来,连最熟悉的房间都变得有点陌生,这只能说明他的感官敏锐程度,不知不觉中猛窜了一大截!

        “呼……”

        张耀深吸一口气,试着活动了一下身躯,细细感应之下,立刻就察觉到了异样。

        周身百脉之中,一股无形的力量正在涌动,像是潺潺溪水连绵不绝,又像是渺渺云雾升腾不定。

        这股全新的力量,和他修炼内家功法得来的活化气血截然不同,瞬间就能分辨出来。

        “真气!这是武道真气!!”

        张耀终于肯定了这一点,心中生出一股由衷的喜悦。

        八年时间。

        三千个日夜。

        他终于炼就了武道真气,跨入了宗师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