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 - 历史军事 - 凤逆九霄殿下放肆宠在线阅读 - 第507章:许配阴婚

第507章:许配阴婚

        ……

        待晌午过后。

        百里非颜用完午膳,刚准备回去为引歌和陌寒挑选黄道吉日。

        忽然。

        咻咻咻——

        暗器来袭。

        百里非颜停下脚步,暗器直接从她身前飞过,连同一张纸条一起,没入那边的墙壁中。

        她缓缓走过去,拿下纸条,首先注意到的是纸条下方的姓名。

        花千行。

        没错,就是那个天底下出了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盗贼,其实还有个身份,就是玉鬼门明阁的成员,他长年在外,专门负责收集最高级的情报。

        就连明阁中,都有很多人没见过他,更别说暗阁的人了。

        不过百里非颜倒是有些意外,此番花千行居然舍得回来一趟了,而且一回来就直接找上了她,看来是希望她能出马摆平什么事情了。

        于是。

        百里非颜看了看纸条上的内容。

        瞬间,她怔住。

        这些古人还真够荒唐的,封建迷信,居然连冥婚这种成亲方式都用上了!

        浣月国许家?

        奇怪了。

        花千行为何要出手帮那位公子呢?

        这根本不是他的行事作风……

        罢了。

        距离冥婚的那天已经不远了,得抓紧时间出发才行,否则就赶不上了。

        百里非颜拔下墙上的暗器,大步离去。

        看来给引歌他们两口子挑选吉日的事情得往后推推了。

        百里非颜回到清风苑,换上玉鬼门的装束,留下一封信后,便匆忙而去。

        与此同时。

        鬼夜和临风亦出发前往浣月国了。

        因为双方都赶时间,所以一路马不停蹄,原本三天的路程,只花了两天。

        百里非颜抵达浣月国的时候,天基本黑了。

        她打探清楚许府的所在位置,趁着黑夜来到许府附近,恰巧看到有名约莫四十来岁的男人从外边走了进去。

        百里非颜微蹙眉,却也并未太过在意,只是悄悄从墙外翻进。

        这时才发现,整个府邸挂了不少喜庆的红灯笼,但却依然驱赶不走那股诡异的气氛。

        她看着走在前边的那个男人,足尖轻点,无声无息地跟了上去。

        很快。

        男人在一间房前停下,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

        吱呀——

        男人推开门,走了进去,而后又轻轻将门合上。

        百里非颜一个翻身落至门口。

        这时。

        里边响起了男人说话的声音。

        “许家主这时候找我来,所谓何事?”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有样东西要给你。”许家主道。

        “什么东……”男人话未说完,忽然惊喜,接着又道:“多谢许家主,多谢许家主!”

        “够吗?”许家主淡淡问。

        “够了够了。”

        “好好看着你儿子,别让他逃了,我请的人应该还要过些时辰才能到,为保万无一失,你得给我盯紧了。”

        “是是是,一定,我儿能与许大小姐成亲,实乃他的福分。”男人在说这话的时候,百里非颜都能脑补出他点头哈腰的画面了。

        从刚才的对话,她便知道这个男人是为了区区钱财将自己的儿子卖了,真不是个东西!

        “呵呵呵,这话我倒是爱听,你那儿子就是个穷书生,考了几年状元都没考上,母亲还走得早,又摊上你这么个好赌嗜酒的父亲,也就只有我女儿才能看得上他了。”许家主笑道。

        “没错。”

        “婚礼在明晚亥时,希望你莫要迟到。”

        “嘿嘿,许家主尽管放心,我肯定不会迟到。”

        听到这儿,屋内便没声了,听响起一阵脚步声。

        百里非颜连忙躲起来。

        吱呀。

        门开了。

        那男人匆忙离开。

        正巧这时,一位穿着素衣的姑娘走了过来,进了那间屋子,并将房门合上。

        “爹。”

        “嗯,你来干什么?”

        “爹,您真的要让姐姐和范公子成亲吗?这种方式真的很难让我们姐妹几个接受,实在是太过荒唐了!”

        音落。

        啪!

        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混账东西!谁允许你说出这种话的?”许家主怒道。

        “难道女儿有说错吗?”姑娘的声音有些许颤抖:“姐姐的死,爹您也有责任,要不是您企图利用姐姐攀关系,又怎会放任姐姐跟了那个男人,结果最后呢?好处没得到,倒是把姐姐的命搭进去了,我早就跟你们说过,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偏生无一人信我,现在你还要用钱财买通范公子的父亲,给范公子许配阴婚!”

        啪!

        又是一巴掌响起。

        “你个不孝女,给我闭嘴!那范良生能娶你大姐,是他几世修来的福分,他以前不是一直喜欢你大姐吗?努力读书想考取状元就是为了能跟你大姐在一起,现在我成全他,给他这个机会,他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爹,您简直疯了,范公子是个读书人,怎能接受这种方式成婚?”

        “他不接受也得接受,这范良生娶定你大姐了,我告诉你,别想着去救人,否则我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吱呀。

        门又开了。

        姑娘被许家主无情赶了出来。

        “爹!爹!”

        “给我滚!别来烦我!”

        “……”

        姑娘紧紧抿着唇,知道事情已成定局,谁也改变不了,只得咬牙离去。

        百里非颜从暗处缓缓走去,先是看了看姑娘大步而去的背影,而后再看了看紧闭的房门。

        明晚亥时。

        那还有的是时间。

        单是救个人倒很简单,但她认为,还得给这许家主和范良生他爹一点教训才行。

        不过……

        这许家主之前说,他还请了人?

        到底是什么人啊?

        罢。

        今晚就这样吧,看样子也没有别的消息可打听了,先去找个下榻之处。

        百里非颜前脚刚走,后脚鬼夜和临风便来到了许府。

        两人在家丁热情的招呼下,进了府中。

        只不过,看到那些挂着的红灯笼,总觉得有一种怪异感。

        “喂,你有没有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临风悄声问。

        “确实,按理说明天有喜事,大家应该高兴才是,但这府里却丝毫没有喜庆的气氛,委实太奇怪。”鬼夜点头。

        “看来咱接的这个委托并不似表面这么简单,等晚些时候,这些人都睡了,咱再出来打探打探。”

        “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