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侯门丫鬟她不想上位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讲故事

第十八章 讲故事

        时锦顿时吓得不能呼吸,大喊了声“阿弟”,便往大石那边冲。

        崔秀才也吓了一跳,紧追而去。

        奈何两人离时年到底远了些,只见时年身子一歪,就要跌到水中去。

        齐天逸自然也听到了时锦那一声肝胆欲裂的呼喝,待到眼角扫到男孩那边,身形一动,几步间便扯住了时年的衣袖。

        像拎鸡仔一般将时年拎上岸,时锦也呼啸而来。

        她眼中犹有惊惧,隐隐泪花闪现,却是气得抖着手去拍时年屁股,“好生让你莫要去河边,你偏不听!偏不听!”

        时年也吓得直哭,抱着时锦不撒手,“草编蚱蜢掉河里了,我只是想去捡……”

        这边一团人仰马翻,齐天逸却悄然转身离开。

        待得时锦想起来须得谢谢二公子,却见那靠河岸的桌边早已换了一桌人。

        时锦也没了吃云吞的心思,黑着脸揪着时年回家。

        崔秀才让云吞摊主给盛了两碗云吞,付了钱,这才捧着两碗云吞跟着回家。

        时年亦知道自己犯了错,好不容易哄了时锦消了气,又用了云吞,姐弟两个这才又姐慈弟孝起来。

        时锦将买回来的药材炮制成药丸子,合该够一个月吃的,这才安心下来。

        眼见天色不早,她将三百个大钱悄悄塞到崔秀才书筐里,这才辞别了他们二人,转身回靖安侯府。

        天色渐晚,想要找辆牛车竟是不得。时锦只得一步步往西城靖安侯府那边去。

        走了约莫多半个时辰,时锦只觉得膝盖隐隐作痛。就在她抹了把汗继续往前走时,身旁一阵马蹄踢踏之声。

        时锦赶忙往旁边挪了挪,不想那马车只在她身后不远处位置缓缓前行。

        时锦一转身,便看见侍墨那一口咧到牙根的大白牙坐在车辕上,“时锦,天色这般晚了,你怎的还没回去?”

        “去看了眼阿弟。”时锦答道。

        由是侍墨停了马车,让时锦坐上车辕,这才继续一路往前,“你还有弟弟?怎的没听你提起过?”侍墨问道。

        “我阿弟一向身体不好,家中又因阿父作古落魄下来。前阵子阿弟更是因着风寒很是病了一场。为了替阿弟治病,我才卖身侯府。”时锦低声答道。

        “原来如此。”侍墨也觉着时锦时运不济,有心安慰,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倒是马车里揉着眉心的齐墨璟动作顿了一下。

        前世,他倒从未知道崔时锦有个弟弟。是刻意隐瞒,还是因病早夭?

        不管哪种,崔时锦都对他隐瞒了太多。

        眼睫微敛,齐墨璟的脸上瞧不出半丝情绪。

        借着侍墨这股子东风,时锦一路顺顺当当回了侯府。

        今夜她当值。

        忍着一天的疲惫,时锦帮二爷要了热水,又备好衣裳、铺好床铺,这才熟门熟路得将脚踏铺好。

        今儿个见着弟弟身体安好,她的心也放下了泰半,由是在服侍二爷时也一直噙着笑。

        齐墨璟被她笑得心浮气躁,扣好内衣扣子,他转身望了时锦一眼,“开心?”

        时锦也不隐瞒,只道,“是,见着家弟,心中欢喜。”

        齐墨璟没再说话,转身上了床榻。时锦燃了一支安神香,这才吹熄灯烛,摸索着爬上脚踏。

        昏昏沉沉间,她正要睡过去,就听得床上的人开口道,“有些睡不着,讲个故事来。”

        那声音依然清冽得没有人气儿,偏偏时锦从中听出一丝儿无理取闹。

        她太困,便阖着眼低声絮絮,“二爷不妨数羊,数一会儿就睡着了。”

        “怎么?不愿意讲?”那声音里带了一丝儿危险,下一瞬,时锦觉着一只脚在踢自己。

        “奴婢不太会讲故事。”时锦清醒了些,身体也跟着绷直了。

        “那就讲讲你家的事吧。”齐二爷惫懒得说道。

        时锦心下不忿,却也只能开了头,“……奴婢的前十五年,很是无忧,虽家母早逝,父亲却是个亦父亦母的的慈父。他是济安堂的当家掌柜,一身药理知识,教了奴婢八九分。那会儿奴婢常常扮作小童,跟着家父四处看病问诊,心中亦有宏愿,想着将来做个女医,像父亲那般悬壶济世。可惜,父亲刚过世,叔父便将医药铺子抢了过去,便连家弟常年哮喘的药也断了……”

        时锦说到这里,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待到年岁长些,才知生活无忧,无非是有人替自己负重前行。父亲既已倒下,奴婢便是替阿弟遮风挡雨的人……”

        她这话说完,心中如释重负般畅快。抬眼望了床面一下,却见二爷依然是端谨的睡姿。她不由得轻轻问了句,“二爷,可是睡了?”

        半晌没有回答,时锦便住了口,以毯遮住下巴,只露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在外面。

        待得她困意袭来,床上依然寂静无声。

        翌日。

        时锦服侍齐二爷起身,待得洗漱完毕,又有司棋接手,时锦才有功夫跑去厨房吃饭。

        许是月初银钱宽裕,一大清早厨房便炖了肉菜。

        时锦嘴馋,找赵大娘多盛了半碗,这才端着早膳想要回房享用。偏偏知画巴巴跟了来,一副八卦且欲言又止的模样。

        时锦瞧她憋的难受,便关了耳房的门,笑问她,“可是又从哪里听来的趣事?且说来听听。”

        “趣事算不上。”知画眉角飞扬,唏嘘又感慨般说道,“就是那个先前说二爷坏话的如月,昨儿个晚上,不知怎的,一跤栽进了荷花塘里。先会儿周管家发现了她的薄纱茜红罗裙飘在水上,便差了小子下去捞。没成想,身体都泡发了,惨白白跟发面馒头似的……”

        时锦的手抖了下,陡然想起前个儿夜里拦住齐二爷的红裙丫鬟。

        她犹自不死心般一把抓住知画的手问道,“那个如月,是不是身高比你我矮了一头,体态丰盈,脸盘微圆?”

        知画不由惊道,“你见过如月?那可是大公子院里的丫鬟,最近好像犯了什么事,被大少奶奶圈起来了了。”

        时锦如堕冰窟。

        齐墨暻的话言犹在耳,“明晚这个时候,你去荷风台,我在那里等你。”

        wap.

        /133/133484/31333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