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五章 何来感悟(三)

第八百八十五章 何来感悟(三)

        扈轻等了会儿,并没有任何传讯的手段出现,也没有寄存的神识冒出,三人死得很干净。

        她立即欢呼一声上前发财,不得不说这女子相当阔气,她死之后,身上一些隐藏着的东西都显露出来。储物的手环臂钏项链耳钉甚至还有脚环,哦,胸衣上也有一颗暗藏法门的宝石。

        里头皆有不错的存货,两个男子身上摸来的加在一起都不到她的十分之一。

        扈轻也确认了她的身份——彩月门,颜丹。

        搜寻一番记忆,彩月门,竟还是个一流门派。颀野天天高地阔仙门林立修士无数,除去十大宗门是颀野天的前十属于超级门派。剩下的排行前二十是一流。彩月门便在里头。

        大出身啊,会不会有人来为她报仇?

        扈轻默默的将三具尸体处理的灰都不剩,衣服鞋袜等用不着的东西一并销毁。

        还有大量的运动指导图,画面精美,配色大胆,叹为观止啊。

        毁不毁呢?好纠结。

        还有功法,双修功法需要这么这么多吗?她,和他们该不是一一皆试过吧?

        有个精美豪华嵌满宝石的小柜子,拉开门,里头全是抽屉,每个抽屉上都贴着一个名字,一看就是男人的名字,没有重样的

        拉开,里头五花八门,帕子汗巾类的贴身之物,扳指簪子类的小物件每一个抽屉里都有个透明的水晶盒子里头放着两缕发丝。

        扈轻:“.”

        绢布:“真是涝的涝死,旱的旱死。”

        扈轻数了数,这些抽屉横六竖六,六六三十六,所以.涝的涝死啊——

        绢布啧啧:“她没死在男人手上,都对不住这一柜子。”

        扈轻面无表情关上柜门,将三人的东西都转移到自己空间,三人的储物法器包了个包袱皮背着。另有一块玉佩,单独收了到戒子里。

        这是摆在颜丹梳妆台上的玉佩,梳妆台上的化妆品是打开的,很新鲜,可见那是她日常使用的储物器。玉佩随意摆在那里,估计得来不久。

        不是什么难得的东西,但,那是朝华宗的弟子牌,跟扈暖的一个样。

        回去后她得去找玉留涯聊聊天。

        扈轻打开内室,将这里炸毁,出去后又将这一片的地下空间毁掉,飘飘然而去。

        之后一连几个月,她都是在野外度过,日夜不休的修炼、与妖兽打架。中间接到扈暖的消息,得知他们已经回到颀野天正赶回来,放下心,更放心的历练。

        孱鸣来看过她一次,正遇见她扛着一头巨型妖兽满山跑,眼角直抽,小怪物。

        催她回去,说魔鹰已经混入颀野天,估计很快就会找来。

        扈轻也怕,在将灵、体、魂提升到统一高度后,麻溜溜的躲进朝华宗。

        “我总觉得我离元婴还差着什么,什么呢?”

        绢布:“心境。”

        扈轻:“心境怎么炼?”

        绢布:“感悟。”

        扈轻:“感悟怎么来?”

        绢布:“想点儿靠谱的。”

        扈轻:“.我没觉得我想的不靠谱。”

        绢布:“学学正常人。”

        “.”

        天聊死了,不想搭理这块破布。

        玉留涯见到扈轻亲热的像看见亲妹子。

        “扈轻,你可回来了啊!”双手伸过来。

        扈轻双手伸过去,两人四只手交握,眼里都水亮亮的。

        “宗主,好久不见,甚是想念,你——”扈轻上下扫量:“清瘦了,风采更胜往昔啊——”

        玉留涯:“你也清瘦了,衣裳都宽松了。”

        两人嘴里感动欷歔,心里都一个想法:以前我胖?

        扈轻左右的看,大殿里有别人,都不是她认识的,好像是来值班的弟子。

        “怎么不见殷宁?温传也不见。宗主日理万机,辛苦了。”

        “你才是为颀野天受苦了。”

        两人互望了一会儿,扈轻撒手:“有话直说吧,我没客套词了。”

        玉留涯哈哈大笑:“走走走,我请你喝茶。”

        请喝茶,绝对有图谋啊。

        玉留涯请她去了自己的私人小山头,不高,四周全是奇峰峡谷,高风劲松,亭子对面白亮瀑布如练。

        如孱鸣一样,玉留涯只对古坟场感兴趣,对扈轻自己的秘密很知趣的避而不谈。

        扈轻捧着灵茶滋滋的喝,说尽所有后:“宗主,有一事请教。”

        玉留涯全副心思在琢磨古坟场,闻言茫然:“啊?啊,请讲。”

        “如何提升心境?怎样才能得感悟?”

        玉留涯脸上茫然渐消,笑了起来:“我不觉得你心境落后于你的修为。实际上——当年在梫木湾,你坏了玄征的好事才被抓走吧?你应该明知有大危险,明知性命不保,你仍是做了,你并没有后悔吧?你的心境远高于一般人,你的心性心志、勇敢果决,也远胜一般人。”

        扈轻连连躬身,过奖过奖。

        “至于感悟——你经历如此惊心动魄,何至于没有感悟?”玉留涯惊奇看着她,实在不是反讽。

        扈轻:“.我该有什么感悟?”

        真诚的请教他。

        玉留涯一窒,感悟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正是人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但人人都无法描述。

        多么不巧,眼前这个竟自己不知道?

        他问:“当日你明知危险仍要去做,心中在想什么?”

        扈轻哦一声,承认了他对梫木湾事件的猜想:“没想什么。知道了,就去做了。”

        玉留涯:“没想一想?怕不怕?是什么让你英勇无畏的去做?”

        扈轻:“会死很多人啊。就去做了。”

        玉留涯:“别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扈轻:“大家都是人啊。”

        玉留涯:“.难道你都不犹豫的?”

        扈轻:“有什么好犹豫。死就死呗,我死了乔渝也能养好扈暖。”

        嘶,玉留涯前倾,盯着扈轻眼睛不眨。

        扈轻任由他打量。

        看了半天,玉留涯凝眉不解:“你怎的将为别人牺牲看得如此理所应当?”

        扈轻:“各门派驻守三族边界不也为的人人?”

        玉留涯摇头:“实话与你说,我以前觉得你面热心冷,并不太好接触。”双手比了比:“不是说你不好,只是我觉得你不是容易对人坦诚的人。”

        扈轻点头:“我承认。可有些重量会让人做出不一样的取舍。”

        玉留涯点头,感慨:“就像太仙宫被魔族攻破时,大能们纷纷自爆毁传送阵——你不知道?”

        扈轻震惊的手里茶杯捧不住摔在腿上,急慌慌捞住,看玉留涯,眼珠子要掉出来。

        (本章完)

        /108/108802/28609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