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龙族:最终冠位指定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五章:将对将

第二百零五章:将对将

        不需要谁发号施令,彼此双方在互相看见的时候,战斗的号角就已经吹响了。

        最先冲在前面的犹如铁塔一般的酋长,那本是为了防护他人所存在的巨大盾牌,在他手里犹如绞肉机一般,每一次挥出,都有死侍倒着飞出去。他另一只手上藏在盾牌下的长枪也不是摆设,多次刺出的枪尖染上黑色的血,然后再被暴雨冲下与地上的水融为一体,形成粘稠的液体。

        在他之后的是鬼,原本是caster职介的英灵附她,却是更加喜欢近战。她握持着的匕首,总是在死侍们还没来的及反应之前刺入它们的要害,然后在迟来一步的攻击到来之前闪开。

        不过她也并没有落了caster之名,印第安风格的披风之下,有她精心制作的小道具,将其扔进死侍群里,总能为它们带来一些小“惊喜”。

        游离在战场之外,仿佛与环境融为一体的老虎在快速的移动着,他右手上的黑色小弓在收割着他认为危险的目标。而那些在他弓下侥幸未死的死侍,却是迷惘的向四周张望,怒吼着寻找放冷箭的敌人,然后被不知何处飞来的小箭补刀干掉,倒下的尸体里流出绿色的血液,不知名的毒素在死侍们毫不知情的时候在死侍群里蔓延。

        远处,双枪如同魔术杂耍一般快速转动着,路山彦不需要任何瞄准,枪口喷出的子弹都能带走一只死侍的生命。如今用魔力转化为子弹的他,已经没有生前最多只能同时发射四十枚子弹的限制了,在自身魔力枯竭和与御主的魔力供给断开之前,近乎拥有无限子弹的他丝毫不用担心他的火力会变弱。

        只是,这样犹如战场屠戮机器的他,对死侍群所造成的伤害也就只能排第二。

        更远处,八座克伯虏加农炮齐鸣,那曾经填充着能对龙类造成巨大伤害的水银和汞的炮弹,此刻却是换成了更加霸道的魔力。魔力炮弹划过优美的弧线,落入交战前线之后的死侍群里,给那些即将替代前线死侍们的后补死侍带来巨大的伤亡。

        也是因为可能误伤到友军,不然在加持了烟灰的言灵“雷神之锤”的炮弹,会以远超现代人理解的“电磁导炮”的方式,连同首排的死侍们一起化为流星。只是现在已经犹如切瓜砍菜的轰炸,再加持言灵的话,就有些显得威力过剩,有些太过浪费了。

        这样,也就导致立于炮下的烟灰反而是几人中最闲的一位,原本放炮时全身都是破绽的他,为了防身还准备了两把燧发枪,而此刻那两把燧发枪,正被他无聊的转着。在同僚们的努力下,没有一只死侍越过前线。

        他们身后,路明非的布加迪威龙早已远去,此刻就只留下一道勉强可见的后车灯。

        远离战场的路明非停下车,远视符文启动,关注着那边的变化。魔力链接里,几乎凝聚如实质的魔力不断传过去,为他们提供了强大的后勤,可以让他们如此不计得失的挥霍。

        或是自身那已经被压抑的龙血的缘故,又或是发现体内的异象的缘故。路明非自身对魔力的累计量,以及达到了远超魔术师理解的程度,否则也无法同时供给给那么多的从者。

        将对将,王对王。虽然如今的梅涅克已经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同伴里面最能打的那一个,但同伴们还是默契的将最棘手,也是对方的领袖留给他对付。

        那就差在脸上写着“我就是奥丁”的家伙,在自己的手下的死侍们在经历了惨无死侍道的屠杀之时,居然就静静的坐在喷吐着雷霆的八足神马之上,看着大显身手的狮心会各人,似乎是在观察他们的战斗方式。或者……就只是在惊异原本已死的人们,为何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他的面前。

        “人类……?”神马上,奥丁金属的假面微微震动,金色的独眼也在随着话语微微闪动,“……不、你们不是人类,亦不是死侍,更非龙类……你们,究竟是何物?”

        “撒……谁知道呢?”梅涅克看向他,语气轻浮,似乎想刻意激怒他,“之前也有人……不、有龙也这么问过,可惜她还没等我们回答就跑路了,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坚持到我回答的时候。”

        他此刻也算是明白自家御主为何会对这处尼伯龙根如此上心了,看着没有信仰的御主虽然没有明说,但他使用着的那犹如魔法一般的卢恩文字,可是奥丁神的赠予,他本身也算可以视作奥丁神的使者。

        而眼前之人,一副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奥丁的打扮,还带着一群披着“英灵”之名的死侍肆虐,甚至就连他们也忍不住看着“英灵”之词受辱了。

        神马上的身影没有被他拙略的激将法激怒,而是缓缓举起那把微微带有弯曲的长枪,似乎已经锁定了他一样。

        “已死之人也敢在神之座前狂言,那就再次赋予你死……”

        他还没说完,远处飞来一枚子弹打在他持枪的手上。虽然因为那层一看就知道很难砍得动的甲胄,没有对他造成多少伤害,但是也让他投掷的动作一滞,没有将长枪投掷出来。

        缓缓转头,闪着金光的独目看着远处大杀四方的路山彦。他在对付面前的敌人之时,还有空往这边放一枪。

        “抱歉啊,我可没说这是场公平的对决。所以你还是收起投出长枪的打算吧,老老实实的和我打才是正道。”梅涅克耸了耸肩,“还有,你刚才称呼我‘已死之人’了吧?没想到我的名头已经传到龙族里面了吗,果然人太过出名还真是让人觉得困扰啊……要是有母龙来找我要签名,我是先给了再捅她?还是先捅了再给呢?还真是让人难以抉择啊。”

        没有理会在那里装模作样自艾自怜的梅涅克,奥丁再次举起了长枪,这一次,他用力的握紧了枪杆,让自己不会又被突如其来的“流弹”影响到……

        只是,他低估了敌人们之间互相援助的力度,以及阻碍他的决心。

        一枚本该飞往死侍群里的炮弹偏离它原本的路线,直直的向这边飞来。

        挥枪打飞炮弹,让它落入远处的死侍群中,奥丁回头看着对他摆出一副“你看,我就会说这样吧”表情的梅涅克。刚才的那发炮弹。如果他没有将其打飞的话,面前非生非死之人,同样也处于攻击范围之内。或者说……他们已经料到了这个结果。

        明白了他们不会给自己释放流星之枪的机会,仿佛认命……或是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只有流星之枪一种攻击方式。奥丁一甩缰绳,单手持着长枪冲了过来。

        “这才对嘛,将对将就该这样。”舔了舔嘴唇,眼中放出比肩高阶纯血龙类的光芒,梅涅克脸上长出密密麻麻的鳞片。

        这是他生前就拥有,此刻已被归类于职介技能,也就是所谓被动技能中的等级达到a级的“封神之路”启动,这能为他附加了同等级的“龙化”以及“杀戮之心”状态的技能,在生前就让他拥有了面对初代种的资格。

        “鬼!”趁着还拥有理智,他向身后大喊了一声。“杀戮之心”状态会让他失去作为德国贵族的绅士风度,战斗上也会更加偏向于没有策略可言的进攻。这也差不多相当于“狂化”。

        虽说算是技能附带的影响,职介上并没有变化,所以也并不会真的完全失去理智。但是也更加接近了berserker这个职介,这也算是填补梅涅克觉得他们之中缺乏这个职介的遗憾。

        至于同样缺少的assassin……看看某个躲起来放冷箭的archer,和他此刻正在呼唤的用匕首战斗的caster。

        听到呼唤的鬼暂时远离战场脱离战斗,蹲下身子吟唱古老的歌谣。身旁绿色召唤阵浮现,一只体态高大的郊狼跳出来。

        鬼一指梅涅克的方向,得到指令的郊狼狂奔往那边。

        挥动旗帜避开奥丁的这一次冲锋,梅涅克抓住接近的巨狼狼毛一跃而上,持着旗帜与对方远远对立。

        “很好,这下条件对等了。”他金色的眼眸里透露着被“杀戮意识”主导下还能保持的理智,骑乘b的职介技能让他骑乘着初次作战的巨狼也没有感到有点束手束脚的感觉。

        他高举旗帜,将其作为长枪挥舞:“现在,轮到我的回合了!”

        可能是与他融合的这位英灵残存在灵基中的绅士风度让他一时忘了,他似乎没怎么想过,“封神之路”所带来的“杀戮之心”,会与他所附身的英灵的某个隐藏能力交汇出怎样的奇妙化学……不、是魔术反应。

        ……

        雨后仍然阴沉的天空之下,一队车队在公路上狂奔。车内,之前被暴风雨分隔两地的专员们又重新汇集到了一起。

        领头的车辆上,代替之前因遇到死侍袭击而受伤入院的领队,被紧急调往这边的资深专员开启对讲机对后面的车辆说道:“刚才接到诺玛的通报,曼斯教授已经带着重要的物资飞往这边,预计六个小时候后达到。再此之前我们要保证那条高速路上的隔绝状态。收费站那边,报告你们的情况。”

        对讲机那边答道:“这边因元素乱流产生的特大暴雨还没有结束,不过局限在了某个区域,但是我们在那个区域设置的摄像头因为暴雨的影响,成像很不清晰,我们已经派人前往那边,目前还没有消息传回。”

        “明白,继续保持监控状态。”领队这么说着,又问道,“楚子航,你还能保持工作状态吗?”

        虽然大概明白了上面为什么要把这个已经经历过战斗,一看就知道已经很疲惫的临时专员编入他们的小队,但是以对全部小队成员负责的态度,他要保证这个刚经历过大战,身心俱疲的临时专员不会对后续的任务造成什么影响。

        倒也不是因为他是大一新生的缘故而有了轻视,在他们赶到已经被疏散完毕的仕兰中学内,留守的楚子航还带他们去处理他们之前他们遇袭时击杀的死侍尸体。

        在打开下水道盖子之前,原本以为只是一两具的领队在看到了下水道里面各种扭曲着的死侍尸体,自以为明白了上面为什么会要求他跟着他们一起行动。

        “没有问题。”对讲机里传来了漠然的声音,让人很难想到声音的主人其实只是才满十八岁没多久的大男孩。

        领队提醒道:“不要硬撑,累的话一定要说出来,我会让你去休息的。”

        “明白,我会的。”放下对讲机,已经换上从戏剧社找出来高中校服,楚子航有些疲惫的靠在座椅上。虽然还没有达到强撑的地步,但是他此刻的状态并不能说是完好。

        一旁,同样穿着仕兰中学校服,青春气质更甚了一点的苏茜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说道:“距离到高速路口应该还有十五分钟左右,你现在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

        原本状态不佳的她应该是去休息的,只是不放心当前状态楚子航的她还是申请与队伍一起行动。领队原本看她同样状态不佳是想拒绝的,但是在她报出a级的血统阶级和狮心会副会长的身份后就同意了她跟着一起行动。

        在b级血统已经是主力,s级都还是个位数的情况下,a级的血统已经是很难得的了。而且狮心会还是执行部的摇篮,狮心会的成员,就算还是属于在校生的临时专员,还是很受正式专员们的认可的。

        “嗯。”轻点了一下头,回应了苏茜,楚子航闭着眼睛假寐。

        他很明白,施耐德老师……或者说副校长调他过来是为了什么。进入过尼伯龙根的人,很容易再次进入那里。这是副校长得出的结论,路明非的再次失联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

        之所以是说似乎,是因为就算不算进入卡塞尔之后的经历,他在那道高速公路上搜寻那处地方的时间要超过在场所有的专员,甚至包括路明非。无论春秋寒暑、刮风下雨,他都不会错过进入那里搜索的机会。不过……即使这样,他也一无所获。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那辆本来应该停在交警大队,已经无人认领且报废了的迈巴赫,却是再次以完好的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犹如为虎作伥里伥鬼一样,去帮助那应该说是他们仇人一般的存在。

        就在刚才,他用爸爸在交警队的人脉问过了,那辆迈巴赫就在他外出留学的期间被盗。虽说他们已经立案了,但是对于已经完全报废,拆卖零件也没有什么价值的迈巴赫来说,他们表现的就不怎么上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