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屋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王令的日常生活在线阅读 - 第52章:喜欢的精髓在于破例(一)

第52章:喜欢的精髓在于破例(一)

        时间回到十几个小时以前,也就是两个人刚刚起床后的那会。

        没有意料中的早安问候声,让王令感觉到有那么一些不习惯,他委屈不已,也不知道孙蓉为什么会生气。

        如果能读心的话,也许就好办很多了。

        然而他的脑海里始终记得自己与孙蓉之间的约定,他不能主动对她使用这种堪称作弊的法术。

        于是,他望着那边安静地端着下巴一副凝思状的少女,当即也沉默下来,在营帐门口傻愣愣地站了很久。

        生气,是肯定生气了……

        但王令不知道孙蓉到底气从何来。

        没有搞清楚这一点,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此时此刻,王令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许多的画面。

        他从没有哄过女生,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哄起。

        若在以前他看到有女生在路边哭,要是不认识的他会转道就走。

        因为他清楚的很,这个年龄段的女生哭得梨花带雨的十有八九是因为恋爱上的烦恼。

        当时王令就在想,反正他也不可能恋爱,而且对这方面的经验几乎为零,就是问了他也是白问。

        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默默的离开就好了。

        当然,王令的骨子里并不是完全冷血的人,以前的他虽然没有什么情绪,可人情冷暖或多或少还是知道些的。

        如果说,是碰到熟悉的女人。

        大概递上一包纸巾,已经是他最大的善良的。

        至于旁的事,他是连一点都懒得多问。

        这万一要是被这女生的男朋友误会上来找打麻烦。

        王令担心,这女生的男朋友会有生命危险。

        当年被反噬的那位影流三人组杀手中的老大,坟头的草都不知道有多少米高了。

        现在的孙蓉没有哭,可以说是安静地不能再安静。

        眼瞅着递纸巾抹眼泪的桥段是不可能在接下来的剧本里重现了,王令的脑海也陷入了空白,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比较好。

        老实说,这个模样的孙蓉,简直比他看到她哭还要难受。

        而且除了难受以外……他的心里面更有那么一丝触动。

        说不清是什么,但那种触动就好像是那一根根细密的针,扎在他胸口上似得。

        由于缺乏哄女生的经验,王令感觉今天的自己陷入了困局。

        在大脑空白了好一阵后,他开始回忆王爸哄王妈的经验……

        那好像也谈不上是什么经验。

        这两个人一直很恩爱,成天黏在一起跟一个人儿似得,要不是因为感情很好,也不可能下决心执行二胎计划去生王暖。

        当然,吵架也是有的。

        不过在王令的印象里大多都是小打小闹。

        就算吵了,两个人都会给彼此之间留有余地,互相留台阶。

        然后第一个去道歉的人,王令记得永远都是王爸。

        王令依稀记得当年他看到王爸半跪着抱着王妈的大腿求和好的时候,那一副厚脸皮的模样,以及那一句至理名言:“男人,在自己家里,哄老婆,不寒碜!”

        “……”

        综上所述,王令觉得自己或许可以也相仿一下王爸,先去道个歉。

        可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事情不对味儿了。

        因为他总得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道歉呐……

        于是这脑回路又跟随着这条逻辑又返回到了最开始的问题上。

        那就是,孙蓉到底为什么生气……

        收拾汤碗的时候,王令主动去帮忙,他不善言辞,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

        但这副殷勤的模样让老梁一下子就看明白了。

        老梁冷不丁的笑了笑,嘴角上翘,是这个样子的→“√”:“昨晚,你欺负人家孙蓉姑娘了?”

        “……”

        老梁这个问题不问还好,这一问忽然间就让王令慌了神。

        不过这个反应让老梁确信王令还算清白,虽然安排在同一个睡袋里,确实是他暗中使得小计策,不过才第一个晚上就出现了问题也是老梁没想到的。

        孙蓉那边,又什么都不肯说,于是老梁只好瞎猜。

        眼下,结合王令现在的惊慌的反应,“欺负”孙蓉的这个猜测,基本上可以划掉了。

        老梁是个过来人,见过太多的事,他其实也不知道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仅仅是凭借着经验之谈与王令交谈着:“小子,我问你,你对孙姑娘,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王令擦碗的手微微一停。

        老梁看着王令静止的模样,又抛出了一个问题:“昨天你们在一个睡袋里,你就一点都没有想对孙姑娘,做一些什么?”

        王令:“……”

        看王令一脸木讷的样子,老梁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倒也不是,真的要你去做那些上高速的事。简单一些的,其实也可以。”

        他极具耐心地和王令提示道:“这样吧小子,我问你,如果说昨晚和你在一个睡袋里的,是其他姑娘……”

        老梁话没说完,王令已经在摇头了,像是一只拨浪鼓。

        其他姑娘,王令是想都不敢想的,别说做什么动作,根本就不可能和他出现在一个睡袋里!

        “这不就结了。”老梁苦口婆心的说道:“姑娘家都是比较敏感的,很在乎自己喜欢的人对自己的看法,也在乎你可以为她,去尝试做一些破例的事。这个嘛……就是喜欢的精髓。”

        喜欢的精髓在于破例……

        被老梁教导了一番,王令不由思绪流转,心中还在反复咀嚼着老梁对他说得这句话。

        刚刚老梁提到了对比。

        王令无法想象自己和其他女生在一个睡袋里睡觉的样子,哪怕什么都不做,也有一种不适感。

        但是,是孙蓉的话,就没有关系。

        甚至他能感觉到安心,让他比很多时候睡得都踏实。

        他无法想象和其他女生在一个睡袋里。

        但是和孙蓉,却可以……

        他无法想象自己和其他女生牵手的样子。

        但是和孙蓉,却可以……

        他无法想象自己拥抱其他女生的样子。

        但是和孙蓉,却可以……

        ……

        此时,老梁起身,喊了一声王令的名字,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我看,你是已经陷进去咯。”

        这话听得王令心中一颤,隐隐的像是明白过来了,但很快他就感觉自己胸口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冲击,猛地一股剧痛将他所有的思绪全部抛空了。

        为什么呢……

        明明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明白了,但偏偏又是这样,到了最后一刻,又全都消失不见了……

        ……

        整整一下午的时间,甚至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他都不见少女和自己说一句话。

        原本在早晨和老梁攀谈后,因为“心牢”的关系产生的那种压抑感在此时又涌了上来。

        他想去明白什么,而且好像马上就要明白过来了,但没到关键时刻就有一股力量强行制止了他……

        连孙蓉都不理他了,这让王令不由得变得更加难受。

        他不敢将这股难受的劲儿表现出来,生怕吓到孙蓉,只是在心里自己闷着。

        这个氛围一直持续到清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

        她轻微的抽泣声,一下子让王令心里最后一根弦给绷断了。

        王令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忽然漏了一拍,心脏的深处,有一种撕裂般的疼。

        他发现比起自己现在执着于“明不明白”的问题上,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去做一些什么。

        也许是因为孙蓉整整一天都没有搭理自己,让他感觉到了一股压力和紧张。

        于是此时,当他听到这轻微的啜泣声后,身体上的动作已经优先于思考。

        他将背朝着自己的少女猛然带入自己的怀里,紧紧地饱了个满怀。

        在这一刻,王令居然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他所有的不安都消失了。

        “对不起……”他主动开口说道。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但在抱住孙蓉的这一刹那,王令发现这个问题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孙蓉没有回应,而是在享受这份温暖的同时,用了很长的时间,整理着下自己的情绪。

        真正该道歉的人,明明是她才对……

        少年的这份温柔令她胸口抽动着。

        “王令……”这时,孙蓉说道。

        下一秒,她终于忍不住了,足足压抑了一天的情绪,在这一刻瞬间爆发出来,猛地翻了个身和王令面对着面。

        她捧着他的脸,眸光温柔似水:“你……讨厌我吗。”

        王令轻轻摇头:“没有……”

        孙蓉满脸通红:“如果接下来,我要对你做的事,让你觉得讨厌,你一定要告诉我。”

        王令乖巧地回应着:“嗯。”

        他似乎隐隐的知道,孙蓉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但他没有多说。

        因为此时此刻所发生的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她轻轻地捧着他的脸,在她的唇距离他只剩一厘米处时。

        彼此的呼吸在这一刻交杂在一起,然后逐渐贴在了一起。

        他无法想象自己和其他女生亲吻的样子。

        但是和孙蓉,却可以……